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零二章 我审讯能力很强的
字大
默认
字小
夜间
日间
默认
护眼
听书 - 从红月开始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进度

第六百零二章 我审讯能力很强的

分享到:
关闭

“这是什么鬼?”

看着张卫雨那张痛苦到几乎扭曲的脸,所有人的表情都有些错愕。

感觉脑袋都要分裂了。

明明很简单的事情,怎么这时候,却忽然感觉变得那么复杂了?

究竟谁是变态,谁是那个照顾她的人?

……

“求你们了,求你们相信我……”

张卫雨迎着周围有些怀疑,又有些奇怪的眼光,痛苦的抱着脑袋。

声音里带着绝望的无力感:“真的,我说的是真的,我不知道薇薇为什么那么说,但我真的没有做过她说的那些事啊,偷看女生的裙底,我怎么可能做那样不要脸的事情,我……”

“我更是从来没有进过女厕啊……”

“……”

周围人一时没回答他,只是表情更疑惑了。

张卫雨的样子不像是在说谎。

纵是有些人擅长伪装,但恐怕也伪装不到这种程度。

但因为这件事的怪异,让人产生了一种分裂感,又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

面面相觑中,鼻孔里还塞着一团纸的小孟,有些于心不忍,轻轻拍了一下张卫雨的肩膀。

“说真的,这件事上我相信他。”

抬头看向了陆辛等人,道:“他高一才读了半年就不读了,那时候还没换新校服呢,不管男女穿的都是裤子,他想偷看也看不着,再说,女厕所那次,还丢下了一个相机呢……”

说着看了一眼张卫雨那件脏兮兮的羽绒服,撇了下嘴道:“他应该买不起相机吧?”

周围人看了一眼小孟,从他的话里得到了更多的信息。。

对张卫雨的话,自然也多了几分信任。

不过很明显,小孟的话并没有让张卫雨的痛苦有所改善。

众人心里隐隐明白,张卫雨看起来是在求在场的人相信他,但他的绝望来自于陈薇。

与其说是他在求作为路人的他们相信,不如说,他内心里是希望陈薇相信。

但偏偏,指责他的人,就是陈薇。

有人忍不住向玻璃墙对面的陈薇看了过去,眼神都有些怪异。

那么,真的是陈薇在撒谎?

这个小女孩,看起来真的不像是撒谎的人啊……

但眼前的事实就是,她为了维护男朋友,将好听的都说在了曹烨身上,难听的,那些污水,则都泼在了这个她一心想要摆脱,曾经照顾了她很久,甚至帮她赚学费的人身上?

难道真的是人不可貌相?

……

“进没进过女厕所,并不重要。”

也就在这时,陆辛慢慢抬起了头,看着一脸痛苦的张卫雨,道:“重点是其他的事情……”

“你确定陈薇说的对她好的那些事情,是你做的?”

“或者说,你确定陈薇以前,是喜欢你的?”

“……”

“我……”

张卫雨张了张嘴,废了好大劲,才说了出来:“我……我不确定……”

“因为,因为以前我也没想过这些……”

“薇薇她,她越长越漂亮,我也觉得,自己有点配不上她。”

“但是,但是我就是不明白,她明明前不久,还闹着要赶紧毕业,跟我结婚,怎么……”

“怎么一转头,就变成了这样?”

“……”

狭窄的房间里,一片安静。

有人下意识的想说一句,可能人都是善变的。

但是说不出来,眼前遇到的这件事情,离谱程度,似乎已经不是这么句话可以解释的。

“那或许……”

陆辛得到了自己的答案,微微沉吟。

然后转头看向了另一个房间,正面对着这块玻璃,眼神干净的女孩,轻轻摇头:

“……问题不在她的身上。”

“……”

所有人的目光,都急忙抬头向他看了过来:“那是什么问题?”

“不是还有另外一个吗?”

陆辛站了起来,道:“我们去看看另外一个审问的怎么样了。”

……

……

另外一个询问的房间,曹烨同样也坐在了桌子对面,一直低着头。

因为不算什么严重的事件,所以没上拷子,甚至还在他的面前,摆了一杯水。

只不过,询问了另外一位警员之后,他们才知道,刚才问了这么久,曹烨居然什么也没说过,只是一口咬定,他和陈薇在谈恋爱,其他的事情,任是怎么问,也一点不松口。

“这事没法问了。”

一位警员无奈的向陆辛解释道:“人家小情人开个房而已,摆明了就是误会,他不肯说,我们也不能逼他们什么,都是刚刚高中毕业的小孩,也不能拎到小黑屋里去揍一顿吧?”

“我看,女孩那边已经说的很清楚了,也没啥好问的了。”

“现在时间也不早,差不多就得放人家出去了。”

“……”

其他人听了,虽然有些不甘心,但似乎也不能说些什么。

“他一直不开口是吗?”

陆辛则是慢慢考虑着,道:“那我可不可以直接进去问他?”

