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九十六章 风云沦陷
字大
默认
字小
夜间
日间
默认
护眼
听书 - 敬我为神明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进度

第四百九十六章 风云沦陷

分享到:
关闭

就在索兰黛尔愣神时,奇诺扔出一张事先准备好的「战前策略牌」,脸上的微笑一如死神般狰狞:“所有被我的甲士挟持的平民,衣服下都被提前绑上了烈性火药。在你打开城门放平民入城的时候,我的甲士举盾穿过箭雨来到正门,用火弩射中了其中几个人,然后——”

无需奇诺继续说,索兰黛尔已经在脑海中构想出了那个情景...

“轰——”烈焰从一处升起,大火吞噬了那些哭喊着逃离的平民,也一同引爆了藏在他们衣服下的火药,焚天巨焰接二连三爆发,烈性火药炸开的火球延绵不绝,将人群炸得血肉横飞。

这些惨遭爆破的平民有人在城门附近,烈火漫上城头,负责城门把控的士兵被烧得全身稀烂,发出刺耳的惨叫声,如火流星般从城墙坠下。

也有人已经挤进长枪阵的缝隙,在守军的带领下撤离避难,但当他们身上的火药爆炸、被烈焰吞没的一刻,周围的士兵们也惨遭波及,长枪阵瞬间分崩离析,兵卒哭嚎声此起彼伏,宛如阿鼻地狱。

长枪阵列溃不成军,把守城门的士兵也被炸得七零八落,根本没人能去操控城门机关,固若金汤的风云关就像被打开的匣盒,毫无秘密地展示在入侵者面前。

接下来的事就没什么悬念了,在索兰黛尔呆滞的注视下,城门外的远东甲士鱼贯而入,轻而易举夺取了城门控制室,和城墙上残留的多古兰德守军厮杀成一团,重械部队彻底瘫痪。

城防器械哑火的刹那,风云关外马蹄声如雷,势不可挡的远东铁骑毫无滞纳冲过火力覆盖区,杀入城中,目及可视者无论平民士兵,尽数无差别斩杀。

风云关,这曾是所有经历过「月桂花战争」的远东老兵共同的噩梦。

那一年,远东先锋大将军下达了不计代价强攻风云关的指令,由此开启了长达27天的地狱之战。

整整27天的惨烈攻城,从高处望去,风云关外遍地尸骸,还时不时能看到一些没被当场打死的重伤员,没有一个手脚完整。

这些伤员有的被军医拼死拖回阵地,饱受血肉模糊的伤势折磨,疼得灌下麻沸散都止不住。

也有的没来得及拖回来,叫着叫着就被城墙上开火的重械击中,化作战场上的血肉地毯。

来自各支部队的士兵尸体交织缠绕,破碎不堪,将惨烈的血腥之景定格在了这一幕。

400米长度的重械火力覆盖区,换做平常,随便拎一个合格的甲士出来都能在一分钟内跑完,会轻功的武者连二十秒都不要。

但就是这短短的400米,让远东先锋伏尸十万,化作了入侵者的坟墓。

历史上的风云关就是如此可怖,虽然它最终还是因为兵力不足被击破,却以劣势兵力固守了整整27天,让这座万夫莫开的关隘成为了所有入侵者的梦魇,死了的永远死了,活着的留下了一辈子的阴影。

而现在,从推演模拟的数据结算来看,索兰黛尔所守的风云关仅在34分钟内便已沦陷,城中3万守军被远东先锋屠杀殆尽,血流成河。

至于历史上伏尸十万的远东先锋,在推演中仅仅于攻城白刃战损失了5000余甲士,没有任何一支部队遭到成建制歼灭。

同样的地点,同样的部署,因人不同,结果天差地别。

沙盘另一侧,奇诺戏谑地看着索兰黛尔,故意学起传令兵的语气:“前线急报!国王陛下,风云关仅守了34分钟便被攻破,所有边防军团全军覆没,远东铁骑已经冲进内陆,破一城屠一城!我们该怎么办?!”

索兰黛尔的情绪终于失控了,她把手里的策略牌全扔到地上,用力摔门离去。

...

索兰黛尔从阁楼跑到了楼下的花园里,坐在水池旁边抹眼泪。

寒凉的晚风抚过,薄薄的毛毯悄然落在索兰黛尔肩上。

奇诺在她旁边坐下,递上一颗洗净的苹果,没有说话,或许也是不知道该说什么。

索兰黛尔将肩上的毯子拉得紧了些,伸出小手接过苹果,她的情绪已经缓和了下来,内心后悔又自责,满怀歉意地说:“对不起...刚才是我不好,我不该玩输了就生气...”

奇诺自己手上也有一颗苹果,他咬上一口吃了起来,淡淡地说:“怎么不该生气?就应该生气。我之前已经给你重复过好几次,这不是一盘游戏般的推演,而是真正的战争。”

“也就是说,在某一个时空位面,你就是多古兰德女王,风云关已经被远东入侵者攻破,你的子民惨遭屠戮,血流成河。如果这种事情都无法引起你的愤怒,那你这个领袖也太没有血性了。”

索兰黛尔低着头,似乎没有什么胃口吃苹果,嘀咕道:“我只是突然发现,战争跟我想象得不一样...我以为战争就像下棋,大家恪守规矩,你一子我一子来回交锋对抗,拼的是头脑和技艺。”

“但刚才的兵棋推演,让我感觉就像...就像下棋的时候,下着下着,你还在思考怎么走下一步,对方突然把棋盘掀了,棋子洒了你一脸。”

奇诺听后不禁轻笑:“你的描述很准确,就是这种感觉。我今天在兵棋推演上做那些事,不是为了恶心你,也不是想证明自己有多厉害。”

“我是要告诉你,你在学校里学到的知识确实很重要,但真正面对战争的时候,你要牢记军事理论的精髓,但也要忘了那些理论中的规则束缚。”

“战争不是下棋,真正的战争没有规则——不能伤害平民?可敌人真的拿平民当人质,你又有什么办法?”

“在我的阁楼里玩兵棋推演,你可以大发脾气,扔掉手里的牌摔门离去。没有关系,这只是一局推演而已,输了也不会有什么损失。”

“但真正面对战争的时候,当你站在领袖的位置上,你有办法离去吗?要么接招,要么军败。”

索兰黛尔低着头,眼神有些迷惘:“那我要怎么做呢...如果敌人堕落,毫无正义可言,我也要一起堕落才行吗...”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Top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