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大
默认
字小
夜间
日间
默认
护眼
听书 - 我绑架了一个外星文明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进度

第629章

分享到:
关闭

特战队指挥官趁着停火的空隙,悄悄使用通话器联系地球防卫局,报告这里发现了祖人,请他们速速派人来支援。

为首的怪人似乎察觉到了他的举动,有意地看了他一眼,但是并没有阻止的意思,而是继续走向陈淑娴。

“尊敬的陈淑娴女士,多年不见,您还是这样年轻漂亮。”他走到距离陈淑娴10米多的地方站定,脸上浮现出古怪笑容,一双墨绿色眼眸中精光闪烁。

这人认识自己??

陈淑娴站起身细细打量,这个怪人长着一个东方人的面孔,但是这面孔并不周正,反而带着点猥琐,应该不是华国人而是已经被覆灭的京都人。

当初执行覆灭京都任务的是吴三维和申屠志学,自己从来没有去过京都。

而且自己身为地球防卫局编外员工,一向很少出现在公众视线内,即使在地球防卫局内也只有几位老朋友认识自己。

这个京都人怎么会认识自己的呢?

“桀桀...您今天能出现在这里实在让我有点意外。”怪人一副欣喜若狂的样子,看向旁边的阿尔萨兰·莫里:“他们应该都不知道你的身份吧,要不然也不会只拍这么点人保护你。”

阿尔萨兰·莫里闻言心中一跳,不由看向陈淑娴。

这位气质优雅的女士难道不是X的助理,还有什么特殊的身份不成。

怪人突然提高声音:“陈淑娴,地球防卫局局长李默青梅竹马的女友,你们能保护她,真是三生有幸啊!”

“嘶...”特战队员们闻言纷纷倒吸一口气,她竟然是李默局长的女友!

阿尔萨兰·莫里脸色陡然阴沉下来,一颗心直接跌入万丈深渊,浑身冰凉。

她竟然是李默局长的女友,这下糟糕了,如果她出现任何意外,那么自己百死也难辞其罪。

“你到底是谁?”陈淑娴听到自己身份被揭穿,生气的问道。

怪人苦笑道:“我啊,只不过是一个死人罢了。我曾有一个名字叫做王迪,你应该听说过。不过我现在叫做吴迪。”

“王迪不死在了大祭司手中吗?”陈淑娴惊呼道,饶是她一向沉稳此时也难以抑制内心的震惊。

王迪这个名字每一个地球防卫局高层都耳熟能详。他本是一位潜入地球防卫局的神山间谍,被李默局长发现后,发展成人类间谍,让他潜回神山。结果这位双面间谍在神山覆灭战中被暴怒的大祭司当场击毙。

地球防卫局在神山覆灭战记录中,称王迪是人类的好朋友,他虽然是二代祖人,但最终选择了弃暗投明,难能可贵。

“我是被大祭司击毙的??哈哈哈哈,不愧是李默局长,做事情真够绝的!”吴迪闻言先是浑身一震难以置信,旋即仰天哈哈大笑。

他这笑声中并没有任何喜悦之情,反而透露出无尽的愤怒。

“难道我们地球防卫局的记录有误?”陈淑娴问道。

“当然!王迪确实是死在了神山中,不过他并不是被大祭司杀死的,而是被李默局长亲自下令,用光线武器射成了筛子,然后又焚尸灭迹。”吴迪的脸上浮现出无尽仇恨,牙齿紧咬。

“我们本已经达成协议,我会把祖人的生物科技送给人类,只换取能在地球上继续生存下的权利。他却食言了!!”

“李默看似是一个光明正大的人,其实却是世界上最卑劣的小人!”

