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三十章 桥底下的哭声
字大
默认
字小
夜间
日间
默认
护眼
听书 - 从红月开始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进度

第六百三十章 桥底下的哭声

分享到:
关闭

“这叫什么事呢?”

陆辛拖着自己的行李箱,走在了火种城繁华的街道上,感觉心情极度迷茫。

这个破聚会参加的,也太大起大落了。

明明一个小时前,自己还躺在了酒店的浴缸里,舒舒服服的等着拿三百万。

如今一下子就成了火种城的通缉犯。

最关键的是,自己的车还留在了酒店。

最最关键的是,刚刚知道了自己的债主,居然是个喜欢用假币的不良份子……

被迫无奈下,只能跟他们分开走,逃过火种的能力者追杀倒是挺简单的,自己的寄生物品里,有很多都可以用来逃走,但现在陆辛只担心,那些过来参加聚会的人会不会出事。

尤其是德古拉。

有个问题始终纠结,万一她被火种抓了,关进监狱,自己这个尾款还收不收了?

……

心里想着这个问题,他走过了一条条刚下过小雨的湿漉街道,仔细感应了一下,又看了一眼旁边墙上无精打采跟着自己爬的妹妹,确定这时候已经没有人跟着自己了,才放下了心。

提着袋子,拖着箱子,来到了一条河上的桥底下,望着周围花花绿绿的霓虹倒影发呆。

六七千一天的七星级酒店是住不成了,距离聚会,还有三十多个小时。。

不行就在这桥底下蹲一晚上再说吧。

抬头看了一眼,只见这座城市,表面上看起来很平静。

只是偶尔,还能够听到一些远远传来的枪声,与人群的惊呼声。

周围的道路上,也能够看到很多人都聚集在了一起,朝着什么方向指指点点。

应该是在议论刚刚火种城突如其来的混乱是什么。

这倒让陆辛心里微微生出了希望。

德古拉没准真能逃走……

火种城太大了,再加上没有主城与卫星城的划分,高楼林立,死角太多。

关键是,火种城应该没有精神领主存在。

这样大的一座城,又一下子来了这么多脑子不怎么正常的强大能力者,再加上,依着德古拉的描述,此时的火种,本来就因为那个什么“地狱”计划,抽调去了太多人手,想在这么大的一个城市里,找出几个有着非凡能力的神经病,想想就知道难度究竟该有多高……

这么一想,心情稍稍变好,自己讨回尾款的可能性还是很高的。

“呜……”

但也就在陆辛才刚刚放心的时候,忽然听到了一阵嘹亮而沉重的警报声,远远响起。

他瞬间汗毛一炸,猛得抬起了头。

这是一级警报。

每座城市,一般只有在遭受了巨大威胁时,才会发出这样的警报。

自己在青港这么久,也只听了两回。

他下意识的就要站起来,赶紧去找自己的同事……

……不过他也很快反应了过来,这里可不是在青港,是在火种城。

而且人家这个一级警报,没准就是为了找自己……

一边重新蹲了下来,慢慢的点了根烟,一边警惕的看着四周。

每当青港响起这样的警报,立刻就会倾尽全城之力,对特殊污染或是入侵者进行围攻堵拦,没准自己不经意间抬头,就看到火种的执法队已经里三层外三层把自己包围起来了。

但出乎意料,火种城的警报声由远及近,层层叠叠,几乎压倒了所有嘈杂的声音,但却没有听到有武装人员集结的声音,倒是很快就听见街道的喇叭,公共广播设施等,都开始不停的重复一段播报:“正式启动S级防御机制,请注意,火种全城,正式启动S级防御机制。”

“所有火种市民,两个小时立时返家,或进入就近安全屋,服用安眠药物进入睡眠。”

“重复,所有市民必须在两个小时内进入睡眠。”

“违返条例者,后果自负。”

“重复,两个小时内未进入睡眠者,后果自负。”

“……”

类似的播报不停的在周围区域交织着响起,内容让人感觉非常奇怪。

但这样的播报,在火种城似乎已经不止一次。

周围本来还挺热闹的街道与人群,听到了这样的播报之后,立刻变得更为拥挤。

所有的行人皆一片惊慌,纷纷向着家里,或是自己的车子跑去,踢踢踏踏的脚步声乱成了一片片,每辆车都焦急的摁着喇叭,司机伸出了脑袋大喊着,迫不及待的要赶回去。

如今时间已经不早,街道上的车辆没有一开始那么多,拥挤了一会,便很快走了出去。

一座热闹非凡的城市,居然短时间内就变得空空荡荡。

陆辛顿时产生了一种极为怪异的感觉:“火种这究竟是想做什么?”

“为什么要让全城的人,两个小时内进入睡眠?”

“为什么要说,不进入睡眠的,后果自负?”

