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零九章 不忘初心!!
字大
默认
字小
夜间
日间
默认
护眼
听书 - 我创造的那些神话种族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进度

第两百零九章 不忘初心!!

分享到:
关闭

人山人海的喧嚣声、质疑声之中,阿卡德脸色不变,他静静地看着先知,心里无比坚信兽人先知会做出正确的选择,但是又不免紧张。

兽人先知会做出什么选择?

阿托曼和巴列看向先知。

兽人先知脸色阴沉,内心愤怒无比,因为战胜文明入侵者是自己的功绩,眼前这个年轻人攻击自己的功绩,岂不是在攻击自己?

他是故意的吗?

难道他是知道自己在压制他,所以才会在这样的场合,这样的时间段,说出这样的话,就是要报复自己?

观众席上的喧嚣声越来越高涨。

兽人先知忽然意识到,在这个万千目光凝聚的时候,自己的选择会改变事情发展的脉络。

现在自己只要认定阿卡德是为了自己,而造谣说敌人还存在,那么阿卡德就会身败名裂。

兽人先知张了张嘴,只要自己愿意,一切就会重新回到自己预想的轨迹里。

现在大多数人都不信任阿卡德。

阿卡德孤立无援。

他只是一个小小的普通兽人,他没有地位、没有权力,他孤立无援!

兽人先知盯着阿卡德先向前走了一步,又往后退了半步。

“你为什么会认为敌人还存在?”

阿卡德迅速把情况告诉了兽人先知。

兽人先知闭上双眼,深吸了口气,接着他望向父神的神像,他想起来了当初自己是如何与父神订下契约,从一个猪人转换为兽人的。

他想起来了,自己如何带领兽人从奴隶,转变为猪人。

这一步步走来,他也终于在今天成为时代的主角。

是了,自己不能忘记自己的初心。

不忘初心!

他曾经是为了那些奴隶,故而一怒之下,揭竿而起,带领所有被压迫的奴隶反抗猪人监工的暴政,但是现在,他有多长的时间忘记了这些事情。

兽人先知告诉自己,‘不忘初心。’

在这一刻,他忽然感受到沉重的心情向上漂浮,仿佛解脱了世界的种种束缚,接近了父神的道。

世界万物在他眼前,明亮了起来。

兽人先知喃喃自语。“父神在上,没有您,我就会陷入永久的黑暗,永远沉沦在红尘欲望之中。”

“只有跟随您的道,我才能永远记起我曾经是因为什么,才要反抗精灵王国。”

“如果忘记这些初心,忘记了兽人一族的利益,只看我个人的利益,我也只不过是又一个时代的祭品。”

兽人先知举起手,巴列见此立刻大吼一声,气壮啸长,一时间竟压下了这纷杂的吵闹声。

兽人先知看了眼巴列,他转过头来,对所有兽人们说:“事情的结果还没有出来,你们不要率先指责某个人。既然阿卡德说与他对决的两名兽人身上都有问题,那么就把他们拉到这里,严刑拷打一番即可。”

“这是国家大事。”

“我们宁可多费点功夫,也绝对不能有任何的疏忽。”

很快,那两名兽人都被押解到这里。

看到这里,阿卡德放心了担心,兽人先知果然是值得自己效忠的明主。

那两名兽人自知如果他们松了口,今日的结果是非死不可了,所以无论是烙铁还是铁鞭,皆是一律不松口,只说他们什么也不知道。

兽人刑罚官,用红彤彤的烙铁按在一名兽人的胸口,顿时滋啦滋啦地冒出一阵白烟。

“说,你是不是投靠了敌人?”

“我……我没有。”兽人痛苦地摇着头,他浑身都是汗,皮肤仿佛涂抹了一层油。“是阿卡德,阿卡德喝下了仪式之血,获得了仪式力量,他才是背叛者。”

“我们都是被诬陷的。”

“阿卡德你没有任何证据,凭什么你说的就是真的。”

此言一出,角斗场观众席上顿时又叫嚣。

兽人们觉得他说得对,所以阿卡德也应该是怀疑对象,就应该对他也严刑拷打,审问结果。

阿托曼走上前来,对兽人先知说:“我认为也的确应该对阿卡德严刑拷打。”

“为什么要对阿卡德严刑拷打?”巴列急着站出来表态。“阿卡德是无辜的。”

阿托曼冷笑道:“严刑拷打之下,无辜者自然会坚持自己是无辜的,有罪的人自然会说出自己的罪行。严刑拷打之下冤情极少,立见成效,我们的刑罚官都是精通这方面的人才,肯定会把握自己的分寸,不会伤到罪犯的根本,又能让他们痛苦难当。”

巴列瞪大眼睛。“你!”

眼看二人要吵起来,还有周边要把阿卡德也抓起来的诸多喧嚣声,兽人先知皱起眉头,烦躁地说:“好了!”

他看向阿卡德。

阿卡德表示,“我愿意证明自己是无辜的。”

先知笑了笑,走过去,拍了拍阿卡德的肩膀。“年轻人,是我错了。”

“大人?”

“没什么。”兽人先知转过身去,走到那个诬陷阿卡德的兽人罪犯身前,逼退了对他行刑的刑罚官,他抽出一旁兽人士兵的阔剑,用阔剑的剑身打了一巴掌这个罪犯。

罪犯假装无辜地看着先知,“大人……我是无辜的。”

“你是无辜的?”兽人先知道:“如果真按你说的,阿卡德才是背叛王国的兽人,那么为什么他在赢下冠军,明明已经取得自己想要的东西以后,还要诬陷你们两个人?”

“这没有理由。”

周围的喧嚣声安静了下来。

兽人先知继续道:“而且我和拷问你们的人从头到尾,都没有告诉过你仪式之血,你却张口就说阿卡德服下了仪式之血,来,你告诉我,仪式之血到底是什么?”

要求拷问阿卡德的兽人们听了先知的话,也冷静了下来。

如此看来,阿卡德肯定不会是叛徒。

喧嚣声逐渐沉寂。

兽人先知看向刑罚官。“继续拷问……”

拷问持续了两个小时。

最终,两名心中有愧的兽人吐露了事情。

原来仪式之血就是那些入侵者的鲜血,那些鲜血里蕴藏了伟大之苏莱曼仪式的力量。

但是对于伟大之苏莱曼是什么,他们也并不清楚。

只是服用了这种鲜血,可以增强他们的力量。

而且,他们还吐露出来了一件事情,就是这些入侵者最近一直在暗中与不少部落首领接触,可能已经拉到了不少的人。

阿托曼对此怒不可遏,他请求兽人先知立刻清查各个部落。

兽人先知摸了摸了下巴。“那些入侵者为什么要把他们最近的计划,告诉你们两个小兵?”

“奇怪。”

“对了,立即封锁圣城,从现在开始圣城不能进入一个人,也不能出去一个人。封锁消息,不要让叛徒们知道我们已经发现了他们!”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Top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