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5.我付钱让你把它拿走,看到它就晦气
字大
默认
字小
夜间
日间
默认
护眼
听书 - 艾泽拉斯阴影轨迹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进度

115.我付钱让你把它拿走,看到它就晦气

分享到:
关闭

小星星舒展着自己布满了碧蓝色鳞片的身躯,在四头成年蓝龙的护送下,飞入了考达拉岛的领空,她回头一看,却发现载着布莱克的爱尔达苟萨已经不见了踪影。

这让小公主有点担心。

虽然嘴上一直说自己代表蓝翼栖地的蓝龙来魔枢觐见并不畏惧,但就像是臭海盗一直打趣的那样,乡下丫头进城时,总是会有点忐忑。

这会如果有个靠得住的人跟在身边,能让她心里平静很多。

“咦,船长呢?”

小星星用稍带口音的龙语,对身旁的一头漂亮的蓝色母龙问了句,后者回过头,以一种慈祥温和的目光看着小星星,她回答说:

“别担心你的人类宠物,我的小公主。爱尔达苟萨会照顾好他的,接下来的路只有巨龙可以行走,那绝非凡人能踏足的领域。

自我介绍一下,我叫泰蕾苟萨,在出身在魔枢的年长蓝龙,你可以叫我阿姨,当然,你叫我姐姐,我会更高兴。”

“好的,泰蕾苟萨姐姐。”

小星星还是有些担心自己的学长在这里会被巨龙欺负。

但一想到船长那些稀奇古怪的力量,她心中的担忧就减弱了很多。

布莱克可是敢劫掠守望者地窟的海盗,他的胆子比鲸鲨都大,他又那么狡猾,在这里肯定能照顾好自己。

温和的巨龙泰蕾苟萨看到小星星飞行时会颤抖翅膀,很贴心的为她加持了一个暖风魔法。

她已经提前知道,这位漂亮的小公主来自热带区域,她应该是有生以来第一次到达北境,更遑论进入在诺森德都算严寒的考达拉岛。

她可能需要点时间,才能适应这里的气候。

“快跟我们来吧。

听闻你要到来的消息,织法者提前就向所有成年蓝龙发布了指示,要我们放下手头的所有工作,来迎接古老族裔的回归。”

另一头同样温和的雌性蓝龙飞在小星星身旁,带着喜悦的语气,对她说:

“我可是千里迢迢从卡利姆多的冬泉谷飞回来,还从麦索瑞尔的大龙巢里为你带了礼物。我也听说,其他同族都为你准备了礼物。

大家都在等待听你诉说我们在远方的族裔,是如何度过这难熬的一万年。

那一定是个值得一听的故事。”

这头母龙的体型要比泰蕾苟萨小一点,但她的鳞片更光滑,就像是冰面一样,闪耀着冷幽幽的光。

她对小星星自我介绍道:

“我叫哈尔琳苟萨,是麦索瑞尔大龙巢的管理者,是负责看守龙蛋的保育员,你也可以叫我姐姐。”

其他两头护送小星星的雌性巨龙更沉默高冷一些。

其中有一头应该是晚辈,看向小星星的目光有些好奇,似乎也腼腆一些,在泰蕾苟萨和哈尔琳苟萨说完后,她也小声自我介绍道:

“我叫赛安妮苟萨,小公主,我是蓝龙军团的一名新兵,我...我欢迎你的归来。”

“赛安妮苟萨可不是什么新兵,她总是信心不足,过分谦虚。”

最后一头在前方引路的强大母龙笑着说:

“她比你可能大不了多少,但她已经是蓝龙军团里小有名气的魔法追猎者,为魔枢清理了很多窥视魔法奥秘的贼偷。

她可是我一手训练出来的。

对了,我叫玛蒂苟萨,最强大的雌性蓝龙,织法者亲自任命的魔法巡查官。”

“嗯,大家好。”

小星星看到前来迎接的同胞并不盛气凌人,心中那股被欺负的担忧也减弱了很多,她带着一股小姑娘的喜悦,也说到:

“那正式认识一下吧,我叫丝黛拉苟萨,祖父总叫我小星星。”

“这个名字好可爱,很配你的形象,小星星。快来吧,今天的宴会在永恒之眼举行,织法者和同胞们,已经在那里等你了。””

泰蕾苟萨笑了笑。

在巨龙形态下,这笑声如闷雷一样,震得考达拉岛下方的雪松林瑟瑟发抖。她们带着小星星落在魔枢高塔中央的石环桥梁上,两队披甲的威武龙人齐刷刷的举起手中的武器。

这些蓝龙军团麾下的碧蓝之刃龙人各个身强体壮,犹如凡人传说中的怪兽。

它们是考达拉岛最重要的地面防御力量,也在一位龙人将军的带领下,在今日作为仪仗队,欢迎小星星的到来。

四头母龙化作人形,她们都以高等精灵的形象出现,都穿着和爱尔达苟萨很相似的蓝色法袍,又回头看向小星星。

后者也化作人形,不过她是以上层精灵的形象出现的,没办法,在破碎群岛那个地方,实在是找不到高等精灵。

“你有宴会用的礼服吗?”

