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3章 不怪现在人类生育率这么低
字大
默认
字小
夜间
日间
默认
护眼
听书 - 墨爷天天都想吃软饭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进度

第173章 不怪现在人类生育率这么低

分享到:
关闭

少年脊背挺直,如疾风骤雨中的松柏,屹然挺拔,有一种坚不可摧的坚韧力量。

他眸光凌厉,完全不似之前给孟晚那种犹犹豫豫、唯唯诺诺的窝囊形象。

一旁,贾福岫被他吓到了。

他猛然想起,前世的记忆中,就有这么一位德高望重、受人敬仰的少年玄师。

正是因为这场天灾,他成了众矢之的,从此陨落。

在民众看来,那位玄师便如神仙下凡一样。

既然是神仙,为什么算不出会有如此天灾?

可是在贾福岫的印象中,那位少年玄师,与墨砚并无关系啊……

难道是记错了?

“是我说的。”贾福岫深吸一口气,生怕给他二姐带去麻烦,自己出来认领。

少年显然已经开了天眼,视线落在贾福岫身上的时候,眉头深锁,一副十分困扰的模样。

孟晚笑看着少年,“你没看出来?”

这话,意有所指,不知是没看出来天灾,还是没看出来贾福岫这不同常人的身体。

鹤玄之有点慌了。

因为从未遇到过一个人身上有三个灵魂,而且还不是被夺舍的。

这三个灵魂,一个十分年幼的孩子,也就四、五岁的样子。一个也是孩子,大约十几岁。

另外一个,主导这副身体的,却是一个成年人。

但这三个灵魂,都是出自一人。

鹤玄之看不懂了,“他……是谁?”

孟晚揽着孩子的肩膀,“我弟弟。”

贾福岫:“!”

嗷呜!二姐终于承认他了!是他表现的很棒吧!

贾福岫挺起小腰板,“没错!我是你玄师姐姐的弟弟!亲的!”

鹤玄之眉头却皱的更紧了,拇指在指尖中跳动着,忽然,眸中寒光一凛,那木如意敲在贾福岫身上,怒斥道:“妖孽!玄师姐姐!他是妖孽!不可听之信之!”

木如意可是鹤玄之从不轻易现世的法器,灵力高强,打在贾福岫的身上,让他原本就不稳的灵魂,直接被打出身体。

来不及呼救,贾福岫便软软地倒在孟晚身上。

一个成年人的灵魂,飘在半空中,贾福岫直接哭了,“你这人怎么这么坏啊!这身体是我的!凭什么把我打出来!”

鹤玄之轴劲儿上来,哪里会管一个灵体的哭闹。

正准备收了他,一只柔软的细白小手一把扯住那个灵体,塞到孩子小小的身体里。

甚至输送灵力,为他稳固一直无法稳稳契合的身体。

“玄师姐姐!他……”

“要我给你踹下去?”一旁,也是很震惊的墨砚,终于回神,阻止了鹤玄之。

“二叔!你也看到了吧!一个成年人的灵魂,怎么可能在一个孩子的身体里?他就是妖孽!所谓的天灾,不过是妖言惑众!”

“鹤玄之,你什么时候能听听别的话呢?”

孟晚叹气。

性子单纯耿直是好事,但这少年又太自负。

完全不会听任何人的话,哪怕他早一点听听,老凤凰都不至于死的那样不明不白。

鹤玄之现在最怕的,就是孟晚。

听了这话,他眉心上的红点渐渐消失,目光落在那个土黄色的小挎包上,欲言又止,“可是玄师姐姐,因为一个妖孽的话,就去影响一整个城市,不是你我这样修道之人应做的事情。”

鹤玄之又看向墨砚,“二叔,对不起,这件事我不能帮你们,我自己的名声不要紧,只是……”

“谁说我是听信了这孩子的话?”

孟晚也懒得废话,燃了一张符纸,特意召唤了鬼差老幺。

鬼差老幺摇摇晃晃地出现,“我滴娘啊!这是什么鬼地方!呕——”

一只鬼,直接从地府被叫到天上来,老幺十分不适应,张嘴就开始吐。

然鹅,他说到底就是只鬼,吐了半天,也没吐出什么。

孟晚:“……”

忘记这是在飞机上了……

“孟、孟大人啊……在下可是有何处得罪了您?如此酷刑,当真比那十八层地狱还可怕!”

老幺手持令牌,令牌上还有一个硕大的‘差’字。

鹤玄之人都傻了,“玄师姐姐,为何能召唤鬼差?他又为何叫你孟大人?”

孟晚没理他,给了老幺一瓶药水,他服下以后,惨白的脸,竟然有了一丝红晕。

老幺骄傲啊,“孟大人的汤药,果然都是极品!那位新来的孟婆,那手艺……啧啧!你不知道现在的鬼有多可怜,宁可留在地府,都不想去过那奈何桥,喝那孟婆汤!实在太难喝了!不怪现在人类生育率这么低!”

鹤玄之感觉自己三观都要裂了,他是大夏国最厉害的玄师没错,但再厉害,就算唤来地府的鬼差,对人家也要客客气气的,毕竟定是有事相求的。

但是这位鬼差,对玄师姐姐的态度,显然是恭敬顺从,和鬼差面对他时那盛气凌人的样子完全不同。

孟晚对老幺招了招手,老幺屁颠屁颠跑过去,“孟大人,唤我前来所为何事?这是飞机吧?啧,我老幺活着的时候没赶上新时代,做了几百年的鬼,竟然也有机会坐一回飞机!回去我可有得吹了!”

老幺满眼都是兴奋之色。

孟晚瞥了他一眼,“六月二十一日,沙城有一场十级地震,死亡人数高达百万,是吧?”

“是呀是呀!”老幺傻白甜地点着头,“孟大人您不是都知道了嘛!我老幺可从来不骗人的!”

孟晚挑眉看向鹤玄之。

鹤玄之心头一震,“真有此事?那我为何卜算不出?不应该……不应该的……”

“你当然算不出啦!毕竟这也不算纯天灾,是有一妖物作祟,我们阎王大佬不在,判官大人他……”

老幺说着,连忙捂住嘴巴。

一脸惊恐地瞪着孟晚,“不是的不是的!这就是天灾!才不是什么妖物!”

其实就算他不说,孟晚也知道了。

待老幺还想说什么的时候,孟晚已经一道符纸将他送走。

老幺晃晃悠悠地回到地面,心想坏事了,又被孟大人套了话,得赶紧回去通知判官大人才行!

可是……他想回地府,却怎么也回不去了……

老幺想到孟大人刚刚给他喝的东西,怕是要困在这人间几日了,哭唧唧,他怎么这么惨!!!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Top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