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大
默认
字小
夜间
日间
默认
护眼
听书 - 神医带着空间来现代串门儿了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进度

第二百零一章 惊觉

分享到:
关闭

杜季桥忙转头看过来,当看到南木槿的时候,他有些惊讶的说道:“木槿姑娘?是,我是杜季桥。”

杜季桥是认识南木槿的,他发现自己的伤势没有再加重,甚至痛楚都小了许多,对于南木槿的医术,他自然是知道的:“木槿姑娘,是你救了我?”

“你伤得很重,还好你命大。”南木槿淡淡的说道。

“多谢。”杜季桥没想到南木槿会找到他,毕竟他自己都不知道身处何处,还以为这次真的是在劫难逃了,想到自己的那些组员,杜季桥又忙问道:“是组长派你们来找我们的吗?还找到其他人了吗?”

“只有我一个人来。”南木槿说道:“传回去的消息说你们全军覆没,但你祖母觉得你还活着,就拜托我来找你,所以,这是我的私自行动,李组长那边正在调查这次行动失败的缘由,并不知情。”

杜季桥没想到会是这样,想到祖母,心中知道自己这次的消息肯定对她打击很大,就小心的问道:“我祖母,她……还好吧?”

南木槿看了看杜季桥:“知道了你的消息后,你祖母就直接病倒了,目前身体很虚弱,还有你母亲,也住院了。”

听到这个消息,杜季桥的眼睛红了,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扭过头去,他不想让南木槿看到自己掉眼泪。

悄悄抹了把眼泪,杜季桥对南木槿道谢道:“木槿姑娘,谢谢你救了我。”

“是你的祖母觉得你肯定还活着,要不然我肯定不会来这一趟。”南木槿并不居功。

“总之,我欠你一个人情。”杜季桥郑重的说道。

“外面有许多的血门弟子在找你。”南木槿看了看石缝外,此时已经是凌晨时分了,天已经开始微微的发白:“而且我听着那些人的意思,不找到你誓不罢休,似乎并不打算让你活着回京市,你是不是知道了什么关于他们的消息?”

“关于血门的消息?”杜季桥眨了眨眼睛,疑惑的摇了摇头:“没有啊,我们刚进栗山就遭到了伏击,所有人都被打散了,我当时受了重伤,被两个组员藏在了这里,然后就是你过来了,并没有机会去探听什么消息。”

“这也是奇怪的地方。”南木槿说道:“按理说,你们的这次行动是保密的,怎么会一进栗山就遭到了伏击?除非血门的人提前知道你们会来。”

杜季桥这些天伤重难愈,一直都还没来得及思考这些问题,听到南木槿如此说,不由眼睛猛地一瞪:“是啊!”

杜季桥紧紧的皱了皱眉头:“这么说起来,我们的这次行动提前被人泄露给了血门?那么是不是说,正道古武中有血门的内应?”

关于内应的事情,李韶并没有透露给更多的人,一直在暗中查探,所以杜季桥之前还真没想到过内应的事情。

“对。”南木槿点了点头:“咱们的人中确实有血门的内应,但是这个人是谁,现在还没查出来。”

“会是谁呢?”杜季桥一头的雾水。

南木槿便说道:“我有个猜测,血门的人这么找你,坚持要确定你的生死,是不是因为你可能知道那个内应是谁?”

“木槿姑娘。”听到南木槿的话,杜季桥忙正色道:“我根本不知道那个内应是谁,更不会将消息透露给内应害了自己的兄弟,我……”

杜季桥一着急,不由咳嗽了几声,胸口一阵疼痛,他忙用手按住了胸膛,深深吸了口气:“我绝对不会做这样的事情。”

“我说你害自己的兄弟了吗?”南木槿瞪了杜基奇一眼:“现在内应是谁,咱们都不知道,谁知道他会不会拐着弯儿从你们的嘴里套消息啊。”

“套消息?”杜季桥闻言愣了一下,然后忙又摇了摇头:“不会的,不会的。”

南木槿见状,忙追问道:“有人在你这里套了消息,是不是?”

杜季桥还在一种震惊的状态中,还在喃喃的说道:“我觉得肯定不会的。”

“你来栗山前,有跟人说过你的这次任务吗?”南木槿问道。

“我……”杜季桥看了看南木槿,又低头皱眉不说话。

南木槿看他这个样子,哪儿还有不明白的,忙接着问道:“你把任务的事情跟谁说了?”

“我……我也没说,只说我要来西都……”杜季桥说到这里,突然意识到,很可能因为自己的这个疏忽,导致了任务的失败,更害得那二百多兄弟命丧栗山,他顿时觉得有些承受不住,只觉得胸口憋闷,就猛地咳出了一口血来。

南木槿见状一惊,忙上前点了杜季桥几个穴位。

杜季桥缓了过来,却依旧激动难耐:“难道……难道真的是我害死了这么多的兄弟?是我害的?我……”

杜季桥只觉得没脸见人,心情更是激荡,脸色也苍白起来。

南木槿见状,知道杜季桥此时的状态,是不能跟他再说什么,便轻声说道:“你不要多想,睡一会儿吧。”

说完,南木槿便点了杜季桥的睡穴,很快,杜季桥便昏睡了过去。

将杜季桥重新送入了空间,南木槿眯了眯眼睛,看来在杜季桥出任务之前,告诉对方自己要去西都的那个人,就很有可能是隐在正道古武中的内应了。

那个人是谁?

只可惜现在杜季桥情绪太激动,是不好再追问了,只能等回了京市之后再说。

就在南木槿打算离开这里的时候,石缝外面又有了人声传了过来:“真是的,头儿非让咱们过来瞧瞧,他们五个没回来,就说明还守在这里嘛,那个姓杜的肯定没有折回来,他又不傻,能跑能动还不赶紧出山啊。”

“哎呀,你就别发牢骚了,赶紧的吧,这好几天了,都没找到人,你是没看古护法的脸的黑了,小心被他知道了你发牢骚,有你好果子吃。”另一个人笑了笑说道。

“切,一个古家的叛徒,好意思跟咱们面前摆威风吗?要不是长老看重他,他算个什么东西嘛,我最讨厌叛徒了。”

两人一边说着,一边钻进了石缝,还不等来到坑底,就问道:“唉,那个姓杜的回来了没?”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Top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