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8章 被放血的史前巨兽
字大
默认
字小
夜间
日间
默认
护眼
听书 - 时空穿梭之无尽的副本世界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进度

第138章 被放血的史前巨兽

分享到:
关闭

叠加了剑气的玄天剑确实可以破开巨兽防御,只是这怪物的体形太过庞大,身上那如同山石的鳞甲实在太过厚实,因此攻击的效率非常低。

从表面数据来看,李逍无论如何都不是这怪物的对手,然而实际上这怪物却是被李逍配合上球球欺负的很惨。

这怪物防高血厚体型大,然而行动却是太过迟缓了些,李逍完全可以凭借着敏捷的身法,轻易的避开了怪兽的踩踏甩尾。

而精神攻击以及那类似于电磁脉冲的攻击,对于李逍以及球球来说基本无效,因此凭借着敏捷的身手避开怪物的攻击后,也是一次又一次的利用剑气斩,不断的削开怪兽的鳞甲。

当然如果正常情况李逍的那点真气,根本支撑不住,然而拥有大量恢复药剂的丹药的李逍,完全不计成本的嗑药下,却是刷出了数以千计的剑气斩。

硬生生的在这巨兽的身上劈开了好几处鳞甲,人工创造出了防御的薄弱环节,让球球也有了一雪前耻的机会。

他的利爪攻击虽然无法破开鳞甲,却可以破开那厚实鳞甲下的真皮成,一时间一人一熊相互配合着前后夹击,顿时给这如同山岳办魁梧的巨兽放了不少血。

怪物已经不再追杀李逍,不过意外的发现这怪兽血液中好像有些特殊的能量,可能有极强的药用研究价值,因此李逍和球球却并没有放过这巨兽的意思。

虽说没能力真的灭了这巨兽,然而既然发现了血液很珍贵,当然是尽可能的给这怪物多放点血。

……

再一次的避开了怪兽的踩踏袭击,抬手就射出了一支精金弩失,当然精金弩失虽然射中了那破开了鳞甲的薄弱环节,却依然无法直接直接穿透那真正的皮层。

不过李逍在射出弩失的瞬间,就收起了追月连弩,同时一个箭步冲了上去,胳膊上的钢锅盾狠狠砸在了弩失尾部。

噗!

巨大的冲击力,直接把那弩失硬生生的砸入了巨兽的皮层,一股淡金色的血液瞬间从那弩失凹槽处喷出,李逍的手中也是瞬间出现了一个容器,收取了那喷出的血柱。

转瞬间就灌满了将近三升容量的酒坛,不过那巨兽的恢复能力也是惊人,不过一个片刻,血柱戛然而止,连带着那支被砸进了皮层的弩失也被挤出真皮层。

那怪物也是愤怒的一屁股坐下,准备把李逍这个偷血大蚊子坐死,李逍当然瞬间向着边上跃去,虽然有点狼狈却成功的避开了被坐死的命运。

当然随之而来的是那尾部的扫击,不过早有准备的李逍而是一抬胳膊以钢锅盾去迎接那冲击力,人直接被击飞了出去。

而另一边的球球却是找到了机会,对着另一处被李逍破开了鳞甲的伤口疯狂输出,不同于李逍的收集血液,这吃货了直接张口就吸,根本不担心会被那血液中的毒素给毒死。

等那怪物转头对付球球时,李逍却是已经再次冲了回来,又是一支精金弩失,砸入了伤口,又被放了一大团血。

虽说这么点血液流逝,对那巨兽来说,如同一个成年人被蚊子咬了口,并不会伤及根本,然而总是被咬,却始终拍不死两只大蚊子,确实让这怪物郁闷的吐血。

因此在和李逍球球纠缠了大半个时辰后,终于受不了直接向着荒漠深处飞奔而去,无论李逍和球球如何吸血破防,完全不管不顾,头也不回的向着荒漠深处飞奔而去。

这怪物虽说反映迟缓,然而奔跑起来的速度却是一点也不满,一夸步就是几十米,时速可以轻松的超过一百码,李逍实在跟不上

虽说让球球驮着可以勉强追得上,可追击中实在无法继续输出,那破开的伤口也在迅速的愈合,实际上球球吸食了好多怪兽的血液后,好像出现了类似于醉酒的状态。

因此实在不敢继续追击,也只是对着那狂奔的巨兽射出了几支雷箭,继续给那怪物造留下更多的心里阴影后,也就放弃了追击。

……

回营地的半路上原本还驮着李逍前进的球球,却是突然陷入了昏睡状态,这情况着实把李逍吓了一跳,赶紧的仔细检查起来。

貌似那怪兽血液中蕴含的一些毒素,已经被分解吸收,陷入昏睡并不是中毒了,而是承受了太多的精神攻击显得有些精神萎靡。

原本还能坚持,可现在比较安全,放松下来后也就直接陷入了昏睡。

实际上李逍觉得有种头晕目眩的感觉,刚才战斗时那怪物的精神攻击,虽然扛得住,却也消耗了大量的精神力。

当然现在的情况肯定不能休息,也就喝了点恢复药剂,提振了下精神后,直接扛起了昏睡中的球球向着营地方向走去。

只是地上有些积雪,扛着一头比自己重了数倍的巨熊,行动起来确实很不方面,直到太阳都下山了还没回到营地。

不过就在李逍准备搭个临时营地休息时,却是听到了远处有马蹄声传来,抬头望去竟然是阿兰朵骑着战马离开了营地。

虽说当时吩咐几位姑娘,回营地收拾好东西,随时准备撤离,只是一直以来这位年纪最小的阿兰朵总是不太听从安排,此次也不例外,却是独自一人偷偷的骑上马跑出来寻人。

若是真遇到那怪物,可能把小命都搭进去,虽然很想数落几句,只是见到对方跳下战马喜极而泣飞扑进自己怀里时,数落的话顿时憋了回去。

唯一能做的就是抱着人,轻轻的拍着后背,安抚下对方的情绪。

没多久又响起了一片马蹄声,显然另外几位姑娘发现阿兰朵独自出营后也追了出来,见到另外几位姑娘靠近,李逍也是赶紧的放开了阿兰朵。

“嗯,以后别在独自一人到处乱跑了,要不然碰到雪狼群什么的可不是闹着玩的。”义正言辞的说了几句。

“知道了,人家也是担心师父嘛。”

“那个,大家来了也好,来搭把手,帮我把球球拖回去。”说着却是取出了地毯和绳索。

“是师尊大人!”站在远处不敢靠近的几位姑娘,听到李逍的招呼后,也是应了声,迅速多来帮忙把绳索绑在了地毯上。

那球球也被李逍放上了地毯,每人拉着一条绳索重新上了马,只是几位姑娘都没有共乘一骑,让出战马的意思。

而阿兰朵也是刻意的先前挪了挪位置,示意李逍上去和她一起骑马,完全没有半点顾忌。

“师父你快上来呀,天都快黑了。”见李逍始终没上来,阿兰朵专门的提醒了句,另外几位姑娘也是一脸疑惑的看着李逍。

甚至也先前挪了挪位置,意思很明显,若是不喜欢坐阿兰朵的马,也可以上她们的马。

见这情况李逍也不再纠结,直接跃上了阿兰朵的战马。

虽然看起来像是勉为其难的样子,实际上心情还有那么点激动,这行为应该就是传说中既当什么又立什么了吧!

话说一直以来都想和几位姑娘保持距离,尤其是不敢招惹阿兰朵,只是效果甚微,每每陷入纠结时,总会想起一句诗:

花开堪折直须折,莫待无花空折枝……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Top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