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3.马瑞斯·魔灾的科研生涯
字大
默认
字小
夜间
日间
默认
护眼
听书 - 艾泽拉斯阴影轨迹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进度

113.马瑞斯·魔灾的科研生涯

分享到:
关闭

马瑞斯·魔灾在上古之战时,是最后一批加入伊利达雷的恶魔猎手。

在怒风兄弟和泰兰德,于巨龙们的掩护下,冒险攻入辛艾萨莉的王宫,炸毁了永恒之井,终结了恶魔入侵时,他才刚刚完成自己的猎手训练。

不过这不意味着马瑞斯是个没有战斗经验的新兵。

在燃烧军团被赶回扭曲虚空,世界天崩地裂之后的一小段时间里,他和他的同伴们依然在卡利姆多的新家园中追猎并屠戮恶魔。

只是相比他那些战功赫赫的同伴们,马瑞斯没有太多拿得出手的功勋。

他也是个倒霉蛋。

还没有在恶魔们身上发泄自己失去一切的愤怒,就因为伊利丹大人在海加尔山顶上做的那些事,在毫不知情的情况下,就被守望者们突袭抓捕。

进而被关在守望者地窟到现在,一万年的时间,并没有浇灭他内心的愤怒,那种失去的无力感和一万年前一样清晰。

那些感觉在折磨着他,让他渴望向恶魔挥动战刃。

但命运就是这么的离奇。

在马瑞斯·魔灾已经磨砺好自己的战刃,安抚好了心魔,准备跟着奥图里斯指挥官,使用那些夜之子奥术师们架设好的跨大陆传送门,前往埃雷萨拉斯古城大干一场的时候,指挥官却交给了他一个古怪的任务。

一个差点让他的心魔直接失控的任务。

他这个新兵,要暂时告别自己第二段刚刚重启的战争生涯,转而去为一群臭海盗服务了...虽然他能感觉到手中邀请函上散发出的奥术戳记。

虽然名义上是去在一万年前重建的纳萨拉斯学院担任“恶魔学识与恶魔力量防御课导师”,虽然这个新头衔听起来很酷。

但马瑞斯依然觉得自己是被自己的同伴们放逐了。

这让他很不爽。

但没办法。

在伊利达雷中,他这样的新兵是不能拒绝来自高层的命令,再加上受难者指挥官也向他秘密解释了这项任务背后的真相。

这是和伊利丹大人有关的事态,必须被严肃对待,所以奥图里斯是在同伴们之中精挑细选,最后才选择了马瑞斯·魔灾。

因为他在成为恶魔猎手之前,是一名奥术师学徒,他最擅长和那些魔法导师们打交道。

尽管指挥官把这个任务渲染的非常重要,但还是那句话,马瑞斯依然觉得自己是个被放逐的倒霉蛋。

在经历了短暂的愤怒之后,重新安抚下心魔的魔灾导师背着行囊,和自己前往埃雷萨拉斯的同伴们告别,独自一人踏上了前往北地的道路。

呃,这段旅程要比他想象中的“快捷”的多。

“嗡”

在苏拉玛城外的一处地下大厅里,经过一扇传送门后,马瑞斯·魔灾来到了自己的目的地--一艘正漂浮在浮冰之海上的黑色大船上。

当传送门的光在他身上消散时,他立刻就听到了眼前一群人的窃窃私语。

“是他吗?是他吗?”

“这就是恶魔猎手吗?哇,他身上的纹身好酷!他一定是个坏孩子!”

“他们果然如船长所说是瞎子,看看他脸上的黑色布条,把眼睛都遮住了。他好凶啊,身后还背着刀。

那刀上也有纹身!”

“嘘!小声点,他们是瞎子,但他们不是聋子。被他听到你说他坏话,小心他抽刀砍你。我听说这些恶魔猎手都是一群疯子。”

“玛尔希大副,看看人家身上的纹身,再看看你身上的,你太逊了!”

“呸,你怎么看到我身上的纹身?你是不是偷看我洗澡了?我就该把你的眼睛挖了,送去给这个恶魔猎手瞎子当学徒。”

好吧,马瑞斯·魔灾导师来到羊驼号上的一瞬间,就被一群乱哄哄的各族海盗当成西洋镜来看了。

这些家伙一个个喝得醉醺醺的,说话也不带把门的,什么话都往外说。

好在魔灾是个上层精灵,他被困了一万年,他能听懂的语言只有萨拉斯语和恶魔语,眼前这些海盗们说的乱七八糟的语言他听不懂。

但有些时候,那种围观的指指点点和恶意的好奇,是不需要听懂也能分辨出来的。

这些臭海盗...

