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四章 水落石出
字大
默认
字小
夜间
日间
默认
护眼
听书 - 开局就被赶出皇宫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进度

第一百九十四章 水落石出

分享到:
关闭

严先生与李旭之间的恩怨,六皇子其实并不是很清楚,他也曾多次追问过,不过严先生并没有告诉他。

面对李旭的疑问,六皇子摇摇头道:“五哥,关于此事我并不知情,他不是在你手上吗?你直接去问他吧!”

李旭点点头道:“关于这个严先生,你还知道多少?”

“此人名叫严刚,三年前,就是咱们那次醉酒之后,母妃觉得不能再放纵我胡作非为,便将此人招进宫中,教我读书,据母妃所说,此人乃进士出身,至于为何没有走上仕途我也并不清楚。”

“难怪从那时起,你便开始与我疏远了,原来是此人从中作祟。”

六皇子为李旭到上酒,举着碗敬道:“五哥,这碗酒敬你,算是谢你小时候经常替我出头。”

李旭喝下了这碗酒,盯着六皇子沉声道:“老六,你又是怎样在这三年时间内,从一个无知少年变成如今这个荒淫无度、残暴不仁纨绔子弟的。”

虽然六皇子如今有求于李旭,但是当面被他这般形容,还是不由涨红了脸,右手死死的攥住了酒碗,气恼不已。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两人对视一阵,六皇子只得认怂:“都是严先生教的!”

“呵呵,你娘倒是为你找了个好师父,说说看他是如何教你奸淫残害无辜女子的!”

六皇子被李旭讥的脸一阵青一阵白,恼道:“我怎么会知道母妃会让我认这么个一个狗东西当先生,自然是他让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

“是么?井底下那两名少女也是他让你杀的?”

李旭情绪陡然失控,大声吼道。

六皇子被吓得一个激灵,这样的李旭让他感到恐惧陌生,勉强分辨道:“是……不是……”

“是还是不是!”

看着李旭摄人心魄的眼神,六皇子崩溃哭道:“五哥,我们是亲兄弟,你是要逼死我吗,逼死我你心里就舒服了吗?我变成这个样子都是这该死的严刚害的,就是他,就是他教我强行上了那个寡妇,是他握着我的手将刀子插进了她的心口,让我眼睁睁的看着她在我的胯下慢慢死去……”

“继续说!”

“从那之后,我就迷恋上了这种施暴的快感,身下的女人叫的越惨、越痛苦,我就越兴奋,我知道这是一种病,严刚也有病,他喜欢看着我折磨女人,却又从来不参与,在他面前,我就像个演戏的,蹂躏着不同的女子供他观看。”

李旭面色越来越沉,冷冷道:“也就是说,你们虐杀的女子还远远不止这几个。”

六皇子眼见李旭情绪不对,就要暴走,慌不择言道:“不止这些,不是,我是说他教我的不止这些,他还教我要有野心……”

“嘭!”

“够了!老六,你该死,你真是罪该万死!”

李旭再也忍受不了心中的怒火,一掌将桌子拍了个稀烂,桌上碗碟“哐哐当当”落在地上,摔得粉碎。

李旭怒哼一声,拂袖而去,或许他再多看老六一眼,就会忍不住出手杀了他。

李旭拿到罗进的口供后,就与顾毅和徐国栋商量过了,一国皇子居然强掳民女以供淫乐,传出去便是天大的丑闻。

皇帝必会想方设法遮掩,以保全皇室颜面,想公开审理此案是绝不可能的,说不准一会皇城司就会过来接手此案。

如今三法司连同京都府俱在此地,最好的办法就是尽快结案,将案卷呈给皇帝,一切交由圣上裁决,以免皇城司拿到此案后,颠倒黑白,扰乱圣听。

他们猜的不错,吴尚书给吴贵妃出的主意就是让她赶紧回宫找皇上请罪,捡几项轻罪安在老六头上,其他的全部推在罗进和严刚身上。

吴尚书自己则是轻装简行,快速朝这处院子赶来,看顾毅能否卖他一个面子,通融一番。

李旭出门后并没有急着去审问严先生,连刑部和京都府都没能撬开此人的嘴,自己此时过去了也不一定有办法。

所以李旭找到了顾毅,将他拉至无人处说道:“这个姓严的据说是进士出身,但不知道是哪一科的,顾大人可以去查一查,老六说此人和我有仇,我估摸着会不会与我娘有些关系,也可以查一下。”

顾毅点点头道:“真是没想到拔出一颗萝卜,会带出这么大一个坑,还是要恭喜殿下,之前与殿下有关的案件,今日总算是水落石出了。”

李旭笑了笑道:“能碰上顾大人这样一心为民,秉公办案的好官,是我李旭之幸。”

“哈哈哈,积善之人,自有天助,顾某得遇明主,又何尝不是三生有幸!”

“行了,能不能要点脸,相互吹嘘很有意思吗?你们二人躲在这里,鬼鬼祟祟的密谋,本府还以为在商议什么大事呢!”

二人看着不知从哪冒出来的徐府尹,面上笑意不减。

顾毅笑道:“徐大人,你跟着跑出来做甚,卷宗写完了吗?”

徐国栋没好气地说道:“哼,你个老东西就知道躲清闲,本府出来透透气也不行吗?”

李旭笑呵呵的出来圆场,“今日劳累二位大人了,明日待事情了结,我在太平楼设宴,再请醉月楼的头牌腾可儿姑娘过来唱唱曲儿,让二位好好放松放松。”

徐国栋点头笑道:“这个可以有,你小子今日发了这么大一笔横财,是该出出血!”

顾毅摇头笑道:“徐大人也不看看殿下选的是什么地儿,请的是什么人,哪轮得到他出血。”

徐府尹一拍脑门儿,这才反应过来,太平楼是太后的产业,腾可儿与李旭的八卦可谓是天下皆知,好嘛,这小子请的这盘客,还真不用花一分钱。

“欸?你这臭小子,还真是打得一手好算盘!”

李旭哈哈大笑道:“二位今日也算收获颇丰,老惦记着我这点家产做甚!”

今日算是大获全胜,三人心情都还不错,言语间笑声不断。

这时,忽有人来报:“顾大人,屋外有人找您!”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Top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