原来如此。

当初地球防卫局向全世界宣布,他们在神山中找到大量祖人生物科技,经过研究后可以转换成人类科技。

陈淑娴当时就觉得奇怪,祖人们怎么那么大意,把自己的科技留给人类。现在看来其中另有缘故。

不过她对于李默“背信弃义”的行为并不觉得奇怪。

陈淑娴盯着暴怒的吴迪笑道:“不论你是王迪还是吴迪,我暂且就以吴迪来称呼你吧。”

“其实呢,我并不认为李默的做法有何不妥。华国有句古话叫做非我族类其心必异,如果换做是我的话,我也不会对一个身体内不知藏着什么东西的怪物手下留情。”

“桀桀桀桀。”吴迪脖颈处青筋暴动,爆发出一阵恐怖笑声。

这笑声听起来阴森无比,让现场的每一个人心中都泛起寒意。

旁边负责护卫的特战队员纷纷面露惊恐,不由的把手指搭在扳机上,可是又想到火力武器对这个怪物没有用,又不得不悻悻的放下武器。

许久。

吴迪才停下大笑,摇着头自嘲的说道:“你们地球人类都说祖人可怕,其实最可怕的确实你们自己。你们为了自身利益,可以对大自然随意掠夺。人类可以杀死上百只珍鸟,就为了拥有一个与众不同的皮包。人类可以肆意猎杀森林中的野兽,就为制出一道美味。”

“在你们眼中,这个世界就是为你们自己而生,你们为了自己可以抛弃一切,包括所谓的承诺。”

吴迪的这番话让陈淑娴一时间无言以对。因为他确实指出了人类社会中不好的现象,但是陈淑娴依然不认为李默为了全人类背弃诺言有什么不对。

她思索着心中突然惊醒。、

吴迪为什么要长篇大论一番,而不是离开展开攻击。如果换做申屠志学,恐怕现在一场大战已经结束,士兵们已经坐在返程的车辆上了。

他难道不知道特战队已经发出信号,地球防卫局的援军很可能只用一个小时就能赶到这里吗?

难道吴迪死而重生,变傻了?

不可能!

陈淑娴立刻意识到,吴迪在拖延时间。

画风好像变得奇怪了起来,按说处于下风的陈淑娴应该拖延时间,暂时处于无敌状态的吴迪应该尽快结束战斗。但是结果却偏偏相反。

意识到这一点的陈淑娴神情大变:“你是在等李默来救援,然后趁机报仇!!”

“哈哈哈!”吴迪扬天长笑,黑袍随风起舞,整个人显得十分恐怖。

他冷笑道:“你刚发现啊!”

“没错,我正在等李默出现。”

“你知道吗,当年我在石室内被李默冷血的下令焚成了飞灰,那一刻我是多么绝望吗?可是也许是造物主格外恩赐,当我即将沉入恒古黑暗时,一道耀眼亮光出现,它冲破黑暗洒落在我的意识上,下一刻我就出现在距离神山数百公里的一条小河中。”

“可是造物主又是公平的。它总会要接受恩赐的人,付出足够的代价!当我发现自己重新活过来后,心中欣喜若狂,正如李默曾说过的一句话,生物的第一本能是生存。但是,当我的意识逐渐清醒过来后,就发现自己正处在一个恐怖的境地。”

“我虽然莫名其妙的拥有了一个新的身体,却不能指挥这个身体。”

说到这里,他停顿了一下,似乎回忆起往事。他脸上浮现出从来未有过的惊惧之色,这惊惧似乎已经镌刻进他的心中,让他回忆起来就不禁打一个寒颤。

究竟这个人经历了些什么,才让他如此失态。陈淑娴心中想到。

吴迪哆嗦了几下,看一眼面前的陈淑娴,眼神中重新充满仇恨,这才恢复过来。

他继续说道:“刚才说到我不能指挥这个身体了,没错,造物主把我的灵魂安放在一具新的身躯中,却好像遗忘了把身躯的指挥权交给我。”

“我只能随着河水缓缓漂流,你知道河水里有什么吗?”

