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0章 年夜饭(二)
字大
默认
字小
夜间
日间
默认
护眼
听书 - 大明风流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进度

第300章 年夜饭(二)

分享到:
关闭

酒菜很快上桌,都是热腾腾的现炒的菜肴,就是为了吃个热乎劲。

前厅宽大,摆了三大桌,是给家中仆役马夫婆子们吃的酒席。后宅摆了三席,正房中厅摆了一席,是主人的酒席,旁边的厢房摆了两桌,是给后宅伺候的婢女们摆的酒席。

阿秀让人在厅中加了两盆炭火,烧的汪汪的。中厅之中的温度很快便上来了,温暖如春。张延龄裘氅也脱了,只着薄袍。徐晚意和谈如青阿秀也都脱了外边的罩袍,着锦袍长裙。灯火明亮,满桌菜肴琳琅满目香味腾腾,众人都已经饿的不行。张延龄传出话去,前厅后宅的酒席一起开动。

今晚喝的酒是女儿红,那是徐晚意陪嫁带过来的两坛,十几年的陈年女儿红,开坛之后,满屋芬芳。

张延龄亲自执壶,每人斟了满满一杯酒,举杯说道:“今晚大年三十,团圆之夜,咱们先共饮一杯。喝酒之前,每个人说几句祝酒之愿如何。”

几女纷纷点头同意。徐晚意道:“侯爷是一家之主,先说才是。”

张延龄点头,沉吟片刻道:“我祝愿来年我大明朝风调雨顺,百姓安乐,天下太平,朝野安宁……”

谈如青笑道:“侯爷就是侯爷,就是有格局。”

徐晚意微笑点头。

只听张延龄继续道:“另外,我祝愿你们几个,来年万事顺遂,心想事成,永远快活。就这些了。后面谁来?”

阿秀道:“当然是郡主。”

徐晚意端起酒杯站起身来,微笑道:“多谢侯爷。晚意只希望来年我的父母兄长家人身子康健,无灾无病。侯爷呢,便财源滚滚,官运亨通。”

谈如青开玩笑道:“自打开了药坊,郡主便最在意赚钱的事了。”

徐晚意笑道:“那是自然。如今我才知道赚钱的辛苦。辛辛苦苦赚银子,可没什么不好意思的。”

张延龄点头道:“这话我爱听,银子越多越好,明年赚一座金山在家。郡主只这些?还有什么宏愿么?”

徐晚意道:“我可没有侯爷那么大的格局。不过,侯爷既问,那我便说一个吧。嗯……我便祝愿……天下有情人终成眷属吧。”

张延龄愣了愣,点头道:“果然是宏愿。”

谈如青抿嘴颇有深意的笑道:“这个愿望才像个样子,怕是郡主真正心里想的愿望吧。”

徐晚意脸上一红,嗔道:“该你了,你说个祝酒之愿啊。要不我替你说。希望明年风风光光的嫁给侯爷,是不是?”

谈如青红了脸嗔道:“哎呀,郡主你乱说什么?没想到你这么顽皮。”

徐晚意捂嘴娇笑不已,甚是得意。

张延龄看得目瞪口呆,心想:没想到徐晚意和谈如青的关系已经好到了这种地步,居然都能坦然开这种玩笑了。这可真是没想到。很久之前徐晚意还对谈如青出言诋毁,还口说威胁之言,被自己惩罚了一顿。当真是此一时彼一时。女人当真善变,难以捉摸。

“谈小姐该说了。”阿秀也笑道。

谈如青道:“阿秀先来才是,我是客人。”

阿秀笑道:“谈小姐可千万别拿自己当客人了。明年你便是张家的人了。”

谈如青嗔道:“阿秀,你也乱说话么?”

张延龄笑道:“阿秀没说错啊,明年过了服丧期,你便要嫁给我。这本就是事实啊。莫磨蹭了,我闻着这酒味都快要流口水了。”

谈如青嗔了张延龄一眼,点头道:“好吧,那我便先说。我也立个宏愿,但愿世上百姓都无病痛,人人康健,不受病患之苦。”

张延龄笑道:“那咱家医馆还赚什么银子?”

徐晚意也道:“就是,这个愿望便算了吧。”

谈如青气道:“你们……当真是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夫妻两个都是这般没良心。为了赚钱还盼人家得病不成?咱们医家仁心,讲究的是宁愿世上无人病,何妨架上药生尘的。你们可好。”

张延龄摆手笑道:“只是玩笑罢了。继续!”

谈如青道:“我还想祝愿明年……侯爷一切顺遂,咱们都好好的,不要有灾祸发生。祝愿我身边的所有人,都能有好的生活。人人平安喜乐便好。”

张延龄点头道:“多谢如青,愿望朴素,定能实现。阿秀呢?”

阿秀笑道:“我么?希望爹娘健健康康,希望侯爷顺心如意。”

众人等着听下文,却没听到下文。谈如青道:“没了?”

阿秀道:“这还不够么?”

谈如青道:“你自己呢?没什么愿望?”

阿秀想了想道:“没了,我的愿望去年就许了,今年还是一样。”

“许了什么?”徐晚意问道。

阿秀摇头笑着不说话。张延龄却记起来了去年阿秀的愿望。去年吃团圆饭的时候阿秀说过,希望今年能为张家传宗接代。结果这一年来毫无动静。张延龄也没少耕耘,但是就是不结果子。

“阿秀,今年你那愿望一定会实现的。爷我保证你能实现。”张延龄笑道。

阿秀红着脸道:“我信,多谢相公。”

徐晚意和谈如青好奇,开口还待询问,张延龄已经举杯道:“好,祝酒词都说完了,各位,咱们共饮此杯,我可等不及了。”

说罢张延龄仰脖一口抽干红澄澄的酒水,只觉一股热辣入喉,只觉得满口芬芳,醇香满喉,不觉大声赞道:“好酒!”

接下来,便是觥筹交错尽情享用酒宴的时刻。张延龄在宫中本就没吃什么东西,肚子空空,此刻自然开怀吃喝。徐晚意谈如青和阿秀也都放开矜持,频频敬酒。酒宴上笑语欢声,气氛融洽欢乐无比。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Top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