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百一十九章 分身术的用处
字大
默认
字小
夜间
日间
默认
护眼
听书 - 我的餐厅连接异世界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进度

一百一十九章 分身术的用处

分享到:
关闭

分身术,可以用来干什么?

虽然也有着一些比较‘独特’的用法,但是陈泽只是打算凭借着分身术,来提高自己厨艺的修炼速度。

这种分身出去有着自己的意识,然后分身解除了还可以把记忆经验带过来的忍术,陈泽觉得简直就是神器啊。

陈泽还记得自己刚刚大学毕业那会,还经常想着用分身术,分出十几个分身,分别去做不同的工作,然后就可以月入好几万,走上人生巅峰。

想想还有点小激动呢,但是终归只是男人偶尔的中二想法。

没想到现在竟然有实现的一天,陈泽突然觉得自己又可以了。

“分身术?”猿飞愣了愣,他想过很多种可能,什么秽土转生啦,什么大风破,但是真的没有想到陈泽竟然会提出分身术这种东西。

“嗯嗯。”陈泽兴奋的点了点头,他就想要这个,其实如果有可能,陈泽觉得要个别天神也不错,可是那是不可能的。

“好,我现在就给你。”猿飞思考了一会,还是点头同意了,分身术而已,属于很基础的忍术,没有什么避讳。

“小鸣人,你的魔法修炼的怎么样了。”拉芙拉推门走了进来,让陈泽不由得眼前一亮。

今天的拉芙拉格外的漂亮,穿着一身淡蓝色的裙子,头上还别着发饰,镶着珠宝的鞋子衬托着拉芙拉的肤色。

“老师!我有很努力的修炼哦,龙卷风也可以放出来了,但是还操控不了……”鸣人兴奋的看着拉芙拉。

“拉芙拉,你想吃点什么吗?”陈泽笑眯眯的看着拉芙拉,然后从冰柜里拿出一罐樱桃味可乐丢给了她。

“亲爱的做什么,我就吃什么呀。”拉芙拉走到陈泽的身边,握住了他的手。

这让陈泽的呼吸一瞬间都停了下来,他还真的没有想到拉芙拉会如此主动的握着自己的手。

“师父和师丈的感情真好……”鸣人托着下巴,羡慕的看着陈泽和拉芙拉。

猿飞当然听出来了鸣人的心情,毕竟鸣人虽然很调皮,但是还是很想感受一下父爱和母爱的。

不过猿飞的关注点现在没有在这里,而是认真的打量着拉芙拉,这个金头发的小女孩,就是鸣人的老师了。

如果不是亲眼所见,猿飞日斩很难相信那么小的孩子会是一个魔……魔法高手,但是事实就是如此。

“亲爱的,这位是?”拉芙拉自然也注意到了猿飞日斩,毕竟和鸣人一桌,而且还一直盯着自己。

“这位是鸣人他所在的那个村的……村长?”陈泽纠结的解释了一下,火影从某种角度上来说,的确就是村长,没毛病。

“鸣人,你冥想一下,我看看你的魔力状态。”拉芙拉走了过去,嘱咐了鸣人几句。

看着顺利进入冥想状态的鸣人,拉芙拉这才看向了猿飞日斩。

“你来是有什么事情么。”拉芙拉的表情瞬间变了,冷漠,拒人千里之外。

“小姑娘,我来只是……”猿飞日斩笑眯眯的看着拉芙拉,他打算慢慢来,一来就直接提出自己的要求的话,并不太好。

“你叫我小姑娘?”拉芙拉奇怪的看了猿飞一眼,已经几万年没有听过这个称呼了。

“怎么了?”猿飞日斩奇怪的看着拉芙拉,看上去拉芙拉岁数并不大。

“没事,小老弟,我就直说了,你到底要做什么?”拉芙拉挥了挥手,没有去纠正猿飞的称呼。

“咳咳……”猿飞拍了拍自己的胸脯,这是什么称呼,自己怎么就变成小老弟了?

“我只是陪鸣人来吃饭,没有什么别的想法。”猿飞觉得还是徐徐图之比较好。

“我不喜欢拐弯抹角,你是不是想学魔法?”拉芙拉不耐烦的挥了挥手,她最讨厌拐弯抹角的了。

有什么话直接说不好吗,说的解决不了问题,那就直接打啊,把你打服不就什么事都没有了。

这就是拉芙拉在黑暗议会轮班时候的做法,而往往到了这个时候,负位面解决问题的方法也会特别的暴躁。

“洞穴人*你了,**,再说一次,这个城是我的地盘!”

“疯巫妖!不要以为你手下有悲风这个变态,我就不敢*你!”

“来啊,来战啊!”

“*!”

然后就会在拉芙拉的见证下大打一场,最后完事。

看着一脸胃疼表情的猿飞日斩,陈泽得意的笑了笑,然后就回厨房了。

这些事情陈泽不打算掺和,而且猿飞日斩的想法,陈泽心里也很清楚,这个为木叶付出了一生的老人,心思太好猜了。

陈泽打开卤水锅看了一眼,猪尾巴还在煮,但是还是没有什么太大的变化。

陈泽叹了口气,加了点卤料和水,就去研究分身术的卷轴了。

分身术的卷轴特别普通,没有任何出奇的地方,而且刚刚猿飞也已经把使用的方法告诉陈泽了。

陈泽深吸了一口气,然后打开了一张卷轴,一阵烟雾闪过,下一秒卷轴上就多出了一个自己。

很神奇,这一刻陈泽似乎和这个分身产生了联系,还感觉到了分身剩下的持续时间。

一个小时,一张分身术的卷轴,只能够维持分身一个小时。

时间不是很多,但是陈泽也没有太在意,一次性用品,能这样也不错了。

“那就,拜托你了。”陈泽看着分身,有点错乱。

“没事,我就是你嘛。”分身点了点头,然后拿起菜刀,又从地下室拿了些土豆,就开始练习刀功了。

“总感觉,怪怪的。”陈泽看着正认真切土豆的分身,摇了摇头,他还是有点不习惯。

过了半个小时左右,陈泽正在厨房里切着比尔牛肉,贝蒂就进来了。

“店长,店长,那个老爷子走了……诶?”贝蒂惊讶的看着两个同时回过头的陈泽,愣住了。

“怎么了?”陈泽疑惑的问了一句,猿飞日斩回去又没什么。

“左右为男……男上加男……”贝蒂低声的念叨了几句。

陈泽嘴角抽了抽,我听得到啊,混蛋!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Top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