那位警员犹豫了一下,看了一眼肖总等人,这才凑了过来,压低了声音道:“我知道您是那个部门的,之前见了好几回你在这里吃饭……虽然外人过来询问什么,是不符合规定的,但是,如果他们这小两口,是跟那种……那种事有关系,那您当然可以询问了……”

“但如果,您是为了替朋友出气啥的,最好……”

他有点犹豫:“最好还是不要让我们为难吧,人家那俩也是孩子……”

“额……”

陆辛怔了一下,才反应过来。

合着他以为自己是故意来为难这两个人的?

忙摇了下头,道:“我不是欺负他们,我是真觉得他们可能有些不对劲。”

“啊?”

那警员见他说的认真,倒是忍不住后退了一步,严肃道:“那我可得报上去。”

“报上去的话……”

陆辛沉吟了一下,道:“我给你一个号码,你先打声招呼吧,不要正式的报……”

其实真报上去,倒是好事。

小孟是这一伙子人里最穷的,最后不一定有钱结给自己。

倒是上报了特清部,定性了是特殊污染事件的话,那么报酬就肯定少不了。

但关键在于,能力者发现了特殊污染并上报,往往是在拿到了证据的情况下。

不然万一报上去了,结果发现是乌龙一场,那不很丢面子?

而如今,自己还是第一次,感觉有问题,却又没法确定。

所以,仔细考虑了一下,便将韩冰的电话给了他,想必韩冰会安排好的。

“好,好……”

警员立刻去打电话了,并且在三分钟之后回来,郑重点头道:“可以了。”

见他这一会功夫,连防弹衣都穿上了,陆辛也有点无奈。

摇了摇头,道:“穿这个也没用。”

说完了,这才起身,在众人的视线之中,绕过了一个门,走向了询问室。

……

……

询问室里,曹烨只是沉默的坐着,脸在耀眼的灯光下,显得有些苍白。

听到了陆辛进来的声音,也只是冷淡的看了一眼,便又低下了头。

他不解释,不回答,问也不说,仿佛笃定了会放他走。

陆辛坐了下来,拿出一个古铜色,一看就价值不菲的打火机,慢慢的点着了烟。

然后就这么一直沉默着,一边抽烟,一边静静的思索着这所有的事。

曹烨不说话,陆辛同样也不说话,只是认真抽着烟。

一枝烟抽完了,他没有说话。

抽完了过去两分钟,他还是没有说话。

过去了五分钟,他还是没有说话……

单面玻璃墙后面,一屋子的人,都看的眼神都有点直了,面面相觑,不知道咋回事。

这叫询问?

还是比谁更沉得住气?

终于,一直沉默的坐在那里的曹烨,倒是有些忍不住了,感觉浑身不自在。

忍不住抬头,道:“你为什么不说话?”

陆辛怔了一下,坦然道:“我在想,怎么让你说出我想知道的那部分内容……”

曹烨深深看了陆辛一眼,又低下了头,继续沉默。

陆辛倒是有些苦恼的抓了抓耳朵,轻声解释道:“其实我很擅审讯,在青港,怎么着也能排个……前五吧?不过我审讯的方法,有点过激,而且有很大概率,对被审讯者造成无法修复的心理创伤,所以刚刚我一直在犹豫,想着有没有更温和的方法,让你老实回答……”

曹烨低着头,一言不发,只是嘴角微微划过了一丝弧度,像是在冷笑。

他很年轻,自然不够老练,但态度却很坚定。

似乎认定了只要自己不说话,那就没人能难为自己。

……

“看样子我是说不服你,主动把事情交待出来了……”

陆辛看着他沉默的样子,似乎有些泄气,摇了摇头,低声叹道:“那就没有办法了。”

“……”

他微微停顿了一下,倒是勾起了曹烨的好奇心,抬头向他看了过来。

两人的目光触碰,曹烨眼底闪过一抹凶狠,并抿紧了嘴角。

陆辛则是静静的看着他,慢慢的,表情忽然出现了微微的变化,似乎轻柔的笑了下。

两根夹着烟的手指,也略略改变,有点女性化。

他的眼睛,深深在曹烨的身上看了一眼,然后便似乎明白了什么。

“嗡……”

审讯室里,白炽灯光忽然开始变得明灭不定。

旋及,有沙沙声响起,单面玻璃墙前的窗帘,明明没有人动过,却忽然缓缓的向着中间合拢,快速的隔离了玻璃墙另一面,那些正又好奇又紧张,睁大了眼睛看过来的目光。

紧接着,便是墙角的摄像头,微微歪向了一边,仿佛有人在用手掰动。

曹烨看着这怪异的一幕幕,顿时有些紧张,眼神发虚的看着陆辛。

……

……

而陆辛则是静静的坐在了椅子上,轻轻碾灭了烟头。

周围各种神秘而诡异的变化之中,唯有他仍然显得平静而自然,甚至多了几分优雅。

曹烨眼前似乎出现了错觉,好像他身后,正有一个女人的目光,静静向自己看来。

“我刚才在犹豫,犹豫的这个时间,就是你最后的机会,但你不同意……”

陆辛慢慢的看着他:“所以……”

脸上慢慢的露出了一个友善的笑容,仿佛特别的开心。

曹烨眼神猛然变得异常惊恐。

他忽然感觉,只有两个人的询问室里,出现了种异常拥挤的感觉。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Top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