110.苏拉玛的最后一夜
字大
默认
字小
夜间
日间
默认
护眼
听书 - 艾泽拉斯阴影轨迹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进度

110.苏拉玛的最后一夜

分享到:
关闭

莉莉丝·月郡女士最近很忙。

在上次遇险后“幸运逃亡”回到苏拉玛城后,她就时来运转,很顺利的成为了大魔导师艾利桑德的政务顾问。

这是个相当显赫的职位,在苏拉玛城的上流社会中,能拿到这个职位的家族,代表着已获得了大魔导师的信任,将直接参与城市民生方面的管理。

其权势,相当于东部大陆人类王国的摄政大臣。

不得不说,莉莉丝·月郡是个在政治事务上非常敏锐的女子,在上任伊始,她就觉察到了大魔导师想要将苏拉玛融入万年后新世界的决心,便投其所好。

先整顿城市中的军备,大力整饬了为城卫军提供武器装备的几个大工坊,裁撤无能者,提拔新工匠,让工坊的运作效率大大提高。

又以支持斯特瑞斯家族重建为条件,换取了那个家族治下的一部分城市贸易网络,下了大力气去追查内部贪腐,用了一个月的时间,给大魔导师搜剿出了一笔数目可观的军费。

还参与到阿斯塔瓦港的重建,要将那个港口重建为可以供战舰停靠的军港。

尽管夜之子的舰队建造计划现在还停留在纸面上。

这三项小范围的改革,让艾利桑德女士非常满意。

她越发倚重这个能猜到自己心思的新任顾问,数次在公开场合称赞莉莉丝的才干。

相应的,更多的重要工作被转移到了莉莉丝这边,让月郡小姐每天都很忙,每天回家的时间越来越晚。

不停的参加各种聚会,时而在城市的某个区域出现,向贵族与民众发表演说,还会参与到大魔导师的一部分“开放”计划里。

甚至应邀为艾利桑德女士,在贵族们中挑选前往世界中各个区域的使者。

这样的生活很累,但莉莉丝在疲惫之余,却又乐在其中。她仿佛天生就是为这样的生活而存在的,掌握权力的感觉让她如鱼得水。

今夜,政务顾问女士回家依旧很晚,在暗夜要塞的一队精锐魔剑士的护送下,她豪华的魔法步辇缓缓回到了庄园之中。

自己的管家依旧带着几名仆人在宅邸入口迎接女主人。

莉莉丝提着一个装有重要文件的手提箱,在侍女的搀扶下,从魔法步辇上走下来,带着几率疲惫捂着嘴打了个哈欠。

她身上还带着几分酒气,对自己的管家说:

“我先洗漱一下,然后把宵夜送到我的书房,我要处理一些工作,今晚不会客了,别让其他人打扰我。”

“好的,主人。”

管家立刻去准备莉莉丝安排的叮嘱。

五分钟之后,顾问女士便舒舒服服的躺在自家豪华的浴池中,用魔法维持的水温翻滚着热气,让工作了一天的莉莉丝在躺入水中后,就变的懒洋洋的。

一股疲惫爬上心头,让她在舒适的水中打起盹来,又在十几分钟后苏醒,带着一股慵懒的气质,月郡小姐从浴池中走出,围上一条浴巾,赤脚走出了浴室。

迷迷糊糊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正坐在浴室外面的沙发上,也没多想,便随口说道:

“安纳瑞斯,你也要沐浴吗?水还热着呢,赶紧进去吧。”

说完,莉莉丝拿起睡衣,就要穿上,但刚伸出手,她顿时一个激灵清醒过来,捂着身上的浴巾回头一看。

没看错!果然是自己的妹妹!

已经被海盗绑走一个多月的安纳瑞斯,这会正穿着她以前的衣服,坐在沙发上,手里捏着几份文件在查看。

那是莉莉丝放在自己手提箱里,要带回家处理的工作。

“安纳瑞斯?你回来了?啊,感谢神明。”

莉莉丝脸上浮现出由衷的喜悦,她赤着脚上前几步,挽住了妹妹的手臂,想要将她从沙发上拉起来,给她一个温暖的拥抱。

可怜的安纳瑞斯,和海盗们待了一个多月,她肯定被吓坏了。

她现在需要来自家人的安慰。

“是塔莉萨把你救出来的吗?我就知道,我的朋友值得信任,把这托付给她是...”