哈尔琳苟萨很体贴的低声说:

“如果没有准备,我可以借给你一套。”

“不用了,我准备了。”

小星星心说船长的建议果然有用。

还好提前准备了礼物和首饰,不然就穿着常服去参加蓝龙们为她准备的宴会,还真要给蓝翼栖地丢人。

她挥手散开一束奥术魔法,将自己遮挡起来,在其中换上从月郡庄园拿来的长裙,又把自己心爱的几样首饰带上。

甚至给身边的小雏龙艾米苟萨都换了一套很合身的小马甲。

然后散去奥术遮挡。

下一瞬,四头蓝色母龙的目光都变得古怪起来。

“这...”

泰蕾苟萨看着盛装打扮的小星星,她欲言又止,这姿态让小星星心中又升起一股担忧,难道这还不够触及到蓝龙的审美观吗?

她有些担心的问到:

“怎么了?姐姐们,这衣服太朴素了吗?”

“不是太朴素,是太华丽了。”

心直口快的玛蒂苟萨摇了摇头,她叹气说:

“这应该是上层精灵帝国时期的宫廷长裙,我记得我少年时某一次在艾萨拉的宫殿中见过类似的款式。

我都未曾想过还有一日能再见到它。”

“但这样也好。”

慈祥的年长蓝龙泰蕾苟萨看着小星星,语气鼓励的说:

“今日是你的盛会,这样穿着才会让大家都注意到你。

但你手上的源生烈焰石珠宝就不要戴了,大家为你准备的礼物加起来,怕都没有你那两枚戒指贵重。”

“这...”

这下轮到小星星傻眼了。

她看着身上的衣服,又看了看其他四头蓝龙的装束,歪着脑袋想了想,干脆也不换了,她拿出自己的魔法行囊,和自己的四位新认识的姐姐低声说了几句。

于是又有四道光幕升起。

很快,永恒之眼里的雄性蓝龙们大大的开了眼界,五位盛装出席的女士成了宴会上最漂亮的一道风景线。

把那些雄性蓝龙们迷得转不开眼睛,有些XP比较特殊的蓝龙突然觉得,本族的姑娘们也是很有风韵的。

自己为什么之前就没注意到呢?

就这样,傻乎乎的小星星用自己与生俱来的智慧,完美的化解了自己融入蓝龙军团的第一场可能出现的尴尬。

并且成功的让所有的蓝龙都记住了她。

---

“这也太美丽了吧?把人的魂都要勾走啦。”

与此同时,在魔枢高塔的下方,某个隐秘的宝库中,布莱克也发出了和成年雄性蓝龙们一模一样的感慨。

他站在缓缓洞开的蓝龙宝库前方。

在他眼前是一间堆满了各种金银玉器,华贵宝物的大空间,散发着幽寒气息的金币如海一样堆在那里。

还有成串的珠宝,镶嵌着宝石的权杖、王冠,那一堆东西散发出的珠光宝气,耀花了海盗的眼睛。

幸亏他带着眼罩呢。

他感叹了一句,走上前,伸手在金币堆成的山上狠抓了一把,放在鼻孔下轻轻嗅了嗅。这里的宝藏似乎都沾染上了龙族的气息,带着一份如冰淇淋一样的气味。

“我们蓝龙向来是说到做到的。”

在布莱克身后,叉着腰的爱尔达苟萨看着满脸陶醉的海盗,蓝龙女士哼了一声,得意的说:

“你之前从未见过这样的收藏吧?这是只有巨龙才能收集到的旷世奇宝,这么多财富足够你在人类王国里买下一个王国了。”

“嘁,一般,也就那样。”

布莱克站起身,将书里的金币弹了弹,他撇着嘴说:

“巨龙的宝藏也不过如此,我在赞达拉岛上还有比这多十倍的财富呢,也没见我到处宣扬不是?你们这些蓝龙啊,就是浮夸的很。”

“你就吹牛吧。”

爱尔达苟萨嗤笑一声,她是不相信海盗的话的。

布莱克听到这话,便转了转眼珠子,回过头看着蓝龙,他语气轻佻的说:

“看来你不相信啊,坐井观天的蓝龙小姐。这样吧,过一段时间,我的手下要回一趟赞达拉,把我的藏宝运回来。

你可以跟着去看一看,如果我说的是真的,也不用你多做什么,为我的运宝船保驾护航就好了。怎么样?”

