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四章:不交人是吧,给我打!
字大
默认
字小
夜间
日间
默认
护眼
听书 - 回到初唐当神仙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进度

第二百一十四章:不交人是吧,给我打!

分享到:
关闭

一个接一个的道士鱼贯而过,从马车上拿下一根粗如儿臂的棍棒拎在手中,朝着醴泉寺的大门走了过去。

他们面色严肃,一身肃杀之气。

几个刚刚从寺门里出来的香客跟他们撞了一个对面之后,被吓得掉头又跑进了寺庙里。

“抱歉!”

司门口知客的和尚看到这种情况,赶紧上来阻拦。

“各位檀越,此地是清净之地,各位不能……”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就看到面前一个三十多岁,拎着棍棒的道士冷冷的问道。

“把阿秃师交出来!”

“……什么?”

知客僧似乎有些疑惑,犹豫的说道。

“贫僧不明白,不过此地是佛门之地,还请诸位不要……”

砰!

一根棍棒呼啸而来,直接敲在了他的后脑勺上,发出了一声闷响。

知客僧的话都没有说完就两眼一翻,身体软软的倒了下去。

“彩!”

在他们身后的那些闲人们看到前面的道士干脆利索的一棍子放倒了一个和尚之后,顿时大声地喝起了彩,甚至还有懂行在后面做解释。

“这位道爷的这一棍子不仅干脆利索,而且下手极有分寸,诸位请看,扑倒在地上的和尚后脑之处隐见青痕,但没有血痕,可见力道控制的多么出神入化。”

“哦……”

一帮闲人朝着倒在地上的和尚看了过去,然后一脸信服的点着头。

“打得好,彩!”

“张兄你跟这个秃子废什么话……”

出手打人的这位是一个二十多岁的道士,只见他一棍放倒了知客僧之后,高举起手中的棍棒晃了晃,朝着身后的道士们大喊一声。

“大家快点冲进去,不要让那个阿秃师跑掉!”

说着,他高举着棍棒,一马当先的冲进了醴泉寺,剩余的道士们也跟在他的身后一起冲了进去。

孔清背着双手,肩膀上蹲着小奶猫,不紧不慢的跟在他们的后面。

在他们的身后,地祇夫人带着自己的两个跟班,一帮搜索狐以及一大群的闲人,也跟着乌泱乌泱的涌了进来。

在混乱之中,倒在地上的知客僧还被不知道什么人给偷偷地踢了几下。

砰!

孔清一进门就看到那个二十多岁的年轻道士再次一棍子挥出,将他面前的一个和尚打倒在地。

嗯,不错,王旻这小子很有前途。

接着,孔清就看到那个王旻朝周围看了一眼之后,立刻做出了决定。

“张兄,你带一小队去左边,王琼兄,你带二小队去右边,李兄你带三小队搜查正面,某带剩余的人去堵住后门……”

“好!”

就在看热闹的闲人们涌入寺院大门的时候,就看到那些道士们已经四散开来,逐个房屋的检查,于是他们也好奇的围拢了上去。

一时间,所谓的佛门清净地就被搅扰的鸡飞狗跳。

“把阿秃师交出来!”

“阿秃师在不在这里?”

“你们谁是阿秃师……”

“……”

在这些话语的中间,偶尔还夹杂着一些人喝彩叫好的声音。

“打他,使劲打……彩!”

“踹,使劲踹,那个门闩已经扛不住了,再来两下……哈,门居然整个塌了,彩!”

“彩!”

“……”

当然,中间也有一些不是很和谐的声音,比如说一些和尚愤怒的质问。

“你们这些道士竟然敢闯进佛寺,你们想要做什么……啊!”

不过这些声音都很微弱,而且往往持续不了几秒钟,紧接着就是铺天盖地的鼓掌叫好的声音。

“打的漂亮,彩!”

还有一些和尚似乎是试图反抗,但很快就被有备而来,三五成群,而且手执棍棒的道士们给无情的镇压了。

“我叫你还手……”

砰!

“彩!”

就是这样。

因为事发仓促,醴泉寺的和尚们根本没有时间组织起有效的抵抗,直接被打了一个措手不及,但是很快的,他们也反应了过来,一些正式的修行僧也开始出手了。

砰!

一名手握棍棒的道士撞破了房屋的窗户,从里面飞了出来。

紧跟着,一个身材魁梧的胖大和尚也从窗户里一跃而出,双手一扎,威风凛凛的亮了个相,顿时就引出了满堂彩!

“大师打的好,彩!”

“道士,赶紧爬起来继续上,不要怂,就是干啊!”

“……”

在这些喝彩声中,这个胖大和尚似乎收到了鼓舞,竟然摆着POSE,右手比出剑指,朝着倒在地上的道士一指。

“你们这些不知死活的野道士,竟然敢闯进我醴泉寺……啊!”

还没有等他的话说完,一根黑色的棍棒已经很阴险的从墙根飞起,对准他的要害狠狠地戳了上去,将他后面的话语全都堵死在肚子里。

千年杀!

噼啪噼啪!

随着蓝色的电火花出现,胖和尚的身体开始了一阵剧烈的颤抖,最后保持着亮相的姿势扑倒在地。

四周的闲人看到这一幕,再次爆出了惊天的喝彩之声。

“这个漂亮,彩!”

