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零三章 等着
字大
默认
字小
夜间
日间
默认
护眼
听书 - 大明新命记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进度

第七零三章 等着

分享到:
关闭

崇祯十三年六月二十五日,离开江华岛的第四天上午,杨振带着满载而归的船队,一路漂洋过海抵达了石城岛上。

石城岛北咀子港口,只有一个名叫俞士猛的把总,领着百十人,几条船,留守港内。

杨振下了船,一问才知,俞亮泰的东路水师主力仍在皮岛一带驻泊未归,于是立刻派了船只前去招祖克勇、俞亮泰二人来石城岛见面。

杨振进兵江华岛之前,原本只是打算烧杀抢掠一番,达到调动镇江堡九连城一线的满鞑子军队前去增援朝人的目的,然后给祖克勇、俞亮泰他们创造一些战机。

但是,他去了江华岛以后,计划赶不上变化,调虎离山、祸水东引的战略目的,并没有如期达成。

不过,对于这一点,杨振并没有感到有什么失望,相反,他对这次江华岛之行所取得的成果,还是很满意的。

毕竟,将现在的李朝变成自己的一个相对稳定的矿石和稻米供应地,比起抢一把就走的做法,要好上许多。

在当前的情况下,杨振知道自己的实力,还不足以强迫李朝叛离满清,如果只是单纯的出兵抢掠,不仅达不到这个目的,而且还有可能适得其反,反而会促使李朝上下同仇敌忾彻底站在满清那一边。

甚至李朝内部的亲明派,也有可能一下子转变对大明以及对自己的态度。

如此一来,杨振想要利用李朝内部的亲明派好好坑一把满清的计策,可就没法子执行了。

自从当初率领数百人离开宁远城之后,杨振最喜欢的,就是敌人在明处,而自己在暗处的这种感觉。

一旦这样的局面形成,那么就是敌人倒大霉的时候到了。

这一次出兵江华岛,虽然没能给金海东路的人马创造出战机,但是却成功地与李朝内部的亲明派取得了联系,而且还帮了他们一个大忙。

金尚宪、沈器远、林庆业,都是李朝历史上有名的亲明派,这一次全都建立了联系。

金尚宪虽然没有实权,但却是李朝士林领袖。

沈器远、林庆业两个,更是借助杨振的江华岛之行,名正言顺地掌握了李朝本就为数不多的军队。

至于率军驻守平壤的平安道兵马节度使柳林,历史上对待大明朝的态度模棱两可,甚至奉命率领朝人兵马,参与了后来的松锦大战,但是此人,却是沈器远的儿女亲家。

如今,杨振与沈器远达成了“交易”,这个柳林想必很快就会成为自己的“友军”,至少会是自己暗地里的“友军”。

有了这些李朝内部的友军,杨振对接下来的战事,已经不怎么担心了,满鞑子若是不抽调朝人兵马助战,那还好说,若是他们抽调朝人兵马助战,那就有他们倒霉的了。

——

石城岛的石城山下,金海东路水师营驻地营盘之中,有俞亮泰特意给杨振收拾预备的院子,杨振不在岛上的时候,自然是空着,杨振来了,自然要下榻在那里。

而俞海潮、仇震海等人对石城岛也很熟悉,船队在港口停泊下来以后,也不需要杨振找他们细说,他们就把登陆扎营的事情弄得明明白白了。

就在杨振抵达石城岛的当天午后,祖克勇和俞亮泰两个人接到杨振的命令,傍晚时分一起赶回到石城岛上,随即前来拜见杨振。

“都督,卑职看港内的船队一艘艘满载而归,海潮那小子见了卑职也是喜笑颜开,想必都督这次江华岛之行,定然大获成功了!”

“卑职恭喜都督,贺喜都督!都督凯旋归来,卑职等却叫都督久侯了!”

俞亮泰见了杨振,连忙上前见礼问候,而紧随其后的祖克勇,也来到杨振面前表达了恭贺之意。

见到二人,杨振也从盘腿坐着的炕上下了地,将单膝跪地见礼的两个人扶了起来,然后请他们坐下,笑着说道:

“无妨。本都督此次江华岛之行,的确颇有一些收获,这个事情咱们一会儿再说。眼下你们且先说一说东路军当面的情况吧!”

祖克勇和俞亮泰见杨振这么问,当下连忙介绍起了金海东路前沿以及鸭绿江口附近的敌情。

杨振带着船队启程前往江华岛之后,祖克勇、俞亮泰二人便迅速调集了金海东路的马步军和水师营主力,密切关注着镇江堡一带清虏驻军的动向,只等清虏军队过了鸭绿江东进,他们好抓住时机去攻镇江堡。

但是他们等来等去,半个月的时间过去了,他们并没有等到镇江堡一带的清虏驻军有大举过江东进的迹象,却等来了杨振率队回到了石城岛的消息。

“好在这段时间,卑职所领金海东路辖内,各陆屯岛屯的垦荒种薯事务,已经按照都督先前所提要求,尽数推行下去了。

“另外,都督此前命令东路可以提前征召辖内各屯丁壮从军,如今沿海各陆屯已经征召完毕,十三处岛屯也已完成五处。”

