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七百二十章杀意
字大
默认
字小
夜间
日间
默认
护眼
听书 - 穿越者纵横动漫世界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进度

第两千七百二十章杀意

分享到:
关闭

高手和高手的较量不见刀光剑影,但往往能把人绕晕。比如葛城美里就觉得杜兰和律子的对话云遮雾罩,完全不知道他们到底在讲什么。

“够了。”美里很愤怒,冲进小黑屋阻止两人继续对话,在她听来两人完全不知所云。

其实从律子的态度中可以听出很多东西,只是葛城美里实在是不擅长人与人的斗争,只会骗骗小朋友,甚至连小朋友都骗不了。她以为自己对碇真嗣热情一点,碇真嗣就能毫无芥蒂地留在神经元了,其实碇真嗣虽然留下来了,但绝对不是为了葛城美里。

葛城美里以为自己的表现能帮助碇真嗣,其实帮助不大。碇真嗣在寄人篱下的时候就学会两幅面孔了,人前是个好少年,一个人的时候就会孤单寂寞冷,就会盯着天花板说‘陌生’。

葛城美里虽然也是孤儿,虽然也有空缺,但她在生命的最后是见到了父亲不惜一切把逃生的机会让给了她,可以说是感受了一把无与伦比的父爱,一生都只有这么一次,一次够享用一生。

而碇真嗣还没有感受过,所以他的情况是不同的。住在亲戚家是寄人篱下,住在美里家也是寄人篱下,对他来说,葛城美里虽然大大咧咧,似乎没有把他当做外人,但他不可能真的就把美里家当做自己家。

“你这个家伙,快说你到底把真嗣藏在哪里了,而且你是怎么逃过神经元的眼线的?我们在第三新东京市的监控是绝对的,你到底是怎么瞒过我们的?”葛城美里很激动地问道,就差动用暴力了。

“这怪我?这不是应该好好反省你们自己么?我都能把碇真嗣同学送出去,那使徒要是有我的本事,还不是来去自如,想要什么时候来就什么时候来?这说明你们的工作还不到位。别因为打败两个使徒就骄傲自满,这是给你们提个醒,让你们知道第三新东京市还有漏洞。”

“这么说你还是为了我们好?”葛城美里被气乐了:“看来禁闭室对你一点用处都没有,我在考虑是不是要对你动用一点非常手段。”

面对美女的威胁,杜兰自然是不怕的,不过继续这么对峙下去也没意思,所以他说道:“你们神经元教育不好的人,我来教育,神经元矫正不了的人,我来矫正,总之一句话,神经元权限之内的事情,我要管,神经元权限之外的事情,我也要管,人权特许,人类选择,我就是全球最强人生导师,你们听清楚了么?”

听得很清楚,但这话说得也太大了,这个杜兰以为自己是谁啊?难道他以为自己比神经元的权限还大,还全球最强人生导师?从来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人。

疯子,这就是个疯子。

如果是正常人,葛城美里还能用逻辑的方式审问对方。可面对疯子,她都不知道说什么好,更生气的是神经元竟然被个疯子搞得团团转。

赤木律子也目瞪口呆,毕竟杜兰这段话说得完全没有任何的根基,听起来很可笑。但看杜兰的认真的表情,似乎又不是那么可笑的事情。这个男人是真的把自己当做人生导师,真的是想要教育碇真嗣?

要说好为人师那已经是不足以形容杜兰了,只能说疯狂。

司令和副司令也看到了小黑屋里的一幕。

冬月副司令问道:“你怎么看?”

碇源堂也不知道,但这个杜兰显然是大问题。如果杜兰对儿子的教育不成功,也就罢了,要是成功了,那自己的计划可就有漏洞了。

碇源堂的篡夺计划是这么安排的,前期自然和seele的人类补完计划是一样的,就是要消灭《死海文书》上记录的所有使徒,这是人类主导融合的前提。然后就是要用儿子抵挡seele,而他自己去利用绫波丽获得融合的主导权,创建一个自己和老婆的幸福世界。

碇源堂和碇唯是真爱,儿子只是意外。

儿子在这个计划中的作用有两个,对付使徒和对付seele。就是看准了儿子软弱的性格,加上儿子和初号机的同步率高,所以才选择了儿子。如果儿子真的被教育得拥有了独立性,学会了去探索真相,那儿子会不会和父亲一条心就不一定了。所以这种情况下,就算是亲儿子,碇源堂也不希望儿子能成长起来。

这就是祭坛站位的封建时代,在封建时代,哪怕亲生父子在面对各自利益的时候也是对立的,父亲要保护他自己的利益,儿子也要保护属于自己的利益。

所以对碇源堂来说,最好的结局就是让儿子保持现状,千万不要有改变。

“杀了吧。”碇源堂决定了,不能继续让杜兰活下去了。他有一种感觉,那就是杜兰真的能教育好儿子。

“可是驾驶员还在他手里。”冬月对枪杀杜兰没有什么意外,但碇真嗣还没有消息,所以他说道:“是不是等驾驶员回来之后再杀?”

“嗯,就这么决定了。”碇源堂说道。

冬月说道:“那我先把他放回去,等驾驶员回来,立刻动手。”

几句话就决定了杜兰的生死。

当葛城美里正准备动刑的时候,却得到了释放杜兰的命令。她很不解,但命令就是命令,副司令亲自下达,不得违抗。

于是杜兰得到了自由,悠然自得地离开了神经元,被送到了门口。

“难道没有车送么?”来的时候是坐车来的,走的时候却没人送了。

没人理会杜兰,就把他留在了大门外面,这个出口位于半山腰,可以俯瞰整个第三新东京市。此事已经是夕阳西下,这座城市沐浴在血色之中。

除了热风,只有蝉鸣。

杜兰表示神经元真的是一点也不人性化,那自己只能走回去了。

一眨眼的时间,三天也过去了,碇真嗣三人狼狈地活了下来,他们完成了交易,用身上的东西换来了少量的食物和水。这段时间提心吊胆,睡觉的时候都要有一个人值班,不敢三人一起睡觉,所以三人精神憔悴。

但这三天对他们的锻炼也是很大的,至少让他们知道了要活下去首先就要学会斗争,学会欺骗。

必须要学会隐藏自己的战略目的,不能把底牌亮出来。他们把木棍藏在衣服下面,假装是利刃,还真能吓唬人。而得到食物和水之后也要分开藏匿,不让别人发现。

自己没有的,要让敌人误以为有,自己有的,要让敌人以为没有。这就是《孙子兵法》的虚实。

飞机来了,但不见杜兰,是一个陌生的金发大美女来接他们。

“杜兰老师呢?”三人呆呆地问道。

“我丈夫在等你们回去,上来吧。”迪妮莎笑道,她和杜兰一起来的,不过她的工作是在大海里孕育生命,所以和杜兰分头行动。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Top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