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六十五章:绝境合道
字大
默认
字小
夜间
日间
默认
护眼
听书 - 剑影横秋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进度

第四百六十五章:绝境合道

分享到:
关闭

封印阵内安静下来,许久没有人说话。

由此灵隽大概知道对方的态度了——他们已经毁灭尽在旦夕,却因为早有心理准备,渐渐麻木,以致于到了现在,根本不愿将希望寄托在她这个很大可能会变成敌人的人身上。

他们已经挣扎了太久,到现在斗志消磨殆尽,并不愿意再承受一次满怀希望而希望最终又化作绝望的痛苦,倒不如就这样。

“真是无趣。”

灵隽微微摇头,但也没有多作评价,毕竟她也不知道他们究竟经历了什么。

这些人不愿意帮忙,正是说明除了将错就错将她封印于此,他们没有任何辖制她的手段,连天道誓愿都不保险——呃,或许太玄神朝的世界并没有这种设定?

总之,灵隽只能另寻出路。

沉思之中,时间的流逝变得模糊不清,不知过去多久,久到灵隽在毫无头绪中渐渐迷失,胡思乱想,也没有再听见那些亡魂再发出任何声音。

忽而,一阵奇特的嗡鸣声响起,灵隽猛然惊醒,却无法辨明声音的来处,只感觉这应是剑鸣之声。

剑鸣之声长短不一,断断续续,像是信号不好的收音机,置身其中,她从疑惑变得惊疑不定,只因这声音听久了令人神魂动荡,飘飘然迷失所有感知,不知归处。

恍惚中,灵隽发现自己来到了一片璀璨星河之中,冰冷的水中荡漾着星子的幽光,四野俱是一片漆黑,她随波逐流,不知究竟要去往何方。

如是不知多久,她又来到一处无边云海,高大华美的云楼没入更高处的云烟之中,来往之人皆衣着华丽仙气飘飘,气息亦强大得令人战栗,但都看不清面容。她站在云上,却无一人投来视线,仿佛她根本不存在一般。

须臾,场景又是一变,她落入无尽深渊,地火寒风扑面而来,一个个鬼影匆匆掠过,似乎急着去做什么事情。她后知后觉地发现,自己也是鬼影的一员,也在赶往不知名的终点。

……

灵隽不知自己究竟经历了多少次山河变幻,若非一开始就保持了足够的警惕,将所有神魂力量凝炼成近似于道种源星的存在,恐怕她早已迷失自我,再也无法逃脱这不知名的陷阱。

正因被保护在神魂内核深处的一缕灵魂仍保持着清醒,所以她才能感受到外围神魂被无声无息地层层侵蚀——距离她仅剩的藏身之地,也已不远了。

“幻象,又或是……”

灵魂的虚弱让思维愈发迟滞,灵隽疯狂思考,但想着想着竟会神思散漫,不知不觉就纠结于不知哪个犄角旮旯里冒出来的疑惑,忘了此时身处险境。

“不对,不对!”

灵隽极力收束飘远的神思,她隐约摸到了些门道,这不是单纯的幻象,这是……是什么?是什么?

场景又一次变幻,她跌入宇宙的缝隙之中,时空在此扭曲,灵魂却得以脱离存在飘然于外,冷眼看着如末日般的光怪陆离。

灵隽恍然大悟!

这不是幻象,而是源自她内心深处的恐惧——玄明剑是天下至强至刚之物,欲令其毁灭,最简单有效的办法自然是从内部瓦解,唯有她自己的恐惧能让自己无声泯灭!

心灵恐惧……

灵隽扪心自问,“我恐惧前路茫茫,不知归途;恐惧被否认自我的存在,被抹去存在的痕迹;恐惧天地之大,我独渺渺……”

但这些都太过具体,也太过片面,而我真正的恐惧究竟是什么?

恐惧之水没过头顶,灵隽仿佛一个溺水之人,落入深邃黑暗的未知之中。阳光穿透水幕照在身上,却也因此不幸失去了所有的温度,于是拉着她往上的手也渐渐冷却,被同化成了一样的恐惧,由拉变成推,让她更快地坠落……

“我要死了吗……?”

