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大
默认
字小
夜间
日间
默认
护眼
听书 - 我绑架了一个外星文明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进度

第630章

分享到:
关闭

原始森林中,陈淑娴为了不让吴迪的阴谋得逞,毫不畏惧的冲向吴迪。

“你找死!”吴迪自然明白她的心思,猛的伸出手一双利爪,就要插向陈淑娴的胸膛。

这时,一道寒光从二人中间闪过,一个身穿萝莉裙的女孩子手持一把一米多长的大宝剑出现在两人中间。

一声娇斥:“怪物,你问过我没有!”

她正是刚才一直在旁边静静聆听二人对话的守护者X。

虽然X到现在还有些不明白,面前这个怪人到底是怎么死而复生的,但她知道绝对不能让他袭击李默局长的阴谋得逞。

李默局长可是一个大好人,会给我买各种玩偶,糖果。还会陪我一起在漆黑的夜晚看星星,并且告诉我,只要我好好表现,人类总有一天可以接受我这种生化机械人的存在。

这么好的一个人绝对不能被眼前这个怪物伤害到!

“桀桀!小姑娘,你应该是改造人吧。”吴迪看到X的速度远超常人,立刻明白了X的真实身份。

他心中一动,蛊惑道:“人类都是卑鄙无耻,不遵循承诺的骗子,李默一定是在欺骗你。你看我也是怪物,正准备建立一个新世界。”

“你也是怪物,要不一起来吧?我保证在成功后,分给你一个国家,给你建一个童话王国,让你当女王,怎么样?”

X展现出来的实力吸引了吴迪的注意,他虽然“制造出”了几个拥有超能力的手下,但是相比几十亿的人类,显得太少太少了。

而X却是一种生化机械人,如果能以她为蓝本,大量制造生化机器人,岂不是可以组建一支所向披靡的机械人大军!

吴迪看向X的眼神中充满热切。

“怪物!!你TM说谁是怪物!”X闻言勃然大怒,挥着长剑就猛扑上前。

她最痛恨的就是听到有人把她称为怪物。

不可饶恕!!

“喂,小姑娘,不愿加入就算了嘛,用得着喊打喊杀吗?”吴迪转身飘了十多米远,悬浮在半空中,嘴角流露出一丝冷笑:“既然你要找死,就怨不得我了!”

他大手一挥:“祖人三豺,上,把这个不听话的小姑娘给我撕成碎片!”

看着地面上早已等待多时的三个黑色人影冲向身穿萝莉裙的小姑娘,吴迪心中舒服极了。

祖人三豺是他以三位真正祖人为蓝本制造出来的怪物。

当吴迪死而复生后,他根据大祭司的记忆,在一个废弃的矿洞里找到了神山埋葬死亡组人的墓地。他在这个墓地里挖掘到200多具祖人,最终使用秘术炼制出了这三个怪物。

祖人三豺相视一眼,不约而同的摇了下头。

这一下不但惊呆了X和陈淑娴,她们心想敌人内讧了?也让悬浮在半空中的吴迪一个趔趄,差点掉下来,原本仙气飘飘的他显得有点狼狈。

他心想:卧槽,难道这三个家伙准备背叛我?

事实上,当初吴迪使用秘法炼制出祖人三豺后,面对实力强悍的祖人三豺,他却发现自己处于一个尴尬的境地。

这三个家伙并不听从他的命令,甚至当他们从祭坛了里走出来就有点用吴迪打牙祭的意思。

这哪里是三个手下,完全是三个定时炸弹呀!

好在吴迪发现这三个家伙可能是由死掉的祖人制造出来的,对于祖人有着很深厚的感情,立刻向他们展示了祖人的力量,这才逃过一劫。

然后吴迪又向祖人三豺绘声绘色的描述了,卑鄙无耻的李默是如何使用阴谋诡计攻占了神山,杀死了大祭司。

当然,在讲述时,吴迪把自己描述成了一个誓死保卫神山的勇敢祖人,因受到祖灵祝福才活了下来。

一番忽悠后,祖人三豺为了替大祭司报仇,从此成为了吴迪的手下。

“祖人三豺,你们准备背叛祖灵吗?”吴迪见他们摇头,只当是要背叛,连忙扯出祖灵的大旗。

这时身材最矮小的怪人走了出来:“孙子,叫唤啥呢,对付这个小姑娘用得着我们三个一起出手吗?”

