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五十章 绝望的空间
字大
默认
字小
夜间
日间
默认
护眼
听书 - 从红月开始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进度

第六百五十章 绝望的空间

分享到:
关闭

“真实家乡?”

“地狱?”

“……”

听着陆辛有些惊讶的声音,二号愣了很久。

他像是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又像是单纯的只是因为反应太慢。

过了很久,他才很平淡,也很平静的开口,道:“真实家乡我是熟悉的,很多人经常在我的面前提起,地狱的话……似乎也有人对我说过类似的什么话,但我不怎么记得了。”

陆辛低头看着二号,不知道该说什么。

他的心情,在这时显得非常的复杂,甚至难过。

一开始,他只是认为真实家乡,也只是一个神秘组织,而且是不守规矩的神秘组织,解决了也就解决了。而地狱,他也一直没有当成过自己的事情,只是被德古拉骗来了火种城,又恰好遇到了夏虫她们急于解决这个问题,所以自己看在朋友的份上顺手帮一把而已……

但无论如何也没想到,居然会在这个过程中,遇到了二号。

更没想到,二号居然就是这一系列事件的核心……

此前就已经知道,地狱的打造,与真实家乡有关,如今又知道了二号便是真实家乡的源头,便不难推测出,有关地狱的种种,可能也和自己这位孤儿院的同学有着联系……

唉!

以前的同学,有的去荒野上做了强盗,有的被人拐骗走上了犯罪的道路。

如今,居然还有个做了邪教头子的?

不过,之前看二号与那三位黑袍子祭司的关系,又似乎那几位祭司特别的害怕他。

这似乎说明了他并不算是教主,而且,他会做这些,似乎也是被骗的……

……

……

过了好一会,他才轻轻吁了口气,眼神认真了些,看着二号道:“你说的那个声音是谁?”

二号沉默着,反应了一会,才意识到陆辛指的是哪个声音。。

低声道:“我不知道,他没有说过。”

陆辛低呼。

听起来,二号似乎是在隐瞒,但陆辛却直觉的感到,二号或许确实没有问过。

但是,从眼下火种城的局势,又似乎不难看出来。

火种城这边,各种神秘组织曾出不穷,火种高层,本身也被卷进了打造地狱的风波之中。

看起来,灵魂交易的事件甚至还直接与他们有关。

但是,这一切,似乎还有一个幕后黑手。

二号虽然是整件事的核心,但他明显只是被人利用了的。

那么,真正的幕后黑手是谁?

从之前与地狱设计师对话的火种高层反应来看,似乎也不是他们。

尤其是,能够在神之梦魇内与二号对话,该是什么层次?

顺着这些问题,陆辛便不难想到了一个可能。

之前自己帮助夏虫等人抓捕那个地狱使者的时候,也曾经顺手帮着他们抓了一波前去接应那只地狱使者的火种应急部队成员,并且从对他们的合理审讯之中得知了一件事:

火种这边,似乎很多人在信仰一个叫作藏杖人的……神?

与二号对话,甚至引导他建立起了真实家乡教会的,会不会就是这个藏杖人?

从这个角度考虑,如果地狱是以火种的庞大资源建立,又是由那个地狱设计师一手设计出来的,而这一切的源头,又是二号,那么,那个藏杖人,在这里面,又充当什么角色?

导师?

他微微摇了下头。

线索太松散,看起来彼此之间,都有联系,但又很难系统且肯定的整理到一起。

在这时,他只能看向了二号,沉思着,慢慢的问道:

“你刚才说到,他要将整个世界扯进神之梦魇?”

“他打算怎么做到这一点?”

“……”

二号似乎因为陆辛的话,微微怔了一下,然后缓慢的摇头:“我也不知道。”

“可能他也不会真的这么做,他只是告诉了我这个方法而已。”

一边说着,他一边抬起头来,看了陆辛一眼,道:“其实,我是不想这么做的。”

陆辛微微皱眉,看向了他,道:“为什么?”

二号慢慢考虑着,过了好一会,才低声道:“因为这样并没有什么帮助。”

陆辛有些不解,道:“这是什么意思?”

“我害怕一直留在这里,是因为这里太压抑,也太空洞了,我不喜欢这种感觉。”

二号慢慢的道:“最初带别人进来的时候,我也想过,是不是真的可以不用再自己孤伶伶的呆在这里,但是,我很快就发现,事情并没有什么变化,那些进来的人,都……”

说到了这里,他没有再说下去。

过了好一会,他忽然抬头看向了陆辛,道:“我带你过去看看吧!”

