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一百零六章 大草原城 上
字大
默认
字小
夜间
日间
默认
护眼
听书 - 末世吞噬者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进度

第一卷 第一百零六章 大草原城 上

分享到:
关闭

“宝贝,爸爸......!”

林渊先是一愣,紧接着一股寒气便从心底涌了上来,这难道,是那位父亲写下的留言?!

咽口吐沫,林渊低下头仔细观察那些字迹,不是墨水,反倒像干涸的血渍。

自己十分模糊,想必已经过去了挺长的时间,但绝对不可能超过几十年。

而且,除了地精的语言,还有很多其他种族的语言,包括哥布林的,野狼怪的。

想想亚历克斯刚才的说法,林渊猛地把矛头指向了一个家伙,地精大光明王国国家科学院院长,所罗门.幻世!

他在几十年前来过磐石城,并且在这里进阶成大预言师,要说这字迹不是他留的,林渊第一个不信。

如此说起来,地精和刚才形如ET的父子俩,还真有点像。

除了肤色不同,没有大鼻子,个子天差地远,手指头数量不一样,长相差的有点大以外,其他地方老像了。

“......”

林渊挠挠脸,突然发现,去掉那些不同的地方,还能剩下一点啥?

ET和地精除了都不是人类,他娘的就没有一点相像的地方!

看看字迹,再看看空无一人的大厅,林渊忍不住打了个哆嗦,嗯,八成是借尸还魂。

难怪所罗门大师那么牛掰,原来是因为,他本来就是一个无法想象的存在。

刚想了没多久,林渊脑袋又开始冒白烟了,他又是一个水球扔上去,把即将烧毁的大脑冷却了下来。

看看大厅,抹了把脸上的水渍,林渊转身就走。

这地界牵扯的东西有点大,自己没那个本事去探索,还是趁早走人为好。

林渊沿着线缆桥架以飞一般的速度爬出这所谓的古井,差点把在古井边上探头探脑的穆尼给撞翻。

“阁下,您在下边发现什么了?”

穆尼和亚历克斯好奇的问,就林渊现在的脸色,一准有重大发现。

林渊用力抹了把脸上的汗渍,嘴角有些抽搐的说:

“我发现了宇宙的秘密,我看到了创世神他爹留下的字迹,写的老丑了!”

“......您说的是真话,还是在忽悠我们?”

穆尼和亚历克斯眨眨眼,同时用不相信的眼神看向林渊。

“你们认为是什么就是什么吧,我这就回家了,外边的世界太可怕,还是自己家里安全。”

林渊拍拍穆尼的肩膀:

“反正你和地精有联系,等下次蛮兽狂潮来的时候,派人去丰沃大草原请求支援,三两个黄金传奇,我还是能给你派过来的。”

穆尼连连点头,林渊又扭头指着亚历克斯说:

“下次来高手啊,别整些和你一样的酒囊饭袋来烦我!”

亚历克斯脑袋点的跟个汲水鸟一样,心中苦笑不已,原来自己这个白银阶的强者,在林先生眼里只不过是个酒囊饭袋。

“小黑,走了,回家啦!”

林渊大声呼喊,在狭小的磐石城憋了好几天的小黑嗖的跑了过来,林渊翻身上小黑,冲两人挥挥手,身影很快消失。

就在林渊进入大厅的那一刻,地精大光明王国国家科学院,那座位于巨大的机械山山巅的永动计算器中,所罗门.幻世摘下巨大的双目放大镜,嘴角微微翘起:

“命运的棘轮,终于开始转动了!”

离开磐石城,小黑撩蹄狂奔,速度如同离弦之箭。

“黑啊,看来你也挺想丰沃大草原的,怎么样,还能再快一点不?”

林渊拍拍小黑厚实的脖颈,迎着狂风,大笑着说。

“咴咴~!”

小黑长鸣,速度再提,而且越来越快。

十余秒后,一团湿重的雾气出现在小黑的身边。

小黑速度再提,嘭的一声过后,一切都不同了。

音障,竟然突破音障了!

林渊眨眨眼,开启智慧之眼扫向小黑:

“种族:梦魇;等级:白银六阶;状态:良好;技能:冲刺、撼地。”

“晕,你啥时候晋级的,我怎么不知道?”

林渊甚是惊奇,不声不响的,小黑竟然进了两级,它到底是啥时候进的?

“咴咴~”

小黑得意的长鸣两声,能让自己主子吃惊,它这心里老得劲了。

丰沃大草原,纳鲁把双手揣在袖子里,看着天边铅红色的雨云,忍不住叹了口气:

“连续三天大雨,草原更显妖娆啊。”

古拉杜拉挠了挠自己的肚皮,感觉纳鲁说的话,和他现在的表情有点脱节,应对不上。

“纳鲁,你这到底是高兴还是抑郁,我有些分辨不出来。”

“我这是高兴的郁闷,相处这么长时间了,你竟然还看不出来,古拉杜拉,你这兄弟做得不地道。”

高兴的郁闷,古拉杜拉摇摇头,心想就你这种便秘的表情,恐怕也只有你自己才知道其中的含义。

“这都多长时间了,冕下怎么还不回来,如今的丰沃大草原处处蒸蒸日上,真希望祂能看到这一切,可惜,冕下不在了。”

纳鲁大大的叹了口气,古拉杜拉嘴角抽搐,心想幸好林渊冕下不在,不然他非一巴掌抽死你不可!

只不过,古拉杜拉看看手腕上那硕大的计时器,不由也叹了口气:

“还有半个月风暴壁垒就要消失了,冕下再不回来,他那神老婆可就救不回来了。”

纳鲁嘴角抽搐,神老婆,祖先们这用词,着实有些难听。

“嗯?”

前方突然出现大批奔驰的身影,纳鲁一看便知,那是冒雨进行巡逻的巡逻队。

只不过现在这个点数,他们怎么就回来了,而且还不是一支巡逻队,好像是所有人都回来了。

“这是怎么了,难道出什么事了?”

纳鲁揣着的双手松开,表情有些紧张。

古拉杜拉拿出一个单筒望远镜看了看,然后摆了摆他那只绿油油的小胖手:

“应该是好事,我看他们笑的跟大尾巴狼一样,一准是好事。”

“这阴雨连绵的,能有啥好事,难道是发现了珍奇的菌类?”

纳鲁一听没事神情就放松了下来,不过还是忍不住挠了挠自己的肚皮,他这毛病是跟古拉杜拉学的,你还别说,没事挠上两挠,感觉还挺惬意的。

古拉杜拉摆动的小手突然一顿,他把单筒望远镜扯得长长的,仔细分辨奔腾的骑士。

大批盘羊骑士跟在后头,前方是几匹黑色的梦魇,一个久违的身影,正骑着块头最大的梦魇,冲着刚建好的草原城飞奔而来。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Top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