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五十二章 唯一离开的办法(三更)
字大
默认
字小
夜间
日间
默认
护眼
听书 - 从红月开始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进度

第六百五十二章 唯一离开的办法(三更)

分享到:
关闭

二号在讲述这些东西的时候,声音都没有什么起伏。

他仿佛早就已经习惯了一切,对一切都没有激情与冲动的感觉了。

但陆辛与夏虫听着,却渐渐有些惊恐,直到某些字眼出现,这种惊恐达到了顶峰。

夏虫甚至忍不住高声喊了起来:“第五台阶?”

“你已经站在了幻想国度的台阶吗?”

“你可以直接用自己的精神力量,控制周围所有人的行动与思维?”

“你,你可以直接将一整座城带进这个世界?”

“多大的城?有火种那么大吗?”

“还有,还有,你说你可以让整个世界变成你想看到的样子,这是什么意思?”

“你可以改变现实世界……现实世界的属性吗?”

“……”

在夏虫惊恐的时候,陆辛也在惊恐,道:“真可怕……”

二号似乎被夏虫的这么多问题,问的有些措手不及,好一会,才慢慢道:“你说的有点复杂,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但我好像,确实可以让周围的人按我说的去做,去思考。如果我想,我还可以看到他们的记忆,然后随便的让他们把这些记忆擦掉,或是重写。”

“城的话,我没有试过,也没有想过极限在哪里。”

“但如果我愿意,应该是可以将整座火种城都拉进这个世界里来的……”

“改写现实世界……”

“我不太明白这具体是什么意思,但之前,那个声音曾经让我做过一个实验,如果我看向了一个杯子,告诉别人,这是一个苹果,那么,所有人都会觉得这是一个苹果……”

“再过一段时间,回头去看,我自己也发现,那个苹果,已经腐烂了……”

“……”

二号轻声回答了这些,自己的脸上,却没有丝毫的兴奋,反而有些黯淡了。

摇了摇头,低声道:“但其实,这一切都没有什么意思的。”

“我可以在现实里改变很多东西,但是,我想的只是永远的摆脱这里。。”

“但是,没有用,我非但直到现在,都没有看到离开的希望……”

“甚至,连我醒来的时候,都会产生一种还在这个梦魇里的感觉。”

“他们用了很多方法,帮我稀释这种感觉,比如用那种机器,然后找来了很多的人,让他们帮我分担这种痛苦,但我还是很难过,他们不知道的是,那些人,无法替我分担……”

“有时候,他们会说,因为我在现实之中,所以周围的一切出现了扭曲。”

“因此,我必须尽可能多的时间,留在这里……”

“……”

二号一边讲述着,一边微微皱起了眉头,甚至可以从他脸上,看到一些痛苦的表情。

就连夏虫都已经手掌微微的颤抖。

这是凡尔赛吗?

她不知道二号是不是故意在用这种语调,说出这种惊人的话。

但是陆辛却在这时抬起头来,看着二号,脸上已经露出了些同情的表情。

很多问题,在这时都已经得到了答案。

“所以,之前封锁深渊的,其实是你?”

“包括之前在火种城追杀我的地狱军团,还有街头出现的死人,都是与你有关吧?”

他微微的叹惜,低声询问。

之前在他和夏虫两个人通过深渊,进入火种大楼时,就看到了那覆盖在栋楼上的血肉,在那时候,他就感觉熟悉,感觉像是自己朋友的,直到看见了二号,才明白过来。

事情想起来,甚至匪夷所思。

什么样的精神力量,才可以在深渊之中,把一栋楼完整的覆盖起来?

另外,地狱军团可以出现在现实中的火种城,也是因为二号的力量在影响现实?

那些街头上出现的绝望的东西,也是因为二号无意中对现实的改变?

夏虫小脸已经绷紧了。

她藏在了身后,握着匕首的手掌,在轻轻的颤抖。

她无法想象,眼前这个单兵的同学,究竟有着多么可怕的力量……

……

……

“或许,不能说是我……”

但二号面对着陆辛的疑惑与夏虫的惊恐,却微微摇头,道:“我确实可以做到这些。”

“但我没有做过……”

“醒着的时候,我更多的时候只是呆在那个空间里,什么也不想。”

“我……”

他顿了一会,低声道:“我已经开始连现实世界也不喜欢了,因为,以前我只有在睡觉的时候,才会来到这个世界,但现在,我感觉醒过来的时候,这世界也跟着我过去了……”

“若不是你,那又是谁?”

