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四十八章 孤儿院的二号
字大
默认
字小
夜间
日间
默认
护眼
听书 - 从红月开始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进度

第六百四十八章 孤儿院的二号

分享到:
关闭

望着那个机械树洞里的人,陆辛的眼中,同样出现了深深的迷茫。

旋即,便是一阵微微控制不住的激动。

眼前这个树洞里的人,看不出有多大的年龄,有着苍白的皮肤,还有瘦骨嶙峋的身体。

一条一条的肋骨,可以轻晰的看见,身蜷缩在了机械树干里面的狭窄空间里,甚至看不出他有多高,及完整的模样。但是,从他脸上戴的眼镜,还有脸上那种迷蒙的神色,陆辛脑海里,还是瞬间浮现出了一些奇怪的记忆。一幕一幕,那是很久以前,在孤儿院时的记忆。

有个戴着圆圆的小眼镜,总是坐在了客厅里看电视的男孩,也有些时候,他是在走廊里坐在小板凳上抬头看着天上的月亮,有时候是蹲在鱼缸前,看着里面的鱼看一整天……

……唯独很少见他睡觉。

那时自己的睡眠也很少,所以经常会在深夜里碰见他。

有时候,他们也会静静的坐在一起看电视,并且分享同一瓶桔子汽水。

他不怎么喜欢说话,自己也不怎么喜欢说话。。

所以他们的沟通不多。

但因为两个人都不怎么睡觉,所以在孤儿院里,算是接触比较多的,印象也比较深。

他已经消失了很久。

但如今看到了机械树洞里的这个人,尘封的记忆,便一下子涌了出来。

陆辛沉默了很久,才低声道:“二号……”

“你怎么会在这里?”

“……”

这个机械树洞里的男孩,正是孤儿院时的同学,二号。

陆辛毫无准备的在这里遇到了他,一时间,甚至因为这次相遇,感到了微微的晕眩。

整个世界,都出现了片刻的不真实感。

“真的是你……”

机械树洞里的男孩,在听到了陆辛的回答之后,也终于确定了陆辛的身份。

苍白的脸上,露出了喜悦的表情,道:“我在这里已经很久了……”

“真没想到你会过来,你是……”

“……你是专门过来找我的吗?”

“……”

他的声音轻轻柔柔的,苍白的脸上,似乎都多了一抹红晕。

“不是。”

陆辛轻轻摇头,道:“我是为了别的事情过来的,都不知道你会在这里。”

顿了一下,他轻声道:“但是,如果早知道你在这里,我想我早就过来找你了。”

……

……

“那是怎么回事?”

同样在这时,残破平台上的夏虫,还有被吊在空中的最后一位黑匣子黑袍祭司,远远的看着陆辛面对树洞,静静说话的样子,也都大吃了一惊,甚至感觉到了无尽的恐慌。

他们不知道陆辛在干什么,但是一个早就知道,一个猜到了机械树干里的东西有多恐怖。

所以陆辛的反应,大大超出了他们的意料。

同一时间,整个地下深坑之中,忽然暗红色的光芒不停闪烁了起来。

伴随着红光,是激烈的警报声。

与此同时,地下深坑的穹顶,有巨大的钢铁发出了沉声的吱呀声,旋即向着两边退去,露出了三个黑洞洞的洞口,顶部圆圆,喷涂着蓝漆的金属圆柱,慢慢从里面探出了头来。

这三个金属圆柱的顶端,同样也有红光在闪烁。

甚至可以看到在圆柱之上,有黄色的电子数字在飞快的跳动。

“二十、十九、十八、十七……”

“……”

黑袍祭司看到了这一幕,已经吓的浑身发抖。

他急切的想要逃走,但周围密封的空间让他绝望,只能拼命的大骂了起来:“浑蛋,浑蛋,我们已经准备好了牺牲自己,我们已经与怪物同处一室,你却还想将我们一起消灭?”

“你是从一开始就打定了主意,让我们三个留在这里,陪着这两只怪物送葬吗?”

“……”

夏虫看到了那三个圆柱体,更是唬的脸色大变:“地狱伞?”

……

……

“那是什么?”

在刺耳的警报声,在这个深坑里响起来的时候,陆辛受到了打扰,也微微皱眉。

刚刚碰到了以前的同伴,他心里本来有着很多话想说。

机械树洞里的二号脸上挂着笑容。

似乎是听到了刚才陆辛的回答,他感觉到了开心。

轻声回答道:“这是火种最强的地狱伞系列电浆炸弹,专门用来对付能力者的。”

“这么大当量的话……”

他从机械树洞里微微探头,看了一眼,道:“在这么狭小的空间里释放,任何人都会死。”

说着转头看向了陆辛,认真点头:“包括你。”

“嗯?”

陆辛抬头,看向了空中那闪烁着红光,并且开始倒计时的炸弹,微微皱眉。

“火种居然做这么绝,你还不走?”

陆辛身边的影子变得混乱起来,父亲叫道:“这是与朋友聊天的时候吗?”