“我祖人狼豺一个人就能搞定她!”

原来是这样...吴迪这才算缓了一口气。

陈淑娴看清楚祖人狼豺的模样后,却忍不住倒吸一口气。

它除了名字里有个“人”字,全身没有一点人类特征。

它一个方形大脑袋上长着一张超级大的嘴巴,嘴巴内布满黑色倒刺。它的四肢都像木棍一样,皮肤紧紧裹着骨头。它体型消瘦,却有一个大肚子,就像十月怀胎那般。

看到祖人狼豺走过来,X也是厌恶的倒退一步。因为她嗅到了这怪物身上散发出来的呕吐物的臭味。

“嘿嘿,小姑娘,细皮嫩肉的,味道一定很鲜美。”祖人狼豺张开乌黑的大嘴巴,嘴角处一道透明液体流淌下来。

“你知道吗,自从我活过来后,再没有进食过。当然,并不是我不饿,而是我吃什么吐什么。你知道吗,饥饿是世界上最痛苦的感觉之一,有时都像把肠子扯出来,狠狠揉成一团,让它不再蠕动。”

这人吃什么吐什么...太可怜了。

X眼睛一亮,想到一个问题,她怯生生的问道:“怪人,那你试过吃SHI吗?总不会吐SHI吧!”

“SHI?这还倒真的没试过,也许下一次应该试试。”祖人狼豺歪着头思考了一会,似乎真的在考虑这种办法。

他身后悬在半空中的吴迪心中一阵无语,这个大脑发育不全的家伙不会当真了吧!

吴迪大叫:“狼豺,那小姑娘是在戏弄你,你这个笨蛋!”

祖人狼豺这才惊醒,勃然大怒:“好啊,你竟然敢戏弄我,我这就让你尝尝无敌酸液炮弹的滋味。”

“炮弹发射!”

说着,他猛的一拍肚子,嘴巴以不可思议角度的张开,从那布满黑色倒刺的口腔内射出一股浓绿色浓液。

这浓液直接向X飞去。

X脸色大变,她虽然不清楚这墨绿色浓液到底为何物,可以造成何种类型伤害,但是看起来太恶心了。

她“嗖”的一下拔地而起,躲过墨绿色浓液的袭击。

墨绿色浓液落在地面上,溅射到旁边的树干上,树干顿时冒起白烟,浓液就像硫酸一般在上面留下一道黑黑的痕迹。

“嘶”X忍不住倒吸一口气,脸色大变。

这东西溅到脸上,岂不是就毁容了。

“躲得倒是快,再吃我一记浓液炮弹!”祖人狼豺见自己的攻击被躲过,更加愤怒了,他猛的拍打肚子。

“嗖...嗖...”

这一次连续两股浓绿色浓液从他口中射出,向X扑去。

“还来!

X惊呼着,再次快速跳起。她一个貌美如花的小仙女,可不想被毁容。

祖人狼豺的攻击再次落空。不过旁边的陈淑娴发现,随着他不停射出浓液,他脸色却红润了一些,并没有原来那么苍白难看。

她猜测道,看来,这个祖人狼豺可能是因为肚子里存满了具备腐蚀性的浓液,导致胃部受损严重,才会无法进食。

此时祖人狼豺和X的战斗彻底进入僵持。

X弹跳速度极快,祖人狼豺吐出的浓液无法命中。

但是X可能是畏惧浓液,也无法近身攻击祖人狼豺。

两人只能一个狂吐口水,一个不停闪躲。一场好好的大战,变成了两个小孩子的游戏。

终于,可能是祖人狼豺肚子里的存货不多了,意识到这样下去很可能会“口水尽,人亡!”。

他爆喝一声:“九天十地,无尽浓液炮弹!”

这是要放大招的节奏啊!

X全神贯注盯着祖人狼豺,准备随时跳跃。

只见祖人狼豺“砰砰砰”连续拍打肚子,脸上充满痛苦,然后猛的张开血盆大嘴对准X。

“嗖...嗖...嗖...嗖”无数股墨绿色浓液像机枪子弹一样,从四面八方射向X。X几乎没有可以跳跃的位置。

这下糟了!

