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八章 缩小的生存地
字大
默认
字小
夜间
日间
默认
护眼
听书 - 我成了非洲狮王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进度

第七十八章 缩小的生存地

分享到:
关闭

夜晚,杨弘毅独自走在空旷的草原之上。

头顶的月亮完全被乌云遮盖,地面没有一丝月华。

本该萤火纷飞的夏季,却见不到一抹光亮,整片草原仿佛都陷入了永夜。

杨弘毅从未见过这样的萨比森,万物蛰伏,甚至连虫鸣都快无法聆听。

一路走来,见不到一丝绿意,车道两旁的灌木全被吃光,孤零零的树枝像血管分叉,连平顶金合欢的叶子都被大象、长颈鹿们啃光,而那些野果、野花就更别提了。

杨弘毅来到北部狮群的狩猎地时,发现情况更加恶劣。

所有的野草皆被吃光,许多地方连草根都被拔起,整片草原光秃秃一片,看不到任何植物。

他走过这片荒原,来到漫野勒提河边,只见河中已经没有了水,这里明明是偏上游河段,却比中游还要干旱。

他不知道这里是否处于南回归线附近,如果是的话,太阳直射很可能会加大蒸发量。

这片草原没有了植物,少了蒸腾作用,而大河又枯竭,无法增湿,没办法想象接下来会变得多么干燥。

杨弘毅来到河床中央,试着挖了挖,土质明显更硬,即使挖得很深,也只有非常非常少的水。

难怪这里的动物们全都跑光了,不是一个适合生存的地方。

捕猎失败的原因已经弄清,杨弘毅心情略微沉重地回到了狮群。

今天北部狮群没有吃到食物,大家都趴在树下,静静望着漆黑的草原。

有些没断奶的狮子还可以吃母乳,断了奶的便只能和成年狮子一同忍受饥饿。

杨弘毅爪子抓着树干,灵活地爬到树枝上。现在他的体重已经接近270公斤,压得树枝呀呀作响。

夜晚实在过于燥热,他想要凉快一些,希望树上能感受到风的存在,结果直到后半夜也没有一丝风吹来。

昏昏沉沉地睡了一晚后,第二天一大早,他便带着狮群开始狩猎。

靠近营地附近的河床还有一些水流,想必找水的动物白天会去那边,估计也是唯一可能找到猎物的地方。

十几头母狮跟着狮王在草原上游荡,它们四处翘望,偶尔能在很远的地方看到一两个动物族群,更远一些便看不到了,都被热浪所模糊。

杨弘毅的视力远超其他狮子,但是放眼整片草原,也没有看到多少动物,差点都要怀疑它们全渴死了。

来到昨天的河滩边,水源果然又少了许多,附近到处都是动物的蹄印,一看便知到过这里饮水。

在河对岸的红树林里,杨弘毅终于看到了猎物。

几十头角马正在树林里吃着叶子,整片红树林的下半部分都快要被它们吃光,想来实在是没东西吃了。

母狮们见到猎物都很激动,盖亚摩擦着狮掌准备开始捕猎,但被杨弘毅阻止了。

他目测了一下和猎物的距离,起码有上百米,等过一个河,冲到树林前时,猎物早就会被惊散。

好不容易发现猎物,绝对不能失手,现在需要的就是耐心。

他先让母狮们喝了些水,示意捕猎手们都稍安勿躁,静静等待。

盖亚虽然不知道哥哥的想法,但还是命令母狮们都趴在河岸边。

时间一点点流逝,空气变得越发灼热,已是将近正午,狮群面前的河床浮起层层热浪,空间开始模糊。

杨弘毅站了起来,因为他看到角马出了树林,它们成群结队朝河岸而来。

他预想的不错,在这种大热天,角马们进食完,肯定要来饮水。

走在众多角马前面的是一头公角马,它的体型很大,是族群的首领,它已经看到了河对岸站立的狮群,微微停下了脚步。

其他角马也纷纷停下,对着狮群鸣叫,似乎想驱赶它们。

母狮们都站在杨弘毅身边,眼神专注,肌肉绷紧,随时准备出动。

作为捕猎手,母狮们有着敏锐的感觉,它们已经明白了杨弘毅的用意,这些角马迟早得到河床上喝水,那时就是捕猎的最佳时机。

两个族群在河两岸对峙了许久。

狮群之前已经饮过水,尚能坚持,而角马们随着气温越发升高已经有些难耐,它们狂躁地打着响鼻,四肢乱动。

角马首领带着队伍朝前靠了一些,狮子们没有反应。

于是它们又前进了一些,捕猎者们还是没有反应。

或许是许多同伴在身边的原因,这些角马胆子逐渐大了起来,不再犹豫进入了河床。

由于水源稀少,水坑在河床上都是散落分部,它们下意识就分成几队去饮水。

杨弘毅怎会错失良机,立刻大吼一声,带头跃入河床,直朝角马首领冲去。

盖亚紧随其后,带着其他母狮从两翼包抄。

整个角马群顿时大惊,也顾不得喝水,急忙逃窜。

角马首领有着非凡的勇气,它发出吼声,召唤身边的角马共抗敌人。

十几头角马顿时紧贴在一起,犄角向前对着冲来的杨弘毅。

杨弘毅并不畏惧这样的防守阵型,他冲到角马面前时一个急刹车转身,长长的尾巴在角马们的脸上横扫而过。

古有景阳冈老虎一剪击武松,今有萨比森杨弘毅扫尾退角马。

他苦练三个月的招式第一次亮相便令敌人吃瘪,角马们的眼珠被打,吃痛乱跑,严合的阵型一下便乱套。

此时杨弘毅趁机折身,利用惊人的弹跳力,一个跃身便到角马首领的背部,狮口猛然落下,啃咬住它的脊柱。

锋利无比的犬牙刺破超厚的牛皮,令角马首领四蹄乱踢,在河床上乱跑,想要利用抖动身躯把杨弘毅震下来。

但杨弘毅早已习惯了这种颠婆,像蛆一样附在它背上。

母狮们动作很快,顷刻就赶来,从角马后身扑上,将其拉住。

盖亚绕前对其锁喉,另外一只母狮洛溪则咬住角马上下嘴唇,施以死亡之吻。

杨弘毅知道这头角马没救了,于是跃向远处,对于庞大的狮群来说,一头角马远远不够,还得继续捕猎。

有一头角马不知道是不是迷失了方向,不往河两岸跑,竟然沿着河床逃命。

杨弘毅只能以杀戮来终结它的愚蠢,他猛然爆发,追袭的速度已经媲美盖亚,顷刻便到角马身边。

他一个滑铲,从角马的腹部底下滑过,狮掌用力一拉它的后腿,便让其倒地,继而施以致命锁喉。

不久后,两头角马双双咽气。

杨弘毅发出吼声,呼唤莫瓦斯兄弟带着另外的成员过来进食。

气候越发干旱,杨弘毅直接让狮群就驻扎在河床中央,节省饮水的路程,顺便守护水源。

如今为了生存,生存地的缩小不可避免,只要能活下来就好。

渥太华的狮子们都围聚在角马尸体旁,它们吃到了难得的食物。

而在萨比森的土地上,那些比渥太华更弱小的狮群,则过着无比艰难的日子,随时处于灭亡的边缘。

无数生灵都在渴望着一场救赎之雨。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Top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