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4章 开始破裂...
字大
默认
字小
夜间
日间
默认
护眼
听书 - 全职法师之顶级天赋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进度

第174章 开始破裂...

分享到:
关闭

感受着冰晶内的蛊惑魔蛛已经彻底失去了生命气息,穆宁雪也是轻舒了一口气。

随后半空中的冰晶长弓,也是分解成了无数冰色光尘,缓缓的融入了穆宁雪的体内。

随着蛊惑魔蛛的死亡,穆宁雪洁白额头间的那处腥红之点也是彻底消失,再次恢复成了那副清冷。

当那冰晶之弓被收回后,一股精疲力竭般的困乏感也是在她的灵魂深处传来,支撑身体的力量似乎也是被抽干了一样......

这种灵魂跟肉体带来的双重困乏感,也是让穆宁雪头脑混沌起来。鼻宇间的呼吸,也是渐渐沉重起来。

这几乎要达到高阶魔法威力的冰晶一箭,也是抽空了她的精力。

......

“呼~”

穆宁雪强打着精神,深呼了一口气,驱赶着身体处那传来的困乏无力感。

那一头的银丝,此刻也是无比凌乱的搭散在她那雪白的脸颊前。

看起来是那么的柔弱,那么的楚楚动人...

“这股力量,还是没有完全掌握......”穆宁雪的话,像是自言自语,又像是说给某人听一般。

话音刚落,那曼妙身躯也是无力般的朝地上摔去,她现在真的一点力气也没有了。

冰晶刹弓这样直接烙印到灵魂的特殊魔具,作为中阶法师的穆宁雪,不管是肉体还是灵魂,都承受不了这种高强度的负荷。

预想之中的摔落感并没有感受到,她的身边,是一股充满了男性阳刚的气味,这气味也是将周围那股清冷之气格分了开来。

......

“你这妞,真不让人省心!都看到我来了,还那么逞强!”林长青也是赶紧搀扶住穆宁雪,才没让她摔倒下去。

听着林长青那责怪关心的话,被搀扶着的穆宁雪,一时之间也是陷入了沉默。

是啊,明明并不需要的,为什么还要那么逞强......

“......让我休息一下就好了。”在林长青的搀扶下,穆宁雪坐在了一块比较干净的青石上,开始冥修恢复起来。

只不过她那脸上,也是毫无血色,惨白一片,很是让人担心。

林长青也是在一旁守护起来,这种灵魂跟肉体力量的消耗,他也无能为力,现在只能靠穆宁雪自身的调息进行恢复了。

因为蛊惑魔蛛已经死了,教堂内其他学员的心灵蛊惑也是解除了,他现在倒也不用急着回去。

看着眼前这正在调息恢复的清冷女人,林长青也是无奈的摇了摇头。

看样子这妞对两年前,自己一招秒她的事情还是耿耿于怀啊。

唉,至于嘛,也没必要那么急着证明自己吧......

......

当穆宁雪开始冥修调息后,整个意识也是瞬间进入了黑暗。在这片无比危险的荒野中,她这种行为无疑是很危险的,不过她并不担心......

十几分钟后,穆宁雪也是睁开了那美丽的眸子,耳边响起的是微弱的虫鸣声,那眼睛也是顺着声音处望了过去...

望着正坐在一旁逗弄着两只拳头般大小蟋蟀的林长青,也是楞神起来,似乎在回忆什么......

“是不是被我这帅气的外表给吸引住了!没事的,喜欢看就多看看!我不会介意的。”

看到穆宁雪醒来,林长青也是一把将这两变异蟋蟀给摔飞了出去,满脸微笑的望向穆宁雪,似乎是想让她看的更加方便一些。

听着林长青那自恋的话,还有那挤眉弄眼的表情,穆宁雪也是很快的移开了视线,懒得反驳他。

......

夜色寂静,月光清冷,池边的两人也是有一搭,没一搭的闲聊着。

看的出来,她似乎也很享受这种远离了城市喧嚣,气氛也是无比轻松的聊天。

当然,大部分时间都是林长青在说,而她在一旁出神般的倾听着。

“走吧,我恢复的差不多了。”恢复了一些力气的穆宁雪也是站起身,准备返回。

只不过起身后,穆宁雪就感到眼前一阵轻微恍惚感传来,那身子也是有点开始站不稳了,这是使用冰晶刹弓后,一些留存的后遗症。

幸好林长青就在她跟前,才能及时伸手扶住了她那站立不稳的身子。

“不用,我自己能行。”穆宁雪也是想挣脱开手背上的那片温暖,可惜没有什么力气的她根本挣脱不开。

“行了,别犟了。那么远的路,你这么虚弱,一个人走回去很慢的!”

林长青也是一手扶着她那柔软的香肩,另一只手握着那清凉的手背,不顾穆宁雪的无力反抗,搀扶着朝教堂方向走去!

感受着手心里传来的那片柔滑感,倒是很让人心猿意马,浮想翩翩。

一路上,两人之间的气氛也是无比的安静。

穆宁雪的性格虽然看起来属于冷冷的那种,但是说到底还是一个女孩子。

此刻被一个男生给那么亲密的搀扶着,那苍白的脸蛋也是浮现了一些红润。

......

两人在返回到教堂附近的时候,穆宁雪主动的停下了脚步。

她似乎是不想让别人看到自己这番虚弱的模样,也是想轻轻挣脱开那片温暖,但是没有摆脱开。

顿时,穆宁雪那好看的眼睛也是没好气的望向林长青,尤其是感受着自己后背上那逐渐游离起来的手掌,那清冷目光也是变的无比危险起来。

见状,林长青也也是无比干脆利落的松开了,要不然事后就要挨打了,再说了自己也不是那种趁人之危的人!

随着手心里那股柔滑感消失,一些稍许遗憾也是充斥在心间。

穆宁雪没在理会林长青,率先走进教堂,也是随便找了个无人角落,开始休息起来。

......

此刻的教堂里,那些昏睡过去的学员也是清醒了过来。

大部分人都是隔着一段距离坐着,各自为营,那目光也是朝四周谨慎的看着,像是在互相防备着一样。

经过这一次的自相残杀,有的人受了伤,有的人差点命丧黄泉。没死在妖魔手中,倒是差点死在了自己人手中,队伍之间那信任感也是逐渐破裂起来......

一行人之间的气氛,也是格外的压抑、诡异。

尤其是廖明轩,更是一脸愤怒的盯着陆正河,他身旁那被冻结在冰块中的血淋淋的手臂也是格外的显眼。

这条断开的手臂,就是被陆正河的幽纹暴狼给咬断的!要不是回去后,还有希望接起来,他非要跟陆正河拼命!

虽然自己在被蛊惑的时候确实骂的很过分,但是自己毕竟是被蛊惑了,哪知道陆正河下手也是丝毫不带留情的!

而陆正河也是满脸恼怒的望着林长青,他的契约兽幽纹暴狼,也是被林长青给打了个近乎全残,就吊着那么一口气。没有几个月的时间,根本就恢复不过来!

作为主修召唤系的他,在这几个月里,无疑是彻底废了!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Top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