这似乎也并不意外。

没有永恒的存在,万物皆有终焉,她也不必太过不甘,至少已经反抗过,挣扎过,更存在过。

所有恐惧都源自于无能为力,所有人都生活在恐惧的包围之中,而她已经在无能为力的苦海之中挣扎太久,至今未见彼岸。

——可真就这么结束了吗?

弥留之际的恍惚之中,灵隽下意识地伸出手,抓向上方模糊的最后一缕阳光,仿佛要将命运抓在手中。

光是无法被抓住的,正如希望,正如命运。

但倘若将自己化身为光,为希望,为命运,也就能将抓不住的光、希望与命运融入己身,这似乎便间接抓住了它们。

灵隽的手上散发出一缕幽幽冷光,与她想抓住的光融为一体,她这一刻她似有所悟,眼中闪过一丝惊讶,但讶色转瞬即逝,留下的只剩明悟与无畏。

她浑身上下都开始散发光芒,渐渐整个人的轮廓都在光中溶解消逝,再没有她与光的区别。

光仍在蔓延,恐惧之水中的黑暗被驱散,明亮清澈,与天穹上落下的光交融为一,浑然天成。

未知、恐惧、希望、绝望、命运……

它们无形无相,却又无处不在,时刻在你的耳边诡秘低语……它们究竟是什么?

是“我”。

倘若这世界有神灵,万物有命运,那神灵是我,命运是我,我就是我。

冷漠的光芒在此时璀璨到了巅峰,强烈刺目如宇宙爆炸世界湮灭,一瞬间明亮成了无边黑暗。

光芒渐消,只剩黑暗。

灵隽睁开眼眸,她仿佛还是过去的她,但很多事情都已改变了,那些曾纠缠着欲拉她下地狱的锁链再也无法束缚她,她获得了无边的自由。

“这就是……合道的感受吗?”

不需要战胜恐惧,不需要超越巅峰,不需要掌控命运,而只是要——充分地认识你自己,做你自己,当你明白“我”即真实世界方是虚妄,当你热爱“我”接受“我”却又能毫不犹豫地放弃“我”杀死“我”,当你理解世界触碰世界接受世界,当你承认世界与我本为一体,道便也成了你。

在此之后,无所谓恐惧,无所谓巅峰,更无所谓命运。

你不会是全知全能的真神,却会是不可更改的唯一准则。

合道即为圣人,理当天道降临赐福万物,众生有感朝拜真理,但不巧的是,灵隽所在之地与其说是封印阵,不如说是戾的世界。

——封印阵是镌刻在戾身上的,燕希玄在封印塔中见到的戾其实是它的灵魂,在它施展李代桃僵之法之后,逃出去的只是灵魂,躯体仍作为封印而存在着。

戾又恰好是异界的高等造物,它的躯体阻拦了合道的波动。

但既已合道,灵隽自然也不必求人,无论是戾还是封印阵,在她眼中皆已无所遁形。

“差点杀死我的,就是这个东西么……”

灵隽手中多了一个精致小巧却又无比复杂的机关锁,打开的机关锁上已没有那种奇诡的力量波动,与普通凡物无异,一时半会儿也难研究出其奥秘。

她只在合道破锁之时抓住了锁上的一缕波动,得知这是一种名为“千机百变锁”的秘阵,通常用于困锁、封印,但放在戾身上,却是为了保护——保护这个……剑傀。

让整个太玄神朝恐惧了无数年的恐怖魔王,真身其实只是一个剑傀,只是它的造物主无比强大,炼制它时用的也是独特的手法,使其远超普通傀儡,有了无限可能。

千机百变锁正是用来保护剑傀的核心。

正是仗着千机百变锁的存在,戾才能横行无忌,更是胆敢将她放在自己的躯壳之中,灵魂离体去大杀四方——它根本不担心灵隽能解开这把锁真正危及它的性命。

但世事总是如此无常,它失算了,灵隽也抓住了一线生机,自此之后,攻守之势异也。

行走在戾的躯体之内,灵隽细细研究着它的构造,她感应到的是无数高深莫测的阵法,层层嵌套叠加的禁制,若有似无的缥缈剑意——即便已经合道,但这种迥异于她认知的造物仍不是现在的她能复刻的。