陆辛想了一下,点了点头。

二号从地上站了起来,并且将陆辛的外套穿在了身上。

陆辛还记得,在孤儿院时,二号的年龄,似乎是比自己还大了一点的。

但是这么多年过去,他似乎一直没怎么长个,瘦瘦小小。

自己的外套穿在他身上,就直接到了膝盖。

不过也正是因为这样,才可以一件外套,就不至于让他走光,该遮的都遮住了。

……

这是一个感觉中,没有上下的世界,一切都是散碎而怪异的,正常人,既然是看着这个破碎且抽象的世界,都感觉头晕目眩,甚至无法很顺利的去理解这种形式存在的世界。

或许,人本来就是靠了逻辑了解这个世界。

而这个世界,本来就没有逻辑?

但是,二号似乎很了解这个没有逻辑的世界,走到了这一块破碎的地板边缘时,他很自然的迈出了一步,一只脚便顺利的出现在了他们头顶上的一块地板上面,然后整个人都跟着跨了过去,他便从陆辛的眼前,一下子出现在了陆辛的头顶,与他脑袋对着脑袋。

甚至还向上翻了个白眼,对视了一眼。

陆辛感觉很怪,但还是先试量了一下,然后猛得往前一窜,从这块地板边缘迈了出去。

出现在了头顶上的地板时,他经过了中间的裂痕。

一种奇怪的恐慌忽然漫上心头,他下意识的向着裂痕深处看去。

这一刻,他仿佛看到了什么,但又不记得。

似乎是,那种裂隙里,有某种超出了他认知的东西,他的大脑,根本无法去认识。

所以,给了自己一种不记得的感觉。

来到了另一块地板碎片,便与二号并肩,再抬头看,自己刚才站立的地方,成了天花板。

陆辛先在原地站了一会,感受着这种错位而怪异的感觉。

二号似乎很理解他这时的感觉,也不催他,安静的站在了他的身边等着。

“先把我的同伴叫过来吧。”

陆辛看向了远处的夏虫,向着二号说道。

来到了这个世界,妹妹与父亲便看不见了,也不知道他们是没有跟自己进来,还是藏在了什么地方。这样的情景,陆辛已经见过很多次,并不慌,但是夏虫,还是要带上的。

二号点了点头,向远处的夏虫招了招手。

陆辛看去,就看到正抱着双腿坐在远处的世界碎片里抹着泪花的夏虫,忽然快速向自己飞来,她所在的那块碎片,由于飞得太快,甚至还上下旋转了起来,上面的夏虫明显感觉到了什么,急忙一把抓住了旁边的桌子腿,与此同时,把她左腿上那柄锋利的匕首拿在了手里。

“嘭……”

夏虫所在的世界碎片冲了过来,直接与他们的碎片撞到了一起,发出空洞的响声。

陆辛甚至差点站立不稳。

“是你?”

而夏虫也是立刻紧张的看向了周围,脸上还带了点泪珠,下一刻,她就敏锐的捕捉到了身边的人影,手里的黑色匕首,顺势就要向着二号抹去,也就在这时,看到了后面的陆辛。

然后她迅速的翻身而起,趁陆辛不注意,抬袖子擦去了脸上的泪花。

转过身来时,已经一脸的严肃:“这里是什么地方?”

下一刻又看向了二号,道:“他是谁?”

陆辛的目光在她还显得有些湿润的眼睛上停留了一下,然后装作没看见,收回了视线,只是向着二号点了点头,若无其事的介绍道:“这位是我的东西,你可以称呼他为……老二?”

又向周围看了看,道:“是他带我们过来的,这里是神之梦魇。”

“神之梦魇?”

夏虫冷不丁听到这四个字,整个人都像是被雷劈过了一般,眼睛瞪的像铜铃。

一时间,心里像是泉眼,一下子冒出来无数的问题,还有恐慌。

倒是在这时,二号听见了陆辛的介绍,轻轻点了一下头,道:“这个,是你对象吗?”

夏虫瞬间被转移了注意力:“说什么呢?”

陆辛也忙笑着解释,道:“不是不是,她是我的一个朋友,名叫夏虫。”

二号哦了一声,向夏虫点点头,道:“你好。”

夏虫的情绪一下子无法释放,莫名有点来气,就连她自己,也说不大清楚这气是怎么来的。

仔细分析的话,发现自己先是有点恐慌,冷不丁被人认成了是单兵的对象,便感觉有点不高兴,陆辛立刻解释了,算是解了这个围,但是他解释的太快了,所以自己反而生气了?

……所以,自己刚才恐惧的是什么来着?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Top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