孔清的手指微微一转,电棍再次悄悄咪咪的隐藏在了墙根处。

“连须陀洹果位都没有,居然还敢出来装逼!”

在有心算无心之下,道士们的进攻堪称是势如破竹,没过多久就查完了整个寺庙的前院,直到冲过大雄宝殿之后,才被闻讯赶来的醴泉寺的高层给阻拦了。

“南无本师释迦牟尼佛!”

随着一声佛号,从和尚队伍中走出一个五十多岁的人,对着孔清他们双手合十,深施一礼。

“不知道醴泉寺,或者说老僧慧净有什么开罪了各位檀越的地方,以至于让各位打上门来,兴师问罪呢?”

“你寺中的妖僧阿秃师,不仅意图谋杀我太史局下属的精怪,还口出狂言,诋毁我太史局,最可恨的是,他竟然敢说太史令青霞真人是个废物……”

孔清拎着拂尘,面色冷峻的从人群中走出。

“某等这次前来没别的意思,就是想让你们把妖僧阿秃师交出来。”

“阿秃师诋毁太史局和青霞真人?”

老和尚慧净听到孔清的话之后,顿时觉得心底一沉。

这个阿秃师平时就有点疯疯癫癫的,的确像是能做出这种事情的人。但在表面上,慧净老和尚还是做出一脸茫然的表情,对着外面那些看热闹的闲人和香客诚恳的说道。

“好叫诸位施主与这位檀越得知,那阿秃师乃是胡僧,不是我寺院中人,也不在我寺院之中,老僧我就算是想要给你交人也交不出来啊!”

听到他的话之后,孔清微微的眯起了眼睛。

“你说阿秃师不在你这里?”

嗖!

孔清手指一抖,一张长方形的纸片就好像飞镖一样朝着老和尚慧净射了过去。

虽然事发突然,但对面的这个老和尚却依然处变不惊,微笑着伸出手,好像拈花一样在空中一捏,就把这张纸从空中拈了下来。

这一来一往,如同兔起鹘落!

周边看热闹的这些闲人们只觉得眼前一花,老和尚的手中就多了一张纸片,十分神奇,顿时他们又在外面大声地喊道。

“再来变一个……”

“彩!”

老和尚面带微笑举起手中的纸片,对着孔清示意。

“这位檀越,这是何意……咦……”

话音刚落,他的目光就扫到了纸片的上面,顿时让他正在说话的声音都停了一下。

“阿秃师不在你这里?”

孔清笑眯眯的举起手,手中还夹着一张一模一样的纸片,上面赫然正是一脸惊慌的阿秃师的画像,在阿秃师的面前就是醴泉寺的大门,形神兼备,简直就像是把那个胡僧抓到了纸片上一样。

“那么半个时辰之前,进入你寺院大门的这个家伙是谁?”

“这个老僧就不知道了……”

慧净虽然手里拿着证据,但依然做出了一副诚恳的样子。

“本寺大门敞开,只要是信众都可以进入,而且阿秃师又偶尔会在本寺挂单,或许他当时的确来了,但是随后就离开了也说不定啊!”

“胡说!”

一个女声从人群中响了起来。

“我们一直在寺庙的门前坐着,怎么没有看到这个胡僧出去呢?”

慧净和尚抬起头,看到是一个穿着绿色衣裙的女子,正双手叉腰,气鼓鼓的说道。

“明明那个胡僧就在你的寺庙里,还撒谎!”

“这个……”

慧净老和尚心下有些恼怒,但是脸上却还带着温和的笑容,一边说话,一边用自己的神念朝着穿着绿色衣裙的女子探了过去。

“这位女施主或许是看错了……”

就在他的神念才探出,还没有落在绿衣女子身上的时候,人群中的一个白衣女子忽然一抖手中的檀香扇,眼波一横,冷哼了一声。

“滚!”

慧净老和尚的脑袋猛然向后扬起,一缕红色的血迹从他的鼻孔里流了出来。

“大和尚你不用狡辩了。”

孔清嘴角带着冷笑,手中的拂尘一挥。

“你现在只要告诉贫道,人你是交还是不交?”

“这位檀越……”

慧净老和尚抬起头,擦了擦自己鼻子下方的血迹,依然在狡辩。

“老僧说过了,阿秃师并不是本寺的僧侣,现在也不在本寺,实在是交不出来啊!”

“也就是说,你是打算包庇那个诋毁我太史令青霞真人的妖僧了?”

孔清点了点头。

“那还有什么可说的……”

一边说,孔清一边伸手从自己的背后将古尘剑连剑带鞘都摘了下来,对着慧净老和尚他们一指。

“给我打!”

随着他的这句话出口,在场的道士们立刻抡起了手中的棍棒,朝着对面的这些和尚冲了上去,劈头盖脸的就打了上去,人群里顿时爆发出了一阵欢呼声。

“好……”

“早就该打了……”

“逼逼赖赖的有什么用……”

“对,朝他的光头上敲……彩!”

“……”

“这位檀越,”

看到孔清一言不合就动手,慧净老和尚顿时用手指着孔清,一脸悲愤。

“你怎么能不讲道理呢?”

“道理?”

孔清向前冲了两步,一挥手中的连鞘长剑,对着慧净老和尚锃亮的光头就敲了下去。

“贫道手中的古尘就是道理!”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Top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