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集 第十章 沙河门!
字大
默认
字小
夜间
日间
默认
护眼
听书 - 乾坤大圣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进度

第二集 第十章 沙河门!

分享到:
关闭

第二天。

“吴兄留步!”

雄狮会青木分舵,吴朝新将‘混元霹雳手’陈元俭跟两个寸头青年送出门外,目送三人离去,然后摇头笑道:“没想到居然还有这种缘分!”

“是啊!”

“谁能想到这‘混元霹雳手’大张旗鼓要找的两个族人,竟然就在我们青木分舵。”

在吴朝新身旁,‘铁胆头陀’明空和尚也一阵感慨。

今日一早。

‘混元霹雳手’陈元俭忽的上门拜访,还带着两个寸头青年。他们这才知道,原来陈元俭要找的两个族人就在前不久刚刚加入他们青木分舵。得知陈元俭找来后,二人前去相认,陈元俭今日就特来前来拜访,为的是知会一声,要带走两个族人。

搁在寻常人身上,一入雄狮会,生是雄狮会的人,死是雄狮会的鬼,自然不许脱离。

但如果背后有一位疑似一流高手站台,那又另说。

一旁。

‘书呆子’郑丹心出声道:“这一位气血深藏,看不出半点淬骨或是内壮气象,着实有些门道。”

陈元俭方才来访的时候,郑丹心并未多说话,他一直在观察。但任凭他怎么看,也看不出这人底细深浅,总给人一种只是普通气血好手的错觉,让他心生忌惮。不论别的,单是这一手隐藏实力的手段,就足以让人敬佩。

明空和尚也点头道:“所幸是敌非友。”

三人谈论一阵,就不再多言。

永顺城很大很繁华,每年往来的江湖人物多如牛毛,如明空和尚跟郑丹心这一等的名动一州的人物也常有出没。更强一些的,甚至内壮层次的一流高手也不罕见。

常来常往。

再寻常不过。

这个不知具体来历的‘混元霹雳手’陈元俭也只是其中之一而已,他在永顺城只待了几天,没有掀起任何风浪,又悄然而去。

……

永顺城外十里。

周衍一行人行走在山林中。

“哈哈!”

“痛快!”

脱离大城,再不用担心缉拿告示,周老三周蒙心神一松,不由大笑出声。

这一下,当真是天高任鸟飞,海阔凭鱼跃!

“天地广阔,大有作为!”

周康心中也生出几多豪情,他扭头看向周衍,赞叹道:“吴朝新是雄狮会五大分舵舵主之一,在永顺城中也算是一号人物。‘铁胆头陀’明空和尚跟‘书呆子’郑丹心也都是名震宜州的人物,他们居然对你如此恭敬!”

周康回想先前周衍带着他们去拜会吴朝新时的场景。

他虽然只在雄狮会中待了三天,但对于吴朝新、对明空和尚、对郑丹心这样的人物,也知道他们的厉害,一个个在雄狮会普通弟子眼中就是高山就是天。甚至就连官面上的七八品官员、县尉县令什么的,说不给面子也能不给面子。

他今天也算借着四弟的威风,近距离接触到见识到这三位大人物的风采,见他们谈笑风生,不由心生向往。

“我们兄弟努力修炼,总有一日也能达到的。”

周衍此时心中也有豪气。

他现在仰仗‘副面板’才能够跟吴朝新这样的人物平起平坐,甚至还压过一头。但论及真正实力,他还差得太远。唯有将武道实力也提升起来,他才算是真正有底气。

“说得好!”

“我们兄妹五个今后一起练武,也要在江湖上闯出大大的名号。”

周蒙咧嘴笑,指着西北方向道:“我听说关外有五个高手,被称作‘关外五鬼’,今后我们的名号要比他们更响亮!”

“周家五鬼?”

“忒难听!”

“就叫‘关外五侠’!”

“或者‘五把刀’也行!”

“‘五路神’也不错嘛!”

……

几人说笑着,林中充满了快活的气氛。

说说笑笑中,周衍爬上二哥背上,众人又一次回归到山林赶路的状态中。

这一次,目标是——

沙河门!

……

宜州地域广大,境内多山,山中多的是江湖草莽。

南景中兴九年的时候,大批江湖人士从北面的大舒南下南景,其中不少一部分就都在边境三州落下脚,三州之一的宜州也有许多。因此宜州武林相较于南景其他州,论及江湖人跟江湖门派的数量,绝对能在南景十七州中排进前五位。

比如永顺城中,就有‘三会七帮’,连吴朝新这样区区一个雄狮会分舵舵主也有淬骨境巅峰的实力,可见三会七帮整体的底蕴。

但这还只是宜州武林的冰山一角,仔细探寻一番就会发现,在这‘三会七帮’背后哪一个没有更厉害的门派支持?

武者修行不能餐风饮露,他们需要大量的粮食、大量的药材,还有兵器等等方面,这些都离不开银子。

所以几乎所有门派都有自己的生财之道。

有的小门小派是靠着门中弟子背后的富贵人家的资助,有的则是扶持一些商家经营各种买卖,有的甚至亲自下场在城中开设镖局又或者是做其他生意。

总之习武跟赚钱是分不开的。

比如曼陀山庄。

他们的弟子多在山中,可门中饲养有菩斯曲蛇浑身是宝,又有曼陀罗花可以配置各种毒药,这些都是许多江湖人渴求的,不愁销路,自然也就不愁财路。

只是并非所有江湖门派都能有这样的独门生意。

比如位于宜州西北方向,坐落在选月湖中的沙河门。

他们原本是大舒和州的一个地方帮派,把持半条沙河,掌握了四五处县城码头,最巅峰时能有七八百正式弟子,此外还有河工、船工、码头苦力等等两三千外围成员。往上能吃沙河往来客商、行商的肉,往下还能喝那些苦力的血。

两头通吃,肥的流油。

但这也是大舒朝廷重点打击的对象。

八年前那一役,沙门帮就被朝廷打击的七零八落,一部分核心人物裹挟着一部分帮众跟一部分无辜百姓南下南疆,进入宜州。因是外来的后来的,再无如沙河那样的聚宝盆供他们占据,沙河帮几近辗转,最终发现这一处‘选月湖’。

这里连通着浩浩荡荡的罗水,因湖面被不少狭长的岛屿好似分成七八个小一点的湖,每到夜晚,每一个小湖中都有明月倒映,故此得名。

围绕着选月湖,这里世世代代生活着不少渔民。他们靠着打渔为生,打出来的渔获供应着南面武陵、西面零绿二县数十万百姓。

沙河帮到来后,瞅见财路。

就在选月湖边的山中定居下来,改叫作‘沙河门’。沙河门靠着奴役这些渔民,把持两县渔获市场,算是在宜州站稳跟脚。八年来,选月湖中百姓渔民被沙河门剥削,苦不堪言。

但沙河门中高手不少,普通渔民哪里能反抗?

再加上沙河门精通打击、拉拢、分化这一套,在渔民内部搞对立,大力打击刺头、扶持狗腿,渔民们更加难翻身。

八年过去,就靠着这一处选月湖,沙河门大有恢复在北面全盛时期的趋势。门中弟子已经有三四百人,他们正在谋求进一步发展。

……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Top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