“走不了的。”

二号回答道:“这里被关闭了,所以没有办法进入深渊。而物理距离的话,一是这里周围都是最坚固的合金,与厚达三十厘米的钢板,中间夹层里还有着精神力量无法穿透的玻璃材质。任何能力都做不到在这么短的倒计时时间里找到办法逃出去,所以我们都会死。”

说着微微歪头,看了陆辛一眼,又笑道:“可能你不会死的那么彻底。”

“但是你现在可以跟我说话的那一部分,肯定会死的。”

“……”

“说什么屁话?”

父亲下意识的怒吼:“难道我们就在这里等死……咦?”

怒吼中的他,忽然反应了过来,黑色影子里,眼睛难以置信的看向了二号:

“你能看见我?”

“……”

“当然啦。”

二号点了下头,然后脸上浮现出了一抹苍白的笑意,看向了陆辛身后:

“小十七,你还活着?”

“……”

迎着他的目光,跟在陆辛身边的妹妹也呆住了。

愣了一下,她才忽然躲到了陆辛的身后,不吱声,只是偷偷探头看向了二号。

“十七现在很害羞。”

“当然了,也有可能是你没穿衣服的缘故。”

陆辛替妹妹解释了一句,又看向了二号,道:“不过,既然这么危险,那还是躲出去比较好,情况这么紧急,那就只有通过深渊才可以离开了吧,这里的深渊是怎么封闭的?”

“是我。”

二号点了下头,道:“他们用我身体的一部分封闭的。”

“你?”

陆辛诧异了一下,道:“那你还不解开?”

“这个……”

二号有些迷茫,道:“我不会啊,没有人教过我怎么解开……”

“滴”“滴”“滴”

在陆辛与二号对着话时,地底深坑的上面,三颗地狱伞电浆弹的倒计时,也已经一点点的接近了尾声。

在进入了最后五秒倒计时,更是一边跳动着数字,一边响起了表示危险的警报声。

与地底深坑原来就在响起的警报声连成了一片,紧张的气氛甚至让人汗毛都竖了起来。

空中吊着的黑袍祭司,已经绝望临头,在最后的时刻,做着祷告。

残破平台上的夏虫,则是一边焦急的大喊着单兵,一边对着那扇门举起了多管转轮枪。

她似乎想通过多管转轮枪轰碎了那扇钢板封闭的门离开。

……

……

“呼……”

陆辛在这时,也深吸了一口气,向二号道:“想想办法。”

二号明显露出了迟疑的表情,然后他轻轻点了下头:“好吧,全部救吗?”

陆辛道:“吊在半空那个不用。”

在他们对话结束的一瞬间,穹顶之上的地狱伞电浆弹,忽然倒计时归零。

滴滴声消失,整个圆柱体,似乎沉默了不到半秒的时间。

然后,巨大的蓝色电弧,忽然覆盖了表面。

这样的蓝色电弧,像是巨蟒一样向下延伸了过来。

耀眼的光亮,在接触到了任何东西时,都瞬间将其融化,空气里满是焦灼与干躁。

但也同样在蓝色电弧已经开始蔓延,却还没有充斥整个空间时,二号从机械树洞里伸出手来,握住了陆辛的手腕。同一时间,他躲藏的这一株机械怪树,散发出了一节节的亮光。

无数条机械触手,从机械怪物周围的人体之中抽离了出来,快速向着那片残破平台掠去。

正绝望的抱着多管转轮枪轰击那扇门的夏虫,被机械触手缠住了小腿,然后倒吊着,飞快的向着机械树的方向拉了过来,如果时间放慢,还可以从她的口形判断她在大喊:

“放……开……我……的……腿……”

“……”

“噼噼啪啪……”

下一刻,巨大的蓝色电弧,瞬间便将整个地下深坑淹没。

无论是残破的平台,还是深坑里的人,倒吊在了半空的黑袍祭司,又或者是那些机械触手,组装成了机械怪树的电子零件等等,全部都汽化或是扭曲,就连碎落在地上的玻璃碎片,也被彻底融化,整个地下深坑之中倒处都是游走的电浆,温度达到了无法测量的程度。

但同一时间,陆辛与夏虫等人,瞬间消失在了地底深坑。

……

……

“呼……”

陆辛猛得睁开了眼睛,就看到自己在一个奇异的地方。

他站在了一块地板上。

这块地板不大,只有几个平方。

奇怪的是,周围的空间异常宽敞,但却不是日月星辰或是城市街道,而是一块块的碎片。

这些碎片,有的是落日下的余晖,有的是灯光闪耀的城市,有的是绿草如茵的草地。

只是,每一个景色,都是撕裂了的。

把正常的世界撕裂,撒在空中,便是这样的景像。

每一块景像之间,可以看到的,则是深邃到看不见底的黑暗。

“这是哪里?”

陆辛反应了一会,才轻声问道。

二号的声音从旁边响了起来,他正盘腿坐在了一块苍白房间的碎片里。

静静的看着周围,轻声道:“这里是神之梦魇。”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Top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