莉莉丝说着话,但却没能拉动沙发上的妹妹。

她疑惑的低下头,就看到了安纳瑞斯抬头看向她的眼神,还是那双美丽的眼睛,但其中闪耀的,却是让莉莉丝感觉到陌生的光。

带着几缕冷意,又有几分讥讽,最后是无奈和久别重逢的喜悦。

眼神非常复杂。

“塔莉萨确实去救我了,姐姐,你的闺蜜对朋友的忠诚很值得信任,但她并没有能履行她对你的承诺。

实际上,我能回来和她一点关系都没有。

是我自己为自己争取了自由,你肯定无法想象我在舰队中是怎么度过这些日子的,我也无意向你说明那些苦难。”

安纳瑞斯反握住莉莉丝的手腕,向下一拉,将姐姐拉到沙发上,让莉莉丝身上裹着的浴巾散开,露出了纤细又修长的身体。

灰暗色的皮肤暴露在空气中,让莉莉丝感觉到几分颤栗。

尤其是妹妹接下来说的话,让月郡小姐如遭雷击。

“我是奉船长的命令回来的,姐姐。”

月郡小妞从贴身的口袋里,取出一枚染血的精灵金币,将她放在自家姐姐眼前,她说:

“你‘弄丢’了布莱克殿下给你的信物,我帮你把它找回来了。”

“我...”

莉莉丝·月郡能在一个月内赢得艾利桑德的信任,证明她是一个非常聪明的女子,她从安纳瑞斯的神态和话语中,品味到了某种不详。

也顾不得自己春光外泄的姿态,她握住了妹妹的手,沉声说:

“我没有背叛他!

我这一个月中,都是按照他的吩咐在做事,塔莉萨的事情只是个意外,她很强势,我没办法向她隐瞒这消息。

我一直在为他服务,我已经赢得了艾利桑德的信任。

我做这一切都是为了你,妹妹。

很抱歉我用这种方法离开了那艘船,把你一个人留在了那里,但相信我,我和布莱克船长达成了协议。

只要我为他做事,你就不会受到伤害。”

“我知道,我也相信,你不必向我解释这些,姐姐。”

安纳瑞斯叹了口气,将那染血的金币放在手边桌上,又拿起了那几分文件,她看着上面的文字,轻声说:

“你也不必再担心我不理解你。

这一个多月在苏拉玛之外的生活,让我学到了很多,我不再是之前那个愚蠢叛逆,不懂世事艰难,对家人的善意报以愤怒回应的小丫头。

现在的我能够理解,为什么父亲要把家主的位置传给你,而不是我。

当初的我确实不够格。

我知道你和布莱克殿下达成协议是为了保护我,我感谢你对我的付出,姐姐,我今晚回来的第一件事,就是要真心诚意的对你说声谢谢。”

她伸手捧起莉莉丝·月郡那张和她极为相似的脸颊,语气温和的说:

“你是我唯一的家人,莉莉丝,不只是你会保护我,我以后也会竭尽全力的保护你。你在城市中做的这些事,我会原原本本的汇报给船长。

他已经在城市中,为他的追随者们建立了一座地下网络。

你不必主动去寻找他们,他们会派人来接触你,他们会配合你完成很多事情。以后你在明面,那些追随者们在暗面。

你们会成为不死舰队在苏拉玛城中的眼睛,为殿下观察并记录这座城市发生的一切。”

“那你呢?安纳瑞斯?”

莉莉丝从妹妹的话中感觉到了一股分离的不详,她握住妹妹放在她脸颊上的手指,语气急切的反问到:

“你难道不会留下来吗?你不会留在我身边吗?如果你执意要走,那么我做这些又有什么意义?我还是会失去你!

你已经是他们的一员了,对吗?

我还在坚持的时候,你选择了放弃,不该是这样的!

这不是月郡家族的传统。”

“这就是我要对你说的第二件事了,我的姐姐。”

安纳瑞斯站起身,从浴室外的酒柜里取出一瓶上好的魔力酒,又拿了两个酒杯,给自己和姐姐倒上酒,将酒杯送入她手中。

她对莉莉丝举起酒杯,说:

“再见了,我的姐姐,我今夜就要远航,但不必为我的离去忧伤。在过去千年中,我一直浑浑噩噩的享受着一眼能看到头的人生。

为了微不足道的刺激,过着愚蠢叛逆的堕落日子,我曾一直不知道我想做什么,我想要什么,只能将更优秀的你视作生命中的榜样和敌人。

处处和你为难,给你找事,以此赢得一点耻辱的存在感。

但那些无聊的日子已经过去了,我在这一个多月的航行中,已找到了我的目标,我为自己的人生做出了全新的规划。

我终于可以从你带给我的阴影中走出,我将不再被束缚于‘月郡’这个姓氏之下,我将离开家族的荣耀之地,在无尽的海疆中,书写属于安纳瑞斯,而非月郡的故事。”

