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大
默认
字小
夜间
日间
默认
护眼
听书 - 首席人生体验官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进度

287 杀手

分享到:
关闭

自,陈汉踏出会场阁楼的那一刻,新14K另立支旗的消息如狂风过境,一夜之间刮遍整个濠江。

14K各个堂口要做事。

新14K的兄弟要做事…

各个堂口,一万多人动起来,消息不可能藏得住。

“驹哥,手下兄弟们收到风了,兄弟们话只认大佬,不认字号!你说草堆街堂口是新14K,草堆街堂口就是新14K。”唐楼,客厅。

陈汉坐在一张长沙发中央,黑仔华坐左手边客座,大哥成坐右手边客座,小赖、耀仔、张氏兄弟几个心腹马仔站在茶桌前方,另外花王堂区、中央区两个堂口的头马、头目则各自站在两位堂口大佬背后。

陈汉、黑仔华、大哥成三人都叼着雪茄,翘着二郎腿,坐在沙发上。

陈汉面带笑意,捏着茄嘴,表情玩味。

黑仔华目光平静,昂头吐气,不慌不忙。

大哥成簇着眉头,斜靠扶手,神态最为凝重。

成立新14K的消息在设计之初,便有向地下的兄弟们通过气,但谁都没想到,选坐馆选坐馆,选到最后!

好家伙。

另立旗号!

自己当坐馆!

不过,兄弟们靠着社团混饭吃,最关键的不是字号叫乜名,而是谁可以给他们工开,让他们赚钱!

所以,堂口兄弟们肯定撑大佬。

兄弟们跟谁亲?

跟钱亲啊!

“我知道,让兄弟们准备好,我们三个堂口联合在一起,新14K,论血拼,摆人马,怎么可能会怕一群老骨头跟扑街?”陈汉满脸不在意的甩甩手:“你告诉兄弟们,钱都准备好了。”

“让他们最恶的一面。”

“赚钱!”

“呼…”他吐出一口白雾。

“知道了,驹哥,嘿嘿,兄弟们都跃跃欲试了。”小赖冷冽的笑出两声。

这种江湖乱局每一次发生都是小弟们拿命搏出位的机会,街头一个个烂仔,强人,一直就等这一天,扎职、上位、当大佬!

“叮叮叮。”

这时房间里,一记大哥大的声音响起,张自豪掏出腰间的砖头电话,摁了一下,讲道:“喂?”

“嗯。”

“我知道了。”

“啪嗒。”他挂断电话,拿着砖头手机,抬头朝大佬说道:“驹哥,外面有消息,渔夫勇的人越界了,几百号人,要接管我们花王区的赌档。”

“渔夫勇放话,人可以走,生意要留下。”

“这是14K的底线!”

“嗯。”

一道阳光打在窗帘上,窗帘沉闷的黑色倒影,布满半个房间,最大一块正好打在陈汉脸庞,将陈汉整个人罩进黑暗当中。

恰好这时,陈汉嘴里卡了一口烟,用极为沙哑的声音答道:“你让他们人可以走,把手脚留下。”

“我明白,驹哥。”张自豪拍拍左右两个细佬的肩膀,出声说道:“驹哥、华哥、成哥。”

“我们先去做事了。”

“嗯。”黑仔华出声。

三人连成一线离开房间。

做大事,最重要的三个条件,钞票、钞票、还是钞票!有人要掏你口袋里的钞票,就得把他的手斩了!

当晚。

14K与新14K沿着草堆街两条线,爆发三千多人的晒马,五十多辆警车沿着街头,街尾排开。

两百多名防暴警察扛着盾牌,举着橡胶警棍,封锁街道,没种向前一步。

血拼持续到凌晨三点,双方丢下一百多具尸体,三百多具伤员,当双方血拼到筋疲力尽的时,司警局的防暴警察进场,射出烟雾弹驱逐、抓捕。

六十几人被扎起尼龙扣,锁在路边,等待审讯。

……

第二天。

清晨。

北港码头。

“阿飞,回来啦?”14K柄叔靠着一辆皇冠车,一身灰色老式西装,手里捏着支烟,往向前方出港的一群旅客。

旅客最前方,一个面颊消瘦,长相朴实,身材高高的夹克男人走向皇冠车。

“柄叔。”

男人一套棕色夹克,打扮普通,背上挎了一个长包。

一群装扮相似、气质相符,表情冷酷的马仔,则跟在夹克男人身后,一人背着一个包,目光寂静的看向柄叔。

男人将挎包一个甩手丢给车旁司机。

柄叔上前张开双臂,给了男人一个怀抱,拍着男人肩膀笑道:“好久不见,好久不见!”

柄叔显得有些激动。

而他精神抖擞,打扮干净,气色不错的样子,看得出,昨晚睡了一个好觉,既没有参与火拼打生打死,又没有担心社团倒闭,害怕街头横死。

毕竟,他都退休了嘛…何况字号跟字号之间的争斗,又岂是一场血拼,一次晒马就能决定胜负?

各个方面的斗争都在进行……

名字叫作阿飞的男人,在跟柄叔分开怀抱之后,则露出笑容,自信地说道:“社团的事情我都听说了。”

“虽然这几年没有待在国内,但我始终是社团的一份子,谁当坐馆我不管,但是有人要打新14K的旗号。”

“那就是不尊重我,不尊重我老豆!”

你是边个啊?

这就要尊重你!

阿飞。

14K第一杀手,濠江14K第三任坐馆“大头英”之子!

十三岁的时候就把活鸡挂起来当靶子,痴迷于枪击活物的快感,很快就成为濠江、香江两地的知名杀手。

不过由于做事太过嚣张,受到濠江、香江两地警局他通缉,不得已,只能带着十几个枪手逃亡越南。

这群枪手全是枪法过人,视人命作草芥的强人。

虽然常年生活在越南,但是依旧管着14K在越南的一些生意,其中包括军货、毒品等…等于是14K在越南的拆家,社团内部常笑称他们是14K越南分堂!

“我们路上慢慢聊。”柄哥替阿飞拉开车门,待到阿飞坐上车,他一同坐进去,用力拉上车门。

……

“这个人叫阿力,你见过的。”另一边,渔排,杀手就坐在凳子上,低头吃着一串秋刀鱼,说道:“既然你要用人,他就暂时交给你用了。”

“对了,你们新14K怎么定的规矩?坐馆还用选吗?”杀手就忽然问道。

陈汉摇摇头,笑着说道:“我的帮会规矩自然由我定,为什么要选坐馆?我活着,我就一直是坐馆。”

至于阿力则依旧穿着那件白色衬衫,下身黑色西裤,相比于杀手,更像一个卖保险的。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Top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