夏虫有些焦急的询问了出来:“这不都是你的能力吗?”

“对我来说,没有能力。”

二号低声回答:“我只是感觉,现实变得与我在梦魇里的时候越来越一致了,那个声音在这时候帮到了我,他说可以通过一次仪式,帮我减轻这种感觉,我试过几次,也确实减轻了,而且我能感觉到,他从我身上拿走了一些东西,不过,我已经忘了他拿走了什么。”

“能力的交换与转移?”

夏虫第一个反应了过来,小脸顿时绷紧:“这类似于一种契约,在双方同意的基础上,进行一定程度的精神力量剥夺与转移,那是……那是在把你当成了契约生物啊……”

“他……从你这里拿走了多少能力?”

“……”

面对着夏虫的追问,二号缓缓摇了下头:“我不记得了。”

“你……”

夏虫一时语塞。

“是他骗着你,带了很多人进来,所以你梦魇与现实的界限越来越模糊。”

陆辛听到这里,脸色已经变得很难看,他很生气,忍不住看着二号道:“然后在你界限模糊到甚至开始讨厌现实世界的时候,他又说可以帮你解缓现实世界的负担,拿走了你的能力,这与骗着你让你学抽烟,又在你养成了烟瘾戒不掉时让你花钱买他的烟什么区别?”

“你难道没有意识到自己被骗了?”

“……”

“这,可能确实是不对的吧……”

二号沉默了一会,有些迷茫的道:“但他毕竟是这个世界上,唯一会与我多说会话的人。”

陆辛没有再问下去。

只是看着二号的样子,心里忽然感觉有些难过。

……

……

事情到了这一步,其实他与夏虫,都已经明白了很多。

二号是一个媒介。

有人通过他,向神之梦魇进行献祭,然后从这里面带走了一些东西。

但是,如果说,他们向神梦魇献祭,就可以带走一些东西的话,那么,之前通过专业的潜入偷听到,他们要准备的一亿只精神体,又是准备从神之梦魇换走什么样的东西?

或者说,是永远的改变什么东西?

“我想,对于地狱的调查已经接近了核心,甚至可以说调查清楚了……”

夏虫到了这时,忍不住低声开口:“无论这幕后的人是火种,地狱设计师,还是别的什么,他们的办法,便是通过献祭,从神之梦魇带走一些东西,如果说,这个梦魇里的某些东西,可以被他们完全的复制在现实之中,那我们可以想象,将会造成多么可怕的后果……”

说着,她猛得抬头看向了陆辛,道:“我们要阻止它。”

“好。”

陆辛立刻答应了下来,然后转头看向了二号:“那么,带我们出去吧?”

“?”

二号怔了一下,默默的抬头看向了陆辛。

陆辛也有些诧异:“怎么了?”

二号过了很久,才有些歉意的道:“我不知道怎么出去啊……”

“就连我,也会在睡觉的时候身不由己来到这里,直到醒来,才可以回去。”

“我能带其他人进来,但是,我从来没有带人出去过。”

“……”

“啥玩意儿?”

陆辛吃了一惊:“居然出不去?”

“是的。”

二号坦然的回答:“之前很多人求着我带他们出去,我也想帮他们,但我做不到……”

陆辛一下子有点懵了。

夏虫也有点懵了:“单兵现在才知道神之梦魇是出不去的?”

……

三人一时都久久的没有说话,事情似乎陷入了一个本就如此,但他们直到现在才发现问题的形势之中,如果说,这个神之梦魇,真的只能进来,却无法出去,难道他们都要被永远的困在这里?外面,火种正着手准备着某些可怕的事情,但他们却只能呆在这里干看着?

“或许,只有一个办法……”

二号在这片沉默里,忽然开口,向陆辛说道。

陆辛与夏虫,顿时有些激动,期待的抬头看向了二号。

“杀了我。”

二号慢慢的道:“也许杀了我,就可以出去了。”

他说着,眼睛里甚至多了很多期待:“九号,你一直和别人不太一样,其他人杀了我,我会来到这里,然后在醒来的时候,又出现在了现实世界,只有你,那一次你杀了我之后,我很久都没有再出现,直到院长救活了我,所以,有可能你是真的可以将我杀掉的……”

“你杀了我,我就摆脱了这个梦魇。”

“杀了我,或许他们也就无法再献祭某些东西进来了,你们想做的事情也完成了。”

“所以,是不是你杀了我,就是最好的解决方法呢?”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Top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