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25章 考题太难了
字大
默认
字小
夜间
日间
默认
护眼
听书 - 巅峰小农民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进度

第1625章 考题太难了

分享到:
关闭

,最快更新巅峰小农民!

中年人叫宁畅平,四十来岁的年龄,头发都有不少白发,走过来时,大家就迎了上去。

“老宁,怎么样?”

“老宁,题目难不难?”

“老宁,你考得怎么样了?”

大家争着就问了起来,张盘龙也关切地望向了宁畅平。

看了一眼问他的人们,宁畅平就苦着脸道:“太难了,没想到这次出的题那么难啊!”

“什么?

听到他说太难时,大家的脸色一下子难看了起来。

张盘龙就皱眉道:“怎么搞的,你都认为很难?我可是见你从前年就开始复习的。”

苦笑了一声,宁畅平道:“张总,真的难太了,我感觉没几个人能够答得出来。”

“他们也出来了。”有人就看到从里面向外走着人。

王小飞向着这些人看去时,果然就看到大家的脸色就显得有些难看。

一个女人苦着脸道:“谁出的这倒霉题啊,许多都超出了书本了,这不是整人吗?”

“就是了,这次明显就是在整我们嘛。”

听着大家的说话,再看向张盘龙时,王小飞就有一种发现,感觉到张盘龙的脸上也有着怒气的样子。

难道说张盘龙与谁有了矛盾,这次有人暗中整了一下?

当然了,这也仅只是王小飞的猜测而已,他也没有多说什么。

这时考试的人们都已出来得差不多了,大家都围在了这里议论起来。

总工看向一个年轻人道:“小周,你考得如何?”

大家的目光就投到了这个叫小周的人身上,看得出来,这人就是一个书生样子,眼镜戴着。

迟疑了一下,姓周的这个年轻人道:“我也没有把握,好几题我都没做对的样子,没把握啊!”

“你呢,小郑?”看向了别一个女人,总工又问了一句。

那女人泪水都要流下来了,哭声道:“我没有考好,感觉及格都难。”

领导们向着其他的人看去时,一眼看到的都是一些苦着脸的情况。

一转身,张盘龙就走了。

然后一些领导也都阴沉着脸走了。

看到领导们离去,王小飞摇了摇头,起身到了自己的车前。

正要上车时,孟江喊了一声。

王小飞就走了过去道:“孟哥。”

“算了,反正大家都没有考好,你继续复习吧,要知道这个证书在我们的公司里面含金量很高,就算是把证书借给公司用,你每月也有一笔钱的,好好的回去复习,拿出你学习三门外语的劲头。”

张了张嘴,王小飞还是没有说出自己有把握的话来。

孟江走了之后,王小飞坐在车子上等了好一阵才见到几个坐车的人走了过来。

向着他们看了看,王小飞道:“你们考得怎么样了?”

黄左香道:“能够考得好才怪呢!”

李永仙道:“他们上层的人有矛盾,拿着我们下面的人来收拾,这次看公司怎么报销我们的费用了!”

王小飞就不解道:“怎么了?”

“你不知道吗,这次我们集团公司被人整了。”

这还真是出乎了王小飞的意料,就看向了她们几个人。

看到王小飞看过去的目光,黄左香道:“大家私下都议论开了,张总为了让集团公司拿到证,可是花了不少的心思,终于弄到了专门为我们设专场的事情,结果呢,他找的领导与另一个领导之间有矛盾,在出卷的事情上就被人坑了,出的题都有不少超范围了,在难度上也大幅增加了,所以啊,这次我们集团公司算是白费力了,不可能有人拿得到证的。”

任秋菊道:“我就说怎么那么难呢,有好个大题根本就做不出来,这次都挂了。”

真的有那么难?

王小飞一边开着车子,一边也是疑惑起来。

“主任,你考得怎么样?”任秋菊问了一句。

挠了一下头,王小飞现在真的不知道该怎么说才好了,只好道:“做出来了吧?”

大家就笑了起来,黄左香笑道:“我们可是听说了,你交的是白卷,早早的就出来了,话又说回来了,你才看了几天书啊,就算你再是天才也不可能就真的把那么难的题做出来吧,早些出来也好,免得受那洋罪!”

“王主任,算了,反正那么多人都没有考好,也不是我们几个,这次是被人阴了,你没看到张总阴沉着脸走了吗?这事我看啊,上面的人又得斗一阵了,可是白瞎了我们的精神。”

“不行,既然来到了省城,怎么也要找一个地方好好吃一顿再走,王主任,我知道一个地方,吃了再走。”

王小飞到也无所谓,拉着他们就去到了黄左香所说的那家火锅店。

当他们到了这里时,一路上任秋菊她们打了电话之后,另外的分公司人员都到了。

十一个人坐在里面,大家的心情都不是太好,一谈起考试的事情,大家就骂成一片。

王小飞现在真的不太好说什么话,在他看来,那试卷真的没有什么难度,可是,如果自己真的这样说话,那就成了众矢之的了,只好点了菜,陪着大家在这里闲聊起来。

大家你一言我一语的,王小飞到也知道了不少公司里面的事情。

“你们认为一个人都拿不到证?”王小飞还是问了一句。

“王主任,这事你就外行了不是,建造师的资格证可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我们这次考的又是一级建造师的资格证,合格了是要注册的,就是注册建造师,这种考试从来都是非常的困难,拿到证的人非常稀少,含金量很高的,要不然集团公司为何花了那么多的心思弄一个专场,目的就是让大家能够拿得轻松一些,可是,谁知道出了一些事情,搞得更加的难考!”

工程部的部长叹了一声,对于这次的考试他是只能是叹气。

另一个搞技术的人道:“我看啊,这次我们公司估计又是一次零蛋,根本就不可能有人考得及格,这种题及格都难,就更加不用说考一个高分了。”

任秋菊道:“反正过几天就知道了,这次是专场,改卷也很快,能拿到证的人我估计除了集团公司总工和总经室的人之外,不会有人能够拿到。”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Top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