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九八章 竖子
字大
默认
字小
夜间
日间
默认
护眼
听书 - 大明新命记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进度

第六九八章 竖子

分享到:
关闭

杨振明知李倧抱有通过谈判来拖延时间的打算,却大大方方给了他们三天商议决定的时间,当然不是随便给的。

杨振之所以这么做,是因为他知道李倧是一个又臭又硬的人物,典型的不见棺材不掉泪,不到黄河不死心的货色。

要想保证这个自己与具仁垕达成的密约能够兑现,他就必须手里有李倧忌惮的筹码。

而这个筹码,就是被罢黜的前国王光海君。

俞海潮、安益信两人已经带着兵船,陪着沈器成,出发前往济州岛两天了。

但是江华岛距离济州岛甚远,两地之间不下五百里。

即使他们一行人顺利抵达济州岛,并将废黜的光海君手到擒来,可他们要赶回来,起码也得是三天后的事情了。

而在此之前,杨振能够用来威胁李倧及其朝臣们执行密约的最大筹码,就是江华岛上的宫室府库珍藏了。

除此之外,没有别的办法。

如果说有,那就只能是出兵汉阳城,或者率军登岸,到附近的富庶之地烧杀抢掠一番了。

但是如此一来,杨振与具仁垕达成的密约,恐怕就更难执行下去了。

这却是杨振不希望看到的。

如果李朝这只鸡能够一直给自己下蛋,杨振并不希望采取杀鸡取卵的方式对待它。

却说具仁垕与金尚宪二人,带着与杨振达成的密约离开江华岛以后,在接下来的两天里,没有任何消息传回岛上。

而与此同时,海对面的文殊山城一带,却突然开始旗帜林立大军云集。

仇必先原本已经占领的文殊山城通往甲串墩的渡口,也在杨振的命令之下主动放弃,撤回到了甲串墩这一边严阵以待。

崇祯十三年六月十七日深夜,沈器远派出的信使再一次偷偷过海不期而至。

杨振一见沈器远的书信,方才放下心来。

原来是沈器远这个京畿道总戎使,被调派到了文殊山城,李倧叫他亲临一线,总领京畿道、黄海道以及江原道等到征调而来的号牌军,负责京畿道防御事务,防范杨振真的出兵汉阳城。

与此同时,沈器远也向杨振通报了汉阳城里的消息。

原来具仁垕带着他与杨振达成的密约返回汉阳城之后,李倧再次召集了议政府诸臣以及李倧所信任的大臣们议事。

李倧对具仁垕带回来的密约,虽然态度上缓和了许多,但是他却不愿意承担达成密约的任何责任,而是希望通过将密约诉诸议政府的朝议,将责任推卸给议政府的大臣们。

幸亏有具仁垕与金尚宪二人的极力劝谏,李倧才只是将密约的前三条抛了出来,由议政府的大臣们商量。

而议政府的大臣们同样一个个滑不留手,谁也不想承担责任,两天过去了,此事竟然一直议而不决,始终定不下来。

杨振从沈器远的书信里面得知这个消息,一时真是哭笑不得。

而在江华岛上闲散了许多天的张臣、张国淦、李守忠三人,听闻了这个消息,一个个力劝杨振给李倧这个混账朝王一点颜色看看。

尤其是在前往江华岛的路上没有捞着一次上岸哨探机会的李守忠,这一夜,恰好轮着他率部在留守府里当值,他见杨振犯愁,并找来了张臣、张国淦议事,于是嬉皮笑脸地向杨振进言。

“都督,和约是打出来的,不是谈出来的,咱们若不把汉阳城里的那个混账王上给打疼了,他就会始终心存侥幸,不肯服软。

“而且,卑职等人自来此地之后,实在未尝好生打上一仗,火枪营的弟兄们跟随都督渡海来此岂能白来,都督您岂忍心叫他们空手而回?”

“那么,你们说打哪里?”

杨振既然连夜叫了张臣和张国淦过来,当然也已经有心要打上一仗。

但是这一仗,却只能胜,不能败,甚至只能大胜才行,连打成平局都不能出现。

因为一旦杨振所部上岸攻击,却不能取得大胜,那么李倧及其朝臣们就更会磨磨唧唧没完了,甚至有可能立刻撕毁具仁垕与自己已经谈成的密约。

“都督若是要打,就要打其心腹之地,若只是一般地方,得失无关痛痒,打了不如不打。”

张臣对于眼前形势的判断,与杨振近乎于一致,因此说了这个话以后,在灯下沉思片刻,然后断然说道:

“为今之计,都督要打,却有三处地方可以考虑,其一是汉阳城,有汉江与江华岛水道相同,走水路甚为近便。其二则是朝人倚重的另一处要地南汉山城。

“但是这两个地方,对朝人过于重要,绝对不容有失,所以必有大量守军驻扎。虽然朝人之号牌军不过是土鸡瓦狗而已,但我军人少,不利久战,若去打汉阳城,或打南汉山城,属实说,有一定风险。”

杨振听见张臣这样说,当下点了点头,对他的说法表示赞同。

汉阳城和南汉山城是朝人重地,如今有了自己这个近在咫尺的威胁,并屡次声言要打汉阳城,那么汉阳城和南汉山城一定是朝人防守的重点。

真要去打,的确有一定风险。

想到这里,杨振问张臣道:“你不是说有三个地方可以考虑吗?那第三个地方却是哪里?”

