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2章 根源
字大
默认
字小
夜间
日间
默认
护眼
听书 - 网游之神话三国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进度

第332章 根源

分享到:
关闭

对于郭昊所说的什么辅佐刘颖重塑大汉江山之类的话,李儒和贾诩早就丢到脑后了,虽说他们知道郭昊说的可能是真的,可那又如何,等到了九子夺嫡的时候,郭昊也只能顺应局势发展。

至于郭昊的意愿,在众人看来其实并不太算重要,到了那个时候就已经不是个人的事了,源源不绝的推手,不管郭昊愿不愿意都会将之推到那个地步。

就算郭昊真的履行诺言,可世界那么广阔,一代人两代人真不一定能打下来,那么下一代领头人就成为了一个最大的问题。

而首当其冲的就是下一代领头人的出身,这是谁都无法改变的。

现在的朝堂之上,汉室派、世家派、寒门派、骑墙派各种势力错综复杂,根本难以滤清其中的关系。

而出身地更是错综复杂,十三州那个地方没有对应的人才,并州军、凉州军、幽州军……

如今能维持和谐统一,已经是非常不容易的事情了,他们实在是不敢赌下一代能不能重现这样的光辉。

若是他们现在不能定下一个基本格调,最迟二十年这样的问题必定爆发。

这也是陈曦叫停的原因,他也不想面对这个问题,世界上最难测的始终是人心。

陈曦的想法是拖,直到这些智者武将真正见识到世界的广大,亲自和顶级帝国交手之后。

现在这些人虽然了解了世界的广大,但是对于世界广大始终没有实感,也许只有再西域的李傕等人才能理解这样的感觉。

陈曦不是笨蛋,他甚至知道荀彧在大将军没有回来之前,刻意提出这件事的原因,就是为了让他陈曦做抉择,也只有陈曦目前的地位和身份才能真正动摇这一切。

凡是吃穿用度衍生出来的权力,都会产生利益的斗争,利益的斗争是不可避免的。

除非这种斗争可以上升到一种非常纯粹的理想斗争,这也是历史上所有顶级国家最后都消亡了的原因,在失去了理想之后,利益斗争的泥潭足以把一切凡人都拉下水。

秦国奋六世之勇烈最后消灭了六国,接着二世就灭亡,不就是因为一下失去所有对手之后陷入了利益斗争嘛?

原本的忠犬李斯、赵高都在利益的面前彻底沦陷,整个帝国都陷入了利益斗争的泥潭。

秦始皇在的时候可以镇压一切,可当他不在了,这些矛盾就像是火山喷发一样喷涌而出。

汉武帝也同样如此,前期的英明神武消失不见,甚至晚年还要整出巫蛊之祸这样的悲剧,都是因为理想斗争成功了,接下来的自然是无止境的利益斗争。

这几乎是所有成功势力必然会出现的一幕,这也是世家开始转换思路的原因,千年世家不惧任何对手的原因,就是因为他们的布局不在当下,而在未来。

理想派坠落,现实派兴起,这样局面就又回到了世家所熟悉的战场,接着就又是新的一批理想派兴起的轮回。

陈曦离开了政务厅,他也很迷茫,历史是螺旋上升的轮回,怎么打破这个轮回对于人而言实在是太难了。

“荀文若嘛?出手就是绝杀,真有你的啊!”

陈曦脸上带着苦笑,荀彧的这步棋或者说依靠大势的动作,已经在他和其他人中间埋下一根刺。

选择了长公主,他必然与李儒等人存在间隙,即使大家都知道这是对的,可没人希望自己的后代落得一个满门抄斩的结果。

而更绝的是他除了长公主无人可选,事实上从头到尾就只有这么一个选项,一个逼着他站在世家角度选择的选项。

要么他陈曦回归世家派,要么他陈曦变成中立派,或者是和荀彧一样的汉室派。

总之就是从云端被拉下泥潭,注定了他的不可能再像以前一样坐看云雨,只能亲自下场。

可亲自下场恰恰是一个棋手的无能,是他布局失利的无能。

而不光是荀彧,甚至就连表面难看的贾诩和李儒都是这样,他们都在选择拉陈曦下水。

陈曦太年轻了,没有人像看到这么年轻的一个人永远的压在自己的头上。

“想让我按照你们规划的道路走,未免有些太自信了!”陈曦苦笑着想到,他现在是心有余而力不足,就算他知道了荀彧和贾诩等人的冲突,知道了他们的目的。

可精神力消耗巨大的他,已经没有余力去镇压这两个人,或者说这两派了。

“这次得看你自己的了啊,大将军,郭昊!”

陈曦抬头看着天上的太阳,究竟是君临天下,还是超凡脱俗,都只能看太阳自己的选择了。

“真麻烦啊,小瞧这些家伙了!”昏昏沉沉的感觉再次袭来,陈曦也只能无奈地摇摇头,返回自己的府邸。

而在幽州刘虞的心情已经差到了极致,一开始听到薛仁贵这个铁杆铁血派受重伤,公孙瓒大败而归的时候,他的心情还是很好的,毕竟公孙瓒在他眼里就是一个纯粹的武夫,处处干扰他的政策。

他刘虞又不是什么圣母,在他看来以暴制暴是可以的,只不过在他看来要是能收复地方,那么最好就不要将其灭掉。

刘虞其实也没有按什么好心,只不过有公孙瓒这个杀神在侧,显示的刘虞潜移默化的政策特别好而已,其实刘虞也不是什么好东西,完全没憋什么好屁。

只不过刘虞是文化上的屠杀,而公孙瓒是肉体上的屠杀,本质上来说两个人基本上是一丘之貉。

结果两个人处处看不顺眼,互相攻击,搞得谁的方式都进行不下去,最后矛盾越来越大,要不是公孙瓒在中原输了一场,愿意跟随中央政府的领导,他早就弄死刘虞了。

这也是矛盾的根源,公孙瓒的白马义从速度太快了,今天一片胡人不见了,明天那一片胡人蒸发了,搞得一手白色恐怖,让刘虞的胡女嫁给汉人,这样的归附王化的政策直接废了,毕竟在白色恐怖下,胡人根本不敢定居。

今天定居之后,明天白马义从飞过,这也不敢冒着杀头的风险归附啊。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Top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