祖克勇、俞亮泰他们说完了金海东路当面镇江堡清虏的动向之后,相互对视了一眼,然后由祖克勇这个东路协守总兵官,对杨振说起了较为敏感的东路征兵问题。

“咳,卑职按都督所定征兵之法,一户征一兵,现已征得青壮屯兵十哨三千人。眼下这些新得之青壮屯兵,已被卑职集中于庄河堡,正修造营房,构筑工事,扩建庄河堡城。”

让金海东路提前征兵,的确是杨振在前往江华岛之前做出的决定,目的是为了补充东路的兵力,好叫他们应对接下来的战局。

虽说命令确实是杨振的命令,但当时只是杨振的口头决定,他们并没有金海总镇府协理营务处的正式文书。

祖克勇和俞亮泰两人既担心杨振心意转换,又担心万一有人眼红或者告状,引起杨振或者其他各路总兵的不满。

毕竟,扩充兵力的问题十分敏感,尤其是一次扩充这么多的兵力。

也正是因为担心这个事情过于敏感,所以祖克勇和俞亮泰两个人商量来去,只先征召了十个哨三千人,并且是从垦荒种薯任务完成较好的十个屯里征召出来的青壮。

祖克勇有点小心翼翼地说完了他们提前征兵十哨三千人的事情,然后与俞亮泰一起看着杨振,等着杨振的反应。

杨振见状,略一思考就知道他们是在担心什么了,当下看了两人一眼,随后“嗯”了一声,点了点头,说道:

“也好,先征十哨就先征十哨吧。但要按照我们的营哨队棚之法好好编列,尤其各哨哨官人选,各队队官人选,要从以往有功将士之中选取,尽快报协理营务处任命。”

祖克勇、俞亮泰两个人见杨振认可了他们东路人马扩军十哨的做法,登时喜上眉梢,一起躬身对杨振说道:

“卑职遵命!”

就是杨振不说,东路新编十哨人马里的哨官和队官,他们也会从自己麾下的有功将士里面选取。

一个哨官指挥三百人,一个队官指挥一百人,对他们这些打了无数仗的将领来说,这样的位置有多重要他们自然晓得。

至于报请协理营务处任命,则是杨振早就定好的章程。

金海镇五路协守总兵麾下所有将领的升迁转任,包括哨官、队官这样的中低阶职位,都需要总镇府协理营务处的任免才算有效。

这是杨振这个征东将军金海总镇府总兵官独有的权力,他们当然不敢有丝毫的僭越。

然而,他们也很清楚,只要今日得到了杨振对他们扩军的首肯与认可,报请任命哨官队官的问题,就不过是一个过场而已。

杨振见他们二人面露喜色,也是一笑,随即问道:“那么十个哨的新兵,你们打算如何分配使用呢?”

“马步军五哨。”

“水师营五哨。”

面对杨振的问题,祖克勇和俞亮泰立刻对着杨振躬身抱拳做出了回答,显然他们对这个问题已经有了商量好的决定。

“也好。那就马步军扩五哨,水师营扩五哨。东路剩余未征兵的各个岛屯,今后征兵问题,调配使用问题,一律以协理营务处的命令为准!”

在杨振的心里,祖克勇麾下的金海东路水陆两路兵马之中,陆师也就是马步军虽然十分精锐,但是规模却有点偏小。

因此东路的扩军问题,其实应当以祖克勇直领的马步军为重点,十个哨的新编兵员,分给马步军七个哨,留给水师三个哨,是比较合适的。

然而,祖克勇与俞亮泰两个人,既然已经达成了一致,他也就不方便再在这个问题上做出调整了,只不过他心中的一点不满意,还是流露了出来。

“卑职省得!”

“卑职遵命!”

祖克勇与俞亮泰似乎也看出来杨振有点不快,躬身垂首领了命令之后,不敢再多说什么了,场面一时陷入了沉寂。

过了一会儿,祖克勇抬眼看了看杨振,见杨振似乎在想着什么,只是不言不语,终于忍不住问道:

“都督,扩军之后,东路也算兵强马壮了,咱们接下来该当做些什么?”

“等着。”

“等着?”

“对,等着,敌不动,我也不动。清虏现在正在调兵遣将,筹集粮草兵船,准备再次南下攻打我们。我们呢也该趁机积攒力量。”

说到这里,杨振深呼吸一口气,看着祖克勇、俞亮泰二人,然后缓缓说道:“等敌人调集的粮草兵船一到,清虏一动,我们也动,到时候就好办了。”

“这个——”

祖克勇听见杨振那么说,一时有点愣住了,在他的经验里,行军打仗应该是趁其不备先发制人才对,等着敌人做好了准备,自己再行动,岂不是被动了吗?

因此,稍一愣怔了一下,祖克勇立刻就又说道:“都督,清虏粮草兵船若到,我们岂不是更加麻烦了吗?又怎会好办了呢?”

这个时候,俞亮泰也忍不住拱手说道:“是啊,都督,若等清虏做好了对我们再次开战的准备我们再反击,那,岂不是对清虏更有利了吗?”

听见俞亮泰祖克勇这么说,杨振呵呵一笑,转头对着张臣、仇震海说道:“张副将,仇副将,你们两个怎么看啊?”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Top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