好在,她暂时也不必复刻一个剑傀,只需要掌控它。

·

神陨之地外,戾与太玄神朝的战争已经持续了一段时间。

戾的强大远超太玄神朝的想象,即便这无数年来他们没有一刻敢稍作休息,每分每秒都在拼命修炼,也仍不是它的对手。

转眼间,声势浩大的围剿队伍十去其八,甚至那些陨落的强者大多都来不及转移自己承载的普通人的修为,就已形神俱灭——在这种情况下,那些普通人就相当于修为全废,又得重头开始。

或许他们根本没有重来的机会。

剩下的寥寥数人早已施展了重重秘法,将自己的境界拔高到了极致,拼命承载更多人的修为,但他们眼中剩下的仍只有绝望——太强了,为何对方仅仅只是一人就能敌过他们整个世界?这样的可怕存在,老祖当年为何要将它带回来!

占据了最佳观战位置的燕希玄并没有受到任何伤害,戾已经强悍到在混战之中犹有余力保护他这个累赘,他自然也乐得自在,并没有掀底牌拔伸修为。

他的目光落在天心身上。

燕希玄能感受到山海界与他之间的联系——为了应对这一场大战,他做了足够的准备,包括提前打开与山海界之间的通道,方便到了绝境之时直接吸取山海界众生的力量。

山海界生灵相对于太玄神朝众生而言孱弱不堪,但如天心这样的试验场掌控者所修之道与其他人不同,对他们来说,单纯的修为固然不可或缺,可在迎敌之时,强烈的情绪、纠缠的因果、汪洋如海般的万物真灵才是真正的力量源泉。

这也是试验场的另一重作用。

燕希玄之前就注意到了,在面对戾恐怖绝伦的攻击之时,有一位试验场掌控者落入绝境,就直接吸取了他的试验场中的万物之力,那一瞬间无数因果线形成天罗地网、爱恨情仇融汇成的漫漫情海,爆发出的力量让戾在猝不及防之下都吃个小亏。

但也仅限于此了,在爆发之后,那个试验场掌控者就变得无比虚弱,被戾轻轻松松收拾了,他的试验场也被毫不留情地碾碎。

那时,戾还有闲心传音给燕希玄:“放心,你的世界我会留着的。”

燕希玄:“……”并没有觉得很放心。

天心也注意到了燕希玄——从见到戾的第一眼起。

“燕希玄……”天心默默念出这个名字。

他很少记住试验场生灵的名字,但燕希玄是个例外,因为这是一个奇怪的外来者,也是与他抗争时间最长的反抗者——很有趣。

但这个意外出现在这里,就一点都不有趣了。

天心明白这个足以毁灭世界的错误由他开始,尽管他根本不知道事情是怎么发展到这一步的,但事到如今,他只能拼尽全力,以死赎罪。

两人的视线再一次交汇,冷漠之中写满了相似的怨恨,天理循环在此时格外明显。

“轰!”

又是一剑,又一人陨落。

太玄神朝皇帝已经心痛到麻木,可随着毁灭脚步愈发逼近,麻木之中也将酝酿出更深沉无法挽救的癫狂。

戾看见了他的眼神,回以不屑的勾唇一笑,带着些许僵硬,显得如此面目可憎,如此刺痛人心。

戾原本不叫戾,它与太玄神朝的关系也不是这般恶劣,让一切恶化到现在这样的是太玄神朝其中一任皇帝,也不知他脑子里究竟在想什么,以血污了戾的修行之道,令其堕落,也一手造就了太玄神朝世界上一次毁灭之灾。

如今他早已被挫骨扬灰,但仇恨早已深埋于双方骨血之中,不死不休。

有过面对疯子的经验,戾能看出这个小皇帝的精神已经到了极限,他也要发疯了——哈哈!发疯!发疯吧,想怎么对付我?是要血祭,还是要欺天?

滔天血光从太玄神朝皇帝身上迸发而出,惊得天心等人一瞬间神魂失守,险些丧命。

戾的笑容愈发灿烂。

血祭,还是和上次一样的血祭啊!你的先祖用了半个世界使我堕落,想要得到我永生的秘密,现在轮到你了……

毁灭世界的,究竟是谁?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Top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