“第三个地方,却是开城!”

“开城?”

“没错!卑职这几日闲来无事,常与安应昌、金荩国、郑忠信数人谈论李朝时事,知其有除了汉阳城国都之外,另有四京之设,江华岛即其江都,而开城即其四都之一开城京!”

张臣面对杨振的询问,立刻将这几天内对李朝形势的了解说了一些,然后从怀里取出一张折叠了许多层的高丽纸出来放在杨振面前的小几上铺开,接着说道:

“都督请看,这是卑职这几天从留守府搜罗到的李朝京畿道地图,开城京距离咱们所在的江华岛并不远,就在这里!”

张臣将那叠色白如绫坚韧如帛的高丽纸铺开,赫然正是李朝京畿道山川地理图。

杨振拿起桌案上的烛台,俯身靠近了一看,就见张臣手指的地方果然用汉文写着松京开城四个小字。

又见其城址距离江华湾并不远,同时其东侧又有临津江水道,杨振终于点了点,下了决心:

“好!就去打打这个开城京!而且要叫安应昌、金荩国、郑忠信他们,与你们共同前去!”

“都督,安应昌、金荩国、郑忠信他们可是朝人,万一——!”

张国淦见杨振终于下了决心,正高兴着,却听见杨振叫他们带着安应昌等人同去,一时有点意外,立刻出声提醒自家都督注意安应昌等人的身份。

“无妨!你们此去,一切金银细软缴获,都归各部兄弟自己!只有大宗物资,如粮食布匹等缴获归公!开城毕竟是李朝陪都,城中宫室府库珍宝无数,我不信安应昌、金荩国、郑忠信他们能不动心。”

杨振先是痛下决心,做出了一个艰难的决定,然后想了想又对张臣他们三人说道:“此次行动,也是对安应昌他们忠义归明军的一次考验,届时可将安应昌、金荩国、郑忠信三个指挥分开,分别配属你们三哨人马行动,若其临阵犹豫不决,举止失常,可以先斩后奏!”

“卑职遵命!”

听了杨振的这个安排,张臣、张国淦、李守忠三人相互看了看,一起躬身抱拳领命。

当天夜里,杨振虽然做出了偷袭李朝松京开城府的决定,但是并没有立即执行。

一来,杨振给李倧定下的时限未到,毕竟还有半天的时间。

二来,为了确保行动胜利,杨振需要沈器远利用自己的权力,将松京开城府的守城号牌军尽可能征调一空。

所以,当天夜里做出了决定之后,杨振一边命令张臣与仇震海联络乘船出兵以及备战事宜,一边借着沈器远的信使连夜返回的机会,又给沈器远写了一封书信。

信中并没有明说一旦李倧不同意具仁垕达成的密约,自己就要去袭击开京,而只是请沈器远配合,将黄海道海州牧下的号牌军尽数调到京畿道来。

崇祯十三年六月十八日烈日当空,江华岛水道之中风平浪静,午时已过,但是李倧的谈判使者具仁垕,并无如约出现在甲串墩对岸的渡口码头上。

杨振在甲串墩这边等到了午时三刻,却只等到了金尚宪这个干巴老头风尘仆仆地赶来要求见面。

杨振没有接他过岛,只让仇必先前去询问了他的来意。

仇必先回来以后,连忙向杨振报告说:“都督,那老头固执得很,非要乘船过海,来见都督一面。卑职高低给拦住了。

“问他来意,他只说请都督无论如何再宽限一日,说什么昌德宫里今日争执不下,到明日必有结果!”

“你回去告诉他,就说我知道了。但是过了期限,必有惩戒,勿谓言之不预也!”

杨振在甲串墩这里,用千里镜可以看见须发皆白的金尚宪在码头处急到跳脚的情况。

但是具仁垕没来,或者说李倧不把自己说的话当回事儿,那就必须给以惩戒,否则今后密约达成了,自己也无法放心离开。

仇必先听了杨振的命令,一时不解其中含义,想要问时,杨振转身离去,他也只好满肚子疑惑地赶回去传话去了。

在烈日下的码头上急到跳脚的金尚宪,听了仇必先转达的杨振之言,顿时颓然跌坐在地上,心中直骂李倧竖子不足与谋。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Top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