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四十一章 与神的交易
字大
默认
字小
夜间
日间
默认
护眼
听书 - 从红月开始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进度

第六百四十一章 与神的交易

分享到:
关闭

果然是妈妈!

在接起这个电话前,就有了预感的陆辛默默想着。

在火种大楼里,忽然接到了妈妈的电话,似乎有些诡异,且难以理解。

但也不知为什么,陆辛并不感觉奇怪。

他只是沉默了一下之后,轻声道:“你现在在哪?”

妈妈轻轻笑了一下:“我也在火种城,只不过,这个地方有点奇怪,现在我们还遇不到。”

陆辛点了下头,没有深究,而是道:“你现在还好吧?”

妈妈似乎微微沉默了一下,话筒之中,隐隐带了一点点的杂音,轻声道:

“如果说,我现在确实不太好呢?”

“……”

陆辛沉默了一下,道:“那我当然要立刻赶过去,帮你出气了。”

妈妈笑了起来,似乎可以听得出来,她笑的非常开心,也非常的欣慰,道:“会有时间的,现在你还不必太担心我,把你该做的事情完成,然后,我们也就可以见到彼此了……”

“嘟嘟……”

电话挂断了,只有忙音。

陆辛沉默了一会,才把电话挂了回去,转头向夏虫道:“不在楼上,在地下。”

“地下十八层。”

“……”

“你……”

夏虫定定的看了陆辛一眼。

她不明白陆辛为什么会在火种大楼里接了一个电话,就知道他们想找的东西在哪里。。

在她看来,这一切都是不合理则难以理解的。

但是,当她看到了陆辛那张平静到仿佛一切理所当然,而且没有半点解释欲望的脸,莫名其妙的,心里忽然就有点来气了……

“走走走,那就走吧!”

她忽然生气的抓住陆辛的手,大步向房门走去。

心里窝着火:拽什么啊这个青港的家伙,神神秘秘,不解释就不解释嘛。

咱生气了,你想解释,还不听呢……

“咦?”

陆辛也有点诧异,夏虫怎么好像忽然就生气了?

算了,女孩生气是没道理的,作为一个懂事的男人,这时候就不该问。

于是他也就老老实实的被夏虫拉着手,快步走向了房门。

二人再度进入深渊。

快速的向下攀去,靠近地面的时候,若原本不知火种还有地下的楼层,便感觉火种大楼拔地而起,知道了还有地下楼层,便立刻发现,火种大楼靠近地面的地方,出现了一道道的空隙。就仿佛是巨人的肋骨,一条一条的镶嵌在地下,皮肉撕裂,露出了森然的空隙。

陆辛与夏虫顺着肋骨间的空隙,潜入了地下,眼前便出现了一幕幕暗红色的景像。

看起来像是某种怪物的巨大骨架,在幽深未知的地下世界,撑出了广阔而又阴森的空间。

火种大楼,在地上,便有一百层高。

地下,居然还有这么深……

仅凭这建筑本身,便已经让人惊叹于火种的底蕴与实力。

……

……

他们两人循着楼层,飞快向下穿梭,找到了一扇完整的门。

夏虫侧耳倾听,脸色顿时变得有些凝重。

一点一点,小心的,轻轻拉开了门,似乎是担心被什么人听见。

她与陆辛进来的,是一个狭窄且空荡的房间。

但是,出现之后,夏虫立刻向陆辛作出了一个“嘘”的动作,并向旁边呶了下嘴。

陆辛会意,发现身边,是一块毛玻璃墙壁。

可以看到墙壁的另一端,有着柔和的亮光,几道长长的影子,投在了玻璃上面。

隔壁房间有人。

他学着夏虫的样子,悄悄靠近了墙壁,脸贴了上去。

“……什么叫作问题解决了?”

侧耳听过去的时候,正听到有人在压抑着怒气喝道:“地狱之门即将开启,我们取悦神明的仪式也准备到了最关键的时候,但是,我们却连那个带人潜入了火种城的人都没有抓到,那可是一个足以在地狱军团的面前支撑接近十分钟,并且莫名其妙消失掉的敌人啊……”

“这样一个疯狂而可怕的家伙藏在火种城,我们如何放心进行最关键的准备工作?”

“……”

“这件事情,似乎不好怪到我头上吧?”

接了这个话的,是一个听起来很冷静也很礼貌的声音,笑道:“如果按照我的意见,直接在他与地狱军团僵持的时候,投放地狱伞系列电浆导弹的话,我们的问题,就已经解决了。”

“那……”

有人忍不住高声开口:“那毕竟牵扯到了几千条,甚至上万条人命!”

“那又如何?”

那个礼貌的声音道:“这就是你,以及火种内部很多人的问题所在。”

“你们已经有了足够的学识与认知,但还是无法摆脱旧有观念对你们的束缚。”

“你们已经决定了要打造地狱,但却还是放不下活人。”

“已经有人给你们指明了崇高的目标,但却还是舍不得地上的六便士。”

“……”

他说着,可以从声音里听出讥诮:“你以为你们所谓的同情心,同理心,是什么?”

