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七百七十一章正确的教育
字大
默认
字小
夜间
日间
默认
护眼
听书 - 穿越者纵横动漫世界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进度

第两千七百七十一章正确的教育

分享到:
关闭

从数据来看,阿格尼就算是全力以赴也养不活太多的人类,所以人类不可能只靠自愈能力者活下去的。唯有通过祝福者的互相配合才可以养更多人口,而且只要生出更多的祝福者,未来还是可以期待一下的。

为了解决末日,就得在末日里找到生存之道,虽然都是为了人类的延续,但路线完全不同。

怪女人想要根本地结束末日,可就算从外星球收集能量也不能完全让地球恢复原状,也就是大树脚下的一片土地能够春暖花开,其他土地还是冰封的。而且按照原著的说法,围绕土地的战争一直没有结束,也就是说哪怕在冰封的世界里,也有不少人类存在,他们依旧活着,而且还有能力发动战争。

也就是说在原著中两个路线是并存的,虽然一直在打仗,一直存在两种生活方式。一种就是以祝福者为生产资料,一种就是以土地为生产资料。

其实打起来也很正常,毕竟不患寡而患不均。哪怕大家都在冰天雪地之中尚且会打仗,更不用说突然冒出一片土地了。

可惜这片土地并没有强悍到养活所有人。

所以杜兰对这个救世计划是并不支持,也没反对,就看怪女人有没有这个能力了。杜兰会教育阿格尼,如果他能成为所有祝福者的引领者,那么未来他很可能会开创一个不同的时代。

先通过打击,让阿格尼有学习的动力,现在他已经是个好学的学生了。

女导演知道阿格尼变了,她可不记得选了一个书呆子做演员。她觉得自己又变得多余了,不过她不放心阿格尼,因为杜兰那个家伙太可怕了,她可知道所有人在杜兰眼中都只是冷冰冰的数据,都是可以牺牲的。

“你难道真的要听他的话?”女导演说道:“那个杜兰没有人性的。他竟然说你妹妹被杀是她自己的错,难道你也觉得你和妹妹有错么?”

阿格尼看着女导演,他已经不会再生气了,平静地说道:“我觉得他说的没错,我们就是弱,就是落后。我们也不能期待敌人的仁慈,我们必须认识到任何人是不平等的。但正是因为如此,我们才需要学习。我爱学习,学习使我进步,妹妹看到的话也一定会高兴的。”

“你学什么学,你根本就是被杜兰洗脑了。三百年前的很多人也是这样,他们都会听信一些成功学大师的话。你可不能这样啊,杜兰这个家伙没安好心。你没看到他还支持怪女人的计划么?”

但阿格尼依旧镇定,他已经认识到自己的位置了。

女导演看得更生气了:“难道你不想为妹妹复仇了么?杜兰的所作所为都是为了让你放下仇恨,放过德玛。”

“我不会放过他的。”说道仇人,阿格尼才有一些语气的变化:“但只是杀死了德玛,依旧还会有更多的人做出牺牲,我们必须破坏培养德玛的土壤,防止更多的悲剧。”

“我就怕到时候你下不了手,你也看到德玛转变的样子了吧。他现在哪里像个罪人,他根本没有为罪行后悔,他只是为自己被蒙骗而后悔。他没有说要为过去的罪孽赎罪,他只说过去的事情是因为他没有受过正确的教育所以才犯下的,他不想死,他还想走向未来。你能允许这么厚颜无耻的家伙继续活下去么?”

女导演现在就是煽风点火了,因为她并不喜欢现在的阿格尼,这根本不是炎拳,现在的他就是个书呆子,一个被杜兰完全控制的可怜人,教育正在抹杀他的个性和特点。

可是落后和悲情难道就是炎拳的特点么?如果是的话,估计阿格尼也不会喜欢。

当然德玛的表现确实让人很生气,就算现在杀了他也不会解恨。

原著中,阿格尼就差点原谅了德玛。当时城邦已经被烧毁,德玛带着一群孩子开始自给自足的生活,德玛可以融化冰湖,从湖里钓鱼养孩子。他们住在湖边,怡然自得。

德玛认为自己的错在于没有受过正确的教育,所以为了避免错误重演,他会教孩子正确的事情。

当时阿格尼都已经要原谅了,可出现了妹妹的幻觉,妹妹告诉哥哥人是会演戏的,所以德玛肯定是在演戏,是在说谎,他是为了活下而骗人,应该对他使用炎拳。

其实并没有妹妹,只是阿格尼受到了女导演的教育,知道了人是会骗人的,所以在这瞬间仇恨胜过了理智,导致他黑化暴走,杀光了所有人,包括女导演和孩子。

这个时候大家也可以思考一下阿格尼的这个行为是不是也因为没有他没受过正确的教育。也可以想一下德玛到底是不是真心悔改了。

杜兰认为德玛并没有真心悔改,原因也很简单,对方一直是在自己感动自己,并没有认真思考过什么是正确。一开始他毫不犹豫相信教义,等知道教义不过是一部电影之后,就跳反到了所谓的‘正确教育’上,那么他所谓的正确教育是什么?原著中并没有指明,虽然他带着几个孩子,帮助孩子生存,但难道带孩子就是正确的教育了么?

德玛并没有说什么才是正确的教育,而按照他的水平也不可能真的理解什么叫做正确的教育。毕竟就算不是末日,就算是在其他的世界里,也没有人可以拍着胸膛说自己受到的教育就百分之一百正确的。

君子和小人都会觉得自己是正确的,对方才是错误的。所以德玛所谓的‘正确的教育’其实并不存在,而是一种我是正确的,所以你不应该找我复仇的感觉。

所谓的正确,很多是立场上的,而不是真理层面的。

我正确,你就要向我学习,就不能指责我,就算我说眯眯眼女人是世界上最美的,白雪公主是棕色皮肤的,小美人鱼是黑色皮肤的,你也不能说我不对。你说我不对?那你就是十恶不赦,就是最大的错误。

德玛也是如此,他认为自己现在受到了正确教育,所以阿格尼不该报仇,因为他有了新的使命。但他所谓的正确到底是什么?他自己也说不出来,和以前不同不代表正确。他的行为只能说是和以前不一样了,但是不是正确只怕不是几句话就能证明,实在没什么说服力。

当然阿格尼也不用急着弄死他,应该观察对方的行为,一旦他的行为出现异常,就可以弄死他。而不是单纯地怀疑对方是在演戏。

阿格尼听完女导演的话之后说道:“我不会只听其言就信其行。而是听其言观其行,德玛如果真的悔过,我自然可以给他机会,如果他只是演戏,我的炎拳会送他去一个永远也看不了电影的地方。”杜兰没有传授生死观,所以阿格尼还以为死后幸福的事情是看电影,不幸福的事情就是看不到电影。

他是认真的,不会被复仇蒙蔽,但也不会轻易放过仇人。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Top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