“……”

皱眉想着这个问题,他很快反应了过来。

这就是火种的厉害之处?

如今火种城面临的问题,就是太多像自己一样不明身份的能力者潜入进来了。

而且这些人还不老实,刚刚搞出了很大的乱子。

在没有精神领主的情况下,火种想把这些人找出来,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情。

毕竟偌大一个城市,无数的人群,想要躲起来,简直不要太简单。

但是,当火种的“睡眠预警”发布之后,便让外来的人陷入了一种两难。

火种的市民,当然可以睡。

但是自己这种外来的,连个七星级酒店都没有的,只能蹲在桥底下的,怎么睡?

不睡的话,便立刻与火种的居民区别了开来。

睡的话,谁知道在睡梦之中,自己会遇到什么样的危险?

……

在陆辛考虑着这个问题时,周围已经变得安静了下来,街道上的车辆与行人,已经能走的走,来不及走的,也快速的改变主意,去了就近的安全屋,没有人继续留在外面了。

周围安静的可怕。

陆辛心里也莫名的有点慌,急忙寻找着妹妹与父亲的身影,小声道:“怎么办?”

倒吊在了桥底的妹妹叭唧一声掉了下来,伏在了陆辛的背上。

迷迷糊糊道:“我没有问题,我现在就可以睡着。”

陆辛惊讶:“你还需要睡觉?”

“我很无聊……”

妹妹趴在他背上,小脸贴着他的脖子,胳膊腿都在他身边垂了下来,一晃一晃的。

“我无聊的时候,就想睡觉。”

“……”

“你这……”

陆辛也不好意思说妹妹了,转头看向了父亲:“你有主意吗?”

父亲高大的身影,半隐没在了桥底下的黑暗里,血红色的眼睛异常醒目。

看起来,他正严肃的看着这座迅速安静而空旷下来的城市,认真的扫过了那一栋栋灯光明亮的大楼还有高大整齐的建筑,似乎还在思索,看了很久之后,他才低低的向陆辛开口:

“你觉得,这座城市需不需要一个恐怖大魔王?”

“……”

陆辛一下子有点无语了:“什么时候了还想着自己那点事?”

“那我也没办法了……”

父亲摊了摊手,慢慢的沉进了黑色的阴影里。

“还能干点啥?”

陆辛深深的抱怨了一句,然后继续在桥底蹲着,默默的想。

想了一会之后,想明白了:“既然他们都想不出来,那索性自己也不想了……”

干脆走了起来,顺着桥洞子往深处走。

反正已经决定了要在这里蹲一晚了,便先去桥洞子深处,也不会有人看见自己。

只要自己不招事不惹事的,就算两个小时之后,这城里的人都陷入了睡眠,又能怎么样?

……

“呜呜呜……”

越走越深,周围也越安静。

快要走到了桥底深处时,忽然听到了前方传来低低的哭泣声。

这声音不大,但在是周围的黑暗里,却非常的清晰。

“咦?”

陆辛冷不丁吓了一跳,拿出打火机轻轻擦着,便借着微弱的火光,发现在不远处,有着蹲在了角落里哭的男人。看他的模样,衣衫破烂,身上还有几处擦伤,似乎是个流浪汉。

他对自己走过来,点着了火机的动静,没有半点反应,只是低头哭。

“老兄,你也是因为没地方睡觉,躲在这里哭的?”

陆辛低叹了一声,拿出了一根烟,给他让了过去:“别哭啦,来抽根烟。”

流浪汉仍是低声哭着,没有反应。

在陆辛让烟的手,伸到了他跟前时,他的哭声忽然停了下来。

桥底之下,有冷风吹过,火苗顿时一阵晃动。

陆辛眼花了一下,再看过去时,忽然微微怔了一下。

只是这么一眼花的功夫,刚刚那个哭泣的男人居然不见了。

无论声音,还是人,都消失了。

他微微好奇,火机向前伸了一下,照亮了桥底下的空间。

顿时看到,桥底根里,有一个人贴墙卧着,衣衫褴褛,看起来是个流浪汉。

他鼻息全无,身体僵硬,看起来早已不知死去多久了。

陆辛顿时微微讶然。

这具尸体的衣裳,甚至是身上的伤痕,都跟自己刚才看到的人一模一样。

但是,他是个死人!

那么,自己刚才看到的究竟是什么?

……

……

微讶之中,火苗消失,桥底之下,重归一片黑暗。

冷风卷来,哭声仿佛还在。

“唉……”

过了一会,陆辛才重又打着了火,眼前仍是只有那具尸体。

他沉默了一会,低低的叹了一声,把烟叼在嘴里,凑着火苗点燃了。

然后把烟插在了他身前,低声道:“不管死的活的,你刚才确实哭的挺伤心的……”

“这根烟,还是给你吧……”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Top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