马瑞斯心里非常不爽,一个黑暗的声音在他心中浮动,正在诱惑他拔出战刃,把眼前这些混蛋们都砍死!

魔灾已经习惯了这种黑暗之音,那是他的心魔在说话。每个恶魔猎手都有这样的经历,一个成熟的恶魔猎手会自动将这些黑暗之音过滤出去。

但如果这些海盗们继续围观他,心情不是很好的马瑞斯真的不介意...

“据说恶魔猎手们都很能打,但你看眼前这精灵瘦的跟麻杆一样,或许传说都是吹出来的,要不然他们怎么会被守望者们关了一万年?”

一个拙劣口音的秃顶海盗这会喝的醉醺醺的,穿着红色脏兮兮的侍僧袍,操着自己刚学会的萨拉斯语,躲在人群里胡言乱语。

没错,就是那个精灵控‘银月’哈瑞,喝多了就喜欢胡说的混蛋。

马瑞斯仰起头,那张冷峻的脸上露出一个挑衅意味满满的笑容,他精准的在人群中锁定了哈瑞的位置,活动了一下脖子,随手将自己的背囊丢在地上。

“砰”

一声轻响,又把背后的战刃取下来,随手一丢,两把战刃呼啸着插在船板上。这个瘦的跟麻杆一样的恶魔猎手双手捏在一起,活动了一下骨节。

“那句话,我听懂了。”

他用萨拉斯语对醉醺醺的哈瑞回了一句:

“想来检验一下我能不能打吗?臭海盗?”

他顺手做了个挑衅的姿势。

他身前有最少三十个各族海盗,要命的是,他们这会提前开了欢迎宴席,把自己喝得烂醉,海盗们都看到了恶魔猎手的挑衅手势。

他们对视了一眼...

“揍他!”

一个狐人海盗大叫一声。

下一瞬,整个船舱乱成一团。

五分钟之后,活动着肩膀的马瑞斯·魔灾,斜背着自己的行囊,背着战刃,迈着轻松的步伐,从舱室中走出。

他心里的不爽和愤怒都消散了很多,冷峻的脸上甚至浮现出了一丝笑容。

而在舱室之外的甲板上,一位穿着黑白燕尾服,带着半面具的亡灵管家正在等待他,那管家手里捏着一个怀表。

在看到马瑞斯走出来时,管家用带着笑意的声音说到:

“主人如果能看到魔灾阁下和他麾下的海盗们‘打’成一片的话,他一定会非常欣慰的。看来您已经理解并享受了不死舰队的‘欢迎仪式’。

那么,请随我来吧,马瑞斯阁下。

在船艉楼上,为您准备了欢迎宴会,纳萨拉斯学院的院长和导师们,在另一艘船上等着您。”

“宴会什么的,没必要参加了。”

魔灾以恶魔猎手特有的冷漠语气回答到:

“我来这里也不是和海盗们交朋友的,我带来了奥图里斯指挥官的信息,需要见一见布莱克·肖阁下。”

“这...您可能得稍等一会了。”

莫罗斯管家摇了摇头,说:

“主人正在知识的海洋中遨游,他必须经过今日的‘智慧试炼’才能空出时间和您见面。如果您不喜欢热闹的欢迎仪式,那么请随我来,我们去纳格法尔号。

您可以先和自己未来的同事们见见面。

蓝月院长和导师们都非常期待您的到来,纳萨拉斯学院新开设的术士课程,也需要您的专业知识补充才能更加完善。”

“我的指挥官告诉我,我来这里只负责告诉那些导师们关于各种恶魔的信息、习性和弱点。”

马瑞斯·魔灾跟着莫罗斯下了羊驼号,乘上了幽灵船长葛瑞丝的小船,往纳格法尔号的方位前进。

在船上,恶魔猎手对管家说:

“我可不负责上课。”

“当然,这是您的自由。”

莫罗斯维持着极好的风度,用萨拉斯语对恶魔猎手说:

“不过除了传授恶魔学识之外,作为学院新任的后勤执事和宿舍长,我本人还有点小小的请求需要您来帮助。”