“好啊,我倒要看看,你这海盗的宝藏有多惊人。”

爱尔达苟萨哼了一声,爽快的答应下来。

她又对海盗勾了勾手指,说:

“跟我来,织法者感谢你护送小星星回到魔枢,便允许你在它的宝库里也挑几样宝物,作为它私人的感谢。”

“嘿,我就知道,玛里苟斯大人是做大事的龙王!瞧瞧这慷慨的程度,简直和它无尽的力量一样强大。”

布莱克听到这话,顿时竖起大拇指上下挥了挥。

他一边肉麻的说着赞颂蓝龙之王织法者的谄媚之语,一边跟着蓝龙女士来到这巨龙宝藏的深处密室。

这里是由一块晶莹璀璨的寒冰雕琢的宝库,走在其中让布莱克都感觉到了阵阵寒意。

不过织法者的收藏品并不多,而且没有浮夸的金币宝石那样玩意,都是以高阶魔法物品的形态存在于这里的。

在那高矮不一的冰柱上,陈列着玛里苟斯的所有收藏。

布莱克把侦查丢进眼前这些魔法物品上,一片深紫色的光萦绕成海,可惜没有橙色的光浮动,想想也是,即便对于巨龙来说,传奇物品也是极其稀有的。

织法者就算有,也不会把那些东西随便放在收藏品的宝库里。

“我要那把剑!那把战戟!还有这面盾牌,那个魔法饰品和那件法袍似乎也不错...”

布莱克像是挑花了眼,站在一把霜白色,仿佛完全由冰晶自然生长组成的单手魔法剑前,他伸手触摸着眼前这件更像是艺术品的致命利器。

回头对爱尔达苟萨说:

“哎呀,这些东西我看着都喜欢,我全拿了行不行?”

“你想得美!”

蓝龙女士叉着腰,横眉冷竖的说:

“别得寸进尺啊,臭海盗!我们...”

“蓝龙军团不该这么对待客人,爱尔达苟萨,去参加宴会吧,我来和这位先生谈一谈。”

一个沉稳的声音从宝库之外传来,海盗和蓝龙女士回过头,就看到一位穿着蓝色铠甲的精灵大步走过来。

魔枢里是没有精灵的,所以这肯定也是一位蓝龙变化的。

“他是...”

布莱克在爱尔达苟萨身边轻声问了句,蓝龙女士撇了撇嘴,说:

“萨菲隆,织法者的卫士。多年来一直忠诚保卫着织法者的巢穴,也是玛里苟斯陛下最信任的成员之一。

他肯定是带着织法者的某些叮嘱过来的,没准就是因为你太贪婪了,所以惹怒了织法者,差遣萨菲隆来教训你。

我告诉你哦,他很能打的。

你小心点,打不过就赶紧认输。”

说完,爱尔达苟萨给自己丢了个传送,把自己传送到永恒之眼的宴会里玩耍去了,把海盗一个人丢在这,面对萨菲隆。

布莱克磨了磨牙,不用蓝龙女士多说,他都知道眼前这头龙有多难对付。而且最离谱的是,这家伙死了之后化作的冰霜巨龙,可比生前更难对付的多。

“魔法之王听闻,你,布莱克·肖,要取回艾露尼斯圣杖?”

穿着碧蓝盔甲的萨菲隆走上前,上下打量着海盗,他语气平静的说:

“织法者让我转告你,你可以带走那把法杖,但你要答应蓝龙军团一个要求。”

海盗听到这话顿时心花怒放。

他立刻站直身体说到:

“请放心!不管织法者提出什么要求,我都会竭力满足,实际上,我和我的舰队一直等待着为慷慨的玛里苟斯陛下服务呢。”

“很好。”

萨菲隆面色严肃的点了点头。

他指了指眼前的宝库,对海盗说:

“蓝龙军团对你只有一个要求,把艾露尼斯·护法者圣杖永久的带离魔枢!

织法者让我转告你,海盗,这宝库里的所有东西都归你了,作为你帮助蓝龙军团处理了一个大麻烦的报酬。

如果你觉得少,我们还可以再赠给你更多财富。

但那把讨厌的、糟糕的、万恶的、疯癫的、无法掌控的、叛逆的法杖,必须被永远的送走!如果你违反承诺将它带回考达拉,你就会成为蓝龙军团的敌人!”

对此,布莱克的反应是:

“啊?还有这好事?”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Top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