她和自己的姐姐碰杯。

在清脆的声音中,她说:

“待我带着我的传奇从大海的波涛中回到故乡的时候,家族的族谱上也将延伸出新的分支,我将无愧于祖先留下的伟大。

我的故事也会成为家族树的新起点。

我会成为夜之子们的海盗王。

千百年之后,这座城市出生的孩子们将听着我的冒险故事入睡,无数年轻人将以我为他们的榜样,投入那片蔚蓝的劫掠之海。

他们将模仿我开启他们的故事。

我将创造的,是一段与月郡家族在过去万年中截然不同的历史,我会以此为荣,你也会因我而骄傲。

我们的家徽是花与剑。

莉莉丝,你明白吗?这是命运的安排。”

安纳瑞斯将手中的酒一饮而尽,她对眼前呆滞的姐姐说:

“你是家族荣耀中绽放的花朵,而我是那把披荆斩棘的利剑,双生的姐妹注定要青史留名。我们不再以家族的传承而骄傲。

月郡的姓氏会因为我们而重放光芒。”

短暂的沉默之后,莉莉丝也笑了起来,她优雅的将酒杯中的酒倒入嘴里,又看向自己的妹妹,最后看向了放在桌子上的染血金币。

她哑然失笑,说:

“看来我真的小看了我的妹妹,你不需要我插手,不需要我担心也能活得很好。那么就去吧,安纳瑞斯,带走父亲留给你的那一份家产。

我再给你我力所能及的财富,作为我对你事业的支持。

前两件事都说完了。

该说最后一件了。

我们那位殿下并非迂腐的仁善者,他曾对我说,他是个恩怨分明的人。我把塔莉萨牵扯到了这件事里,我的疏忽和我的不信任,让他失望了一次。

所以,你今晚既是来告别的,也是来执行惩罚的,对吧,妹妹?”

莉莉丝拨了拨头发,站起身。

她对安纳瑞斯张开双臂,说:

“来吧,完成他给你的任务,让我铭记这一次的错误。”

安纳瑞斯·月郡抽出腰间的黑色蛇形的恶魔之击,握住了这把布莱克亲自赠给她的武器。

她走到姐姐身前,和她温柔的拥抱。

锋利的刀刃在莉莉丝纤细又赤.裸的后腰上划开一道伤痕,鲜血涌动,让顾问小姐疼的花枝乱颤,妹妹的手捂住她的嘴,将虎口放在莉莉丝的牙齿中。

“让我分担你的痛苦,让我记住你的教训。给我也留下一个伤口,这是姐妹之间的羁绊,不管我走到哪里,在看到它的时候,都会想起你。

永不遗忘...”

月郡船长在自己姐姐耳边说:

“别担心,我已经长大了,我不怕疼了。”

下一瞬,面色惨白的莉莉丝咬住了妹妹的手,随着匕首在她腰间的滑动,安纳瑞斯的手也被咬破,同样有妹妹的鲜血流出。

这一幕怪异的刑罚,完整的落入了蓝龙小妞小星星的眼中,后者正提着几件安纳瑞斯的衣服,目瞪口呆的在浴室前看着这离奇的一幕。

她肩膀上肥嘟嘟的小蓝龙也用爪子捂住眼睛,不去看那鲜血顺延莉莉丝的酮体流下。

“衣服和首饰挑好了吗?”

布莱克的声音,突然在小星星耳边响起,把蓝龙吓了一跳。

她回头一看,就看到布莱克的基尔罗格之眼,正悬浮在自己身旁,她哼了一声,说:

“选好了,选了好几盒子珠宝呢,但她们两个...”

“那不是你该担心的事。”

海盗也在欣赏着眼前这一幕,他的声音从基尔罗格之眼的魔力线震动中响起,说:

“不愧是全身上下都充满艺术细胞的上层精灵啊,连对叛乱的惩罚也如此有艺术性。我确实要求安纳瑞斯给她姐姐一个终生难忘的教训,却没想到她会是以这种方式实现的。

不过也不错,莉莉丝以后再也不会犯同样的错误了,而我也收获了一位野心勃勃的合格船长,以及一份万年贵族之家的宝藏。

重新成为有钱人的感觉,真不错。”

“去收拾一下吧,小星星,我们要离开这里,该起航了。”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Top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