“说吧,只要不打扰我每天的战斗训练就好。”

马瑞斯冷漠的回了句,尽显高手风范。

莫罗斯则轻笑了一声。

他说:

“术士课程一旦大规模开始教授,那些学徒们通过正式或者非正式渠道召唤出的恶魔,或许就会成为麻烦。

您知道的,纳萨拉斯学院秉承教学质量,不可能让学生们契约不合格的恶魔仆从。我们也不能放任那些被召唤到物质世界的恶魔到处乱跑。

因此,我们还需要一位专门处理‘废弃恶魔’的‘专业清洁工’,不知道...”

“不必这么客气。”

马瑞斯咧开一个怪异的笑容,他抚摸着手边的战刃,语气再不复冷漠,而是非常温和,甚至带着一股热切的说:

“我很乐意帮你们处理‘废弃’的恶魔,有多少都无所谓,再累都无所谓。我甚至不需要薪水,我会免费帮你们‘服务’的。

我只有一个问题,什么时候能正式开始工作?”

“嗯,我看看时间。”

亡灵管家看了看自己的怀表,他说:

“再有十五分钟,三年级学徒的‘初级恶魔召唤’课程就要开始了。或许您可以先去旁听,在课程结束之后,那些学生召唤出的恶魔,都随您处置。

都是些低级的小鬼和地狱猎犬,希望这不会浪费您的时间。”

“不不不,我喜欢干这个。”

马瑞斯很谦逊的说:

“只要是恶魔,不管大小,不管强弱,我都很乐意送它们回老家去。当然,我现在有点虚弱,需要邪能补充。

因此我处理废弃品的过程,可能会有点血腥...但愿不会吓到那些学生。

不过别担心,在干完之后,我会清理教室的。

说实话,原本我心里对于这一趟过来很抵触,但现在我突然发现,接受纳萨拉斯学院的邀请,是一件真正的好事。

我已充满了动力。”

---

“‘试验体一号’过来了。”

纳格法尔号的船艉楼里,刚刚完成了三份魔法试卷的布莱克,正躲在蓝月院长的舱室中,用基尔罗格之眼向外打量。

他看到了葛瑞森的小船即将靠近纳格法尔号,便有些兴奋的搓了搓手,对身旁的院长说:

“这可是我花了好大的劲,才从奥图里斯那里骗...咳咳,邀请过来的恶魔猎手导师,我要我的管家给他说了些‘安抚心灵’的话。

接下来我们只要不断的召唤恶魔,一边研究恶魔学识,一边用邪能‘喂饱’马瑞斯·魔灾。

再找个时间,让这个正牌恶魔猎手在我们面前完成一次恶魔变身,就能收集到足够的研究资料了。”

“一次变身可能不够。”

蓝月院长用很学术的语气回答到:

“要完成那个极其复杂的魔能仪式,我们必须先吃透恶魔猎手的变身原理,可能需要他展示这种能力两到三次。”

“别闹了,院长。”

布莱克说:

“他只是个新兵,短时间内两到三次的恶魔变身,会让他自己的心魔失控,堕入心灵黑暗面的。在这个学期的‘借调教学’结束之后,我可不想把一个疯疯癫癫的猎手还给奥图里斯。

这会让那些团结顽固又能打的恶魔猎手们杀上门要说法的。”

“不,你错了。”

蓝月院长摘下眼镜,用一团奥术擦拭镜片,慢悠悠的说:

“除了你的‘术士版恶魔变身’课题之外,我和德丽安娜导师,埃兰大法师私下还有一个关于‘邪能腐蚀与治愈’的课题需要研究。

‘实验体一号’可不是光为你准备的,我的学生布莱克。

他也是我们的研究对象。

他是个非常有价值的样本,他对于邪能的超强容纳力,能供我们研究出邪能是如何腐蚀血肉与精神的秘密。

放心吧。

我有把握让他在完成复数级恶魔变身后还能维持理智。

这个学术研究课题对马瑞斯·魔灾来说没有坏处,只要他配合,他可以在短时间内提升实力。以我对恶魔猎手们的了解,他不会拒绝这种‘被研究’的项目。

当然也不能一开始就告诉他。

免得吓坏了他。

他要来了,保持微笑...收敛点!布莱克,你这不像好人的笑容太吓人了!”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Top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