旁边的陈淑娴紧张得攥紧拳头。

一旁的地球防卫局特战队员们面露恐惧。

悬浮在半空中的吴迪脸上浮现出得意的笑容。

可是下一刻,所有人眼前一花,只见一道白光贯彻天地。

下一秒,原本被墨绿色浓液包围的X就出现在祖人狼豺的身后,而她手中那把1米多长的剑身上,鲜红液体“噗嗒...噗嗒”的滴落在地上。

祖人狼豺的脸上充满了震惊,却说不出一句话来。

这时,一阵微风吹过,祖人狼豺那颗方形脑袋从脖子上滚落下来。这时陈淑娴才发现祖人狼豺的脖子早已被齐齐切开。

“三弟!!”许久,惊呆了的另外连个怪人这才反应过来,他们冲过去扑向祖人狼豺。

他们手忙脚乱的试图把祖人狼豺的脑袋再按在祖人狼豺的脖子上,可是每次又掉了下来,结果两人全身弄得鲜红也没有成功。

他们一个人抱着祖人狼豺的脑袋,一个人抱着祖人狼豺的身体嚎啕大哭。

“三弟啊,我们三兄弟说好的同年同月生,同年同月死,你怎么能不遵守约定呢!”

“三弟啊,我再也不在你的食物里添加放射性元素了。”

“三弟啊,你快醒醒!”

...

众人看着这场景一时间竟不知该如何是好。

吴迪仍沉浸在X那惊天一剑中,他很确定X在挥剑的时候,瞬间速度已经达到了0.001光速,才能毫发无损的穿过浓液的包围。

这个女孩,我志在必得!

他看向X的眼神中充满热切。

地球防卫局这边倒是想趁机发动攻击,可是刚才祖人狼豺的超能力震惊了他们,陈淑娴很确定没有X的话,一个祖人狼豺就足够让他们全军覆灭。

按照人以群分,物以类聚的规则推测,剩下那两个祖人豺,一定也不简单。

此时发动攻击,无疑等于自寻死路。

而完成绝命一击的X,此时正在用湿纸巾不停擦拭莫邪剑的剑身,她的脚下已经堆满了沾染着鲜红颜色的湿纸巾,嘴里还在嘟囔着:“这家伙怎么这么臭呢!”

许久。

剩下的两个祖人二豺终于从悲愤中清醒过来,他们把目光投向漂浮在半空中的吴迪。

“吴迪,我们是你制造出来的,你一定有办法救他是不是?”

这句话让旁边的地球防卫局特战队员差点吐出一口老血。

人都快凉了,你们才想到啊!

而吴迪的回答,让祖人二豺直接喷出两口老血:

“对不起,当初制造你们的西尔玛元素已经用完了,所以你们的三弟已经完全没救了。”

最后的希望破灭,祖人二豺缓缓站起身来,怒视X:“小姑娘,我要把你撕成碎片,来为三弟复仇。”

“是吗?”X一面用湿纸巾擦拭剑身,一面淡淡回应。

“我要把你剁成肉丁!”

“是吗?”

“我要把你切成肉泥!”

“是吗?”

...

祖人二豺一直在打嘴炮,却不动手,这让陈淑娴有些摸不着头脑。难道这两个家伙并没有超能力,才在这里不停的撂狠话。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就太好了,说不定我们还有胜利的希望。

虽然她已经做好了牺牲的准备,但是蝼蚁尚且偷生,如果说陈淑娴没有一点惧怕,那是不可能的。

此时漂浮在半空中的吴迪却苦恼的挠了下头。

身为制造祖人二豺的人,他自然很清晰的知道祖人二豺的能力有多强,也知道他们现在不停的打嘴炮是为了什么。

这两个家伙果然指靠不住,他心中长叹一口气。

然后大声说道:“狼豺已经死了,它的尸体就归你们两个所有了!”

祖人二豺闻言大喜,两人相视一眼,再顾不得打嘴炮,蹲到祖人狼豺的身边。

...

接下来的十分钟,是陈淑娴这辈子最漫长的十分钟,因为她完整的目睹了大自然界最丑恶的事情,同类相食。

刚才还兄弟情深的祖人二豺在得到吴迪的允许后,也不顾众人的围观,迫不及待的把祖人狼豺当做一盘手扒鸡,一点一点撕开,然后又一点一点吞进肚子里。

现场的画面残忍无比,有些特战队员甚至忍不住呕吐了出来。

而祖人二豺却完全是一副品尝世间美味的表情。

而漂浮在半空中的吴迪似乎对这种场面司空见惯,一直面无表情。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Top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