“这只是原始以来,作为人类祖先的猿类因为畏惧自然,需要群居所带来的安全感,因而铭刻在了基因里的幻觉,也是最初的集体潜意识海洋所得以勾连并建立的基础。但如果我们想真正的成为神的追随者,就需要抛弃这些旧有的,需要我们遗忘的弱点与不足。”

“我们要明白这个世界,甚至是人这种生物的本质与真相。”

“神才是唯一的意志。”

“地狱的打造与开启,属于神之契约里的内容,我们要做好执行者。”

“那种基因里的幻觉,无法帮你们继续存在,但是地狱可以。”

“只有好好的履行了与神的协议,我们才可以在二次降临之后,继续存在于这个世界,甚至如同你们之前与神签订的那份契约里所写的一样,成为二次降临之后的世界之主。”

“神会奴役这个世界,而我们,则将会成为神的牧羊人……”

“……”

他的话,让控制室里的很多人,都一下子沉默了下来。

隔着一层玻璃墙,都似乎可以感受到人,那个控制室里的压抑。

过了好一会,才可以听到有一个苍老的声音响了起来:“即使到了现在,听你说到这些话,我都还是会感觉到恐慌,事实上直到现在为止,我都不知道,事情怎么会走到这一步……”

“是因为你们的本质决定的。”

先前的男人轻声笑道:“不受控制的资本骨子里就有自毁的欲望。”

“你们火种开采公司没有毁灭在红月亮事件里,反而得到了一个畸形发展的机会,在混乱之初,展现了强大的生命力,短短三十多年,就成为了足以与整个联盟乃至研究院对抗的存在,这是你们的优势,因为你们可以毫无顾忌的发展与壮大,不顾一切的吸血……”

“但是,当你们壮大到了极致时,问题就会出现。”

“不要再说什么与黑匣子的联手,或是与我的合作,导致了你们现在骑虎难下的局面。”

“因为这个交易,不是我们强加给你们的,而是你们求着加入进来的。”

那个礼貌的声音渐渐变得冷漠,甚至充满了不屑,冷声笑着,“资本只会做有利于自己的选择,所以你们知道了二次降临必然会出现时,就一定会选择加入到神的阵营。”

“你们一定会选择加入神的阵营,所以你们一定会成为神的仆役。”

“命运既然无法改变,那你们为什么不肯去选择成为一个合格的仆役?”

“……”

“你……”

控制室里,有人颤抖的声音响起,似乎满含愤怒,但却无法表达。

“别再向我露出这种愤愤不平之状。”

先前冷静的声音笑道:“你需要明白,与我合作的是火种,而不是你。”

“哪怕你是火种的董事会议事长,也是一样。”

“呵呵,想必你也清楚,如果你在这时选择了后悔,或是表现出了软弱,那么你立刻就会受到其他所有股东的排斥,你甚至会遭到放逐,无数人争着站在你这个位置与我合作。”

“……”

“……”

长久的沉默出现在了控制室里。

压抑,阴冷,但却又有着一种让人无法违背的意志。

过了很久,之前那个显得有些愤怒的声音才重新响起,只是显得虚弱了很多。

“那……我们现在该怎么做?”

“……”

“你们继续去为地狱之门的开启做准备。”

那个冷静的声音轻声道:“神要求的一亿只精神体,还没有完全准备好。如果到了最后,祭品都不够的话,你知道该怎么做。……另外,不要每次说起这件事,都露出这种恐惧而犹豫的表情,既然要追逐资本,那就老老实实追逐资本,资本是无所畏惧的,除了赔本……”

“而你早就明白了,一亿精神体换取神之遗产,是桩很赚的买卖。”

“……”

“……”

不知道隔壁房间里的人听了这些话如何,玻璃墙的另一边,陆辛与夏虫听了这番话,却瞬间变得脸色异常难看,对视了一眼,他们都看到了彼此脸上,难以置信的表情……

一亿……

一亿精神体,那是什么概念?

在这么一个时间里,他们甚至很难准确的去想象那个数字。

但同样也是在这时,当控制室那边,有开门的声音响起与关闭之后,那听起来很礼貌也很温柔的声音停顿了一会,再次轻声开口道:“至于我们的话,也该见见这两位朋友了。”

与此同时,陆辛与夏虫所靠近的玻璃墙,忽然向着旁边移动。

这道门居然收进了墙壁里,而陆辛与夏虫,则直接与对面的人直接面对面了。

他们甚至还保持着倾听的姿势。

在他们的对面,是一个像是控制室一样的房间,尽头都是巨大的落地玻璃墙。

左侧有一个连接多种电子仪器的,大型的操作台,尽头还有几块并列挂在了墙上的屏幕。

在他们的面对,则坐了一个穿着白色中山装的男人,他坐在了一张黑色的沙发上,面前的方口杯里,装着金黄色的液体,里面浮沉着两个冰块,目光静静的向着陆辛与夏虫看了过来,笑道:“在地狱军团没有成功将你清洗掉的时候,我就知道咱们一定还会在见面。”

“我想了很久,你这种疯狂而冷血,强大而狡诈的男人,究竟会怎么做?”

“最后得出来的结果,就是你一定会直接来找我。”

“现在看,好像我并没有猜错……”

“……”

听着白色中山装男人,或是地狱设计师的话,一下子被人发现的陆辛微显尴尬。

同时心里又忍不住生出了一个疑问:“他说的是谁?”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Top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