陈淑娴下意识的摇了摇头。

也许吴迪只是在发泄情绪,压根不需要她的答案,继续说道:“在第一天,从河边游过来一只指头肚大小的蛇,它看到我就像看到美味的食物般,飞速游过来。如果在往日,我吹一口气就能把这只该死的蛇杀死,可是没有身体控制权的我,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这条蛇沿着大腿爬上我的身体,至今我仍能清晰的记得这条蛇滑腻的身体触及我皮肤产生的冰冷感。”

“很奇妙是吧,造物主虽然忘记赐予我身体控制权,但是我却能清晰的感受到这具身体遭受到的一切。”

一个不能动的人,在北美一条小河中随意漂流,想想都让陈淑娴有点不寒而栗。

回忆到恐怖的过去,吴迪咬着牙齿:“这条该死的蛇爬到我的脸上,它那双幽绿的双眼直盯盯的看着我,我甚至能嗅到它身上散发出来的腥臭味。它盯着我看了一会,最后还晃了下脑袋,似乎在嘲笑我不能动。”

“然后它就开始往我的鼻孔里钻....而我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它一点一点的缩短,最后只留下一条尾巴在外面。”

“当时的我有些后悔了,后悔接受造物主的恩赐,如果知道会有这样的遭遇,还不如让我当时就留在恒古黑暗中。”

“但是后悔已晚,因为没有身体的控制权,我甚至做不到自我结束生命这种事情。只能感受到那条该死的蛇在我的身体内随意蠕动。后来,也许这条蛇玩够了,才吐着鲜红的泡泡从我的嘴巴里钻了出来。”

吴迪描述得相当真实,让陈淑娴不禁深吸口气缓解心中的紧张。

如果换做是她遭遇了这种事情,恐怕早就精神崩溃了。

“你是不是以为造物主的惩罚就到此为止了?当时我也是这样认为的,当我看到那条该死的蛇消失在河水中时,正在暗自庆幸,河水中却突然游过来一群蚂蟥。”

“看到那些黑乎乎的东西,我这才意识到,自己远远低估了造物主的残忍。蚂蟥你知道吗?”

陈淑娴当然知道蚂蟥是什么,正要回答。

却听到吴迪继续说道:“正常情况下,这种东西平时会潜伏在河边的草丛中,等待有人路过就用吸盘吸附在路人的腿部,然后大口吸血,由于它的吸盘会释放出一种麻醉剂,可以麻痹人的神经,让人觉察不到它们的存在。”

“但是河水里这群蚂蟥不一样,它们似乎忘记携带麻醉剂,亦或者压根不屑使用麻醉剂,反正我又不能动!”

说着,吴迪连连倒吸几口气,苦笑道:“那玩意如果不舍得用麻醉剂的话,咬人真是疼啊。更关键的问题是,当这群蚂蟥在我身上大口吸血时,远处的河水突然变得浑浊起来。”

“不...那不是河水变浑浊了,而是有一大群蚂蟥游了过来。它们黑色的身影搅动河水,远远看上去像是一个黑色浪花。”

“你知道我当时有什么想法吗?”

“想死?”陈淑娴觉得吴迪的这个问题有点多余。

她确定没有人可以在当时那种环境下不产生这种念头。

“没错,我当时就在心中发誓,一定要让造成这一切的李默付出代价。”吴迪声音低沉的说道。

看来这个前地球防卫局间谍很坦诚嘛。

陈淑娴笑道:“由于李默一直身在地球防卫局,即使外出也一定会受到严密保护,所以你没有信心直接上门刺杀?”

“我当然没有信心,虽然我受到了造物主的恩赐,实力得到的大大加强,但是我并没有自大到挑战三大星际战舰的地步。如果说上一次死亡教会我两个道理,第一个是永远不要相信人类,那么第二个就是永远不要轻视对手。”自认为掌控一切的吴迪坦诚的说道。

“所以你准备以为当诱饵,引诱李默前来,然后你再暗中发动袭击?”陈淑娴心中苦笑,自己也太倒霉了,本来是这次巴塞国之行是观察X如何行使守护者职责的,结果却碰上了一个死而复生的二代族人。

“没错!如果真的像传闻中那样的话,李默一定会着急忙慌的赶来,他必然来不及布置严密的防卫。”吴迪还是那样坦然。当然,这坦然的背后是对自身实力的的自信,经过重生后他实力大涨,比原来的大祭司还要强上几分。而且他深知势单力薄,还像老家那样发展了几个后裔,这些后裔经过多日的进化,已经具备他昔日的实力。

“是吗,如果我不随你所愿呢!”陈淑娴灿烂一笑,迎着树叶中露下的阳光冲向吴迪。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Top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