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百五十二章 肠粉
字大
默认
字小
夜间
日间
默认
护眼
听书 - 我的餐厅连接异世界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进度

一百五十二章 肠粉

分享到:
关闭

陈泽打了个哈欠,一个下午都要过去了,但是还是没有客人,而这期间,陈泽除了时不时的看下卤水锅,就只有闲着发慌了。

“也不知道哈斯塔弄得怎么样了?”陈泽有点无聊的扣了扣桌子,自家的桌子很坚硬,什么外物都没办法去破坏这些家具。

这让陈泽省事很多,不然如果每一天营业,就砸碎一堆的餐具,那这餐厅就开不下去了。

陈泽又不是花村游戏厅的老板,财大气粗,每天被砸碎多少游戏机都无动于衷,甚至还可以继续弄机器进来让他们砸。

“好无聊啊。”陈泽有点烦躁,人多的时候又觉得累,人少了又觉得没意思,啧。

陈泽百般无聊之下,还是选择打开手机看了看,然后陈泽突然发现自己在美食论坛上的帖子,有一个与众不同的回帖。

当大多数回帖都是催促尽快营业,少部分玩梗的情况下,有一条回帖提出了让陈泽做一份家乡特色小吃。

【月光光:万能的楼主啊,能不能下次尝试推出我们家乡的小吃呢?就是肠粉,我已经很久没有吃到过肠粉了,万分感谢!】

陈泽若有所思,肠粉,这个东西陈泽自然是知道的,不过倒没有吃过,这让陈泽有点可惜,现在嘛倒是可以自己做了。

肠粉是广东那一边的美食,在广东一般分为两个大的流派,一个广式肠粉,一个潮汕肠粉,各有各的美味,所以陈泽也可以自己选择自己想做的类型。

“广式肠粉讲究酱油的口感,而且肠粉皮也有很多的做法……潮汕肠粉的话,似乎更讲究馅料的使用,所以……”陈泽感觉自己又一次选择困难症了,特别是这两个选择都挺不错的。

贝蒂杵着下巴,在桌椅上打盹,今天下午没什么客人,哈斯塔走了以后,贝蒂就很无聊,现在都要睡着了。

“好困啊……”贝蒂眼皮越来越沉,慢慢的就睡了过去。

陈泽站在餐厅里,看了贝蒂一眼,不过也没有把贝蒂叫醒,反正现在也没有客人,所以暂时还是可以让贝蒂休息休息的。

“唉,算了,还是先用广式肠粉吧。”陈泽摇了摇头,最终决定还是制作广式肠粉。

结果陈泽一查菜谱,就懵了,广式肠粉里还有很多的分类,什么布拉肠粉,还有抽屉肠粉,还有用古法来做的窝篮肠粉等等。

可以说是种类又多,而且各自有各自的有点,不过陈泽也没纠结太久,就选择了窝篮肠粉。

毕竟肠粉是一个历史悠久的小吃,所以陈泽觉得使用古法来制作的话会比较好。

“让我看看,肠粉要怎么做……”陈泽一边查着菜谱,一边准备着东西,不过就在查询的时候,陈泽发现了一个有意思的事情。

肠粉最早是不叫肠粉的,而是叫油味糍,后来据说乾隆皇帝下江南,就特别喜欢吃油味糍,然后就说这个东西吃起来很像猪肠,以后就叫肠粉吧。

然后油味糍就变成了肠粉,接着就在广东大肆发展,奠定了自己的美食地位。

陈泽也没有太在意,开始制作自己的肠粉。

肠粉的制作方法并不复杂,陈泽处理的很快,不一会就做好了一份肠粉。

【你制作了一份普通的肠粉,家常菜制作经验增加了3点】

中规中矩的评价,不过陈泽自己却不太满意,毕竟陈泽是想要做出较好的肠粉的。

“那么是哪里出问题了?”陈泽皱着眉头,看着眼前的肠粉。

陈泽拿起筷子夹了一块肠粉,放进了嘴里,慢慢的咀嚼着,中规中矩的味道。

不难吃,也不是很好吃,这是一份失败的作品,对于陈泽自己来说是的。

然后陈泽花了整整半个小时去找问题,最后才发现一方面是酱油的选择问题,另外一方面也是肠粉的粉皮弄的不好。

【你制作了一份较好的肠粉,家常菜制作经验增加了5点】

陈泽满意的点了点头,这个才是可以拿出去招待客人的料理,普通的料理陈泽已经不是很看得上了。

风铃声,清脆而好听,不过还是立马唤醒了贝蒂,贝蒂擦了擦口水,笑意盈盈的站了起来。

“欢迎来到异梦餐厅,尊敬的客人。”陈泽听到了声音,好奇的探头出来看了一眼。

这是一个男生,看上去十七八岁的样子,穿着一身很质朴的衣服,还有一双看起来就很破旧的鞋子。

“那个……有什么吃的吗?”男生似乎有点不好意思,他轻轻抓着头。

“客人,这个是……嗯……我们的菜谱。”贝蒂笑着走了过去,然后皱了皱眉头。

而对面的那个男生也在贝蒂走过来的时候,下意识的往后退了一步。

“对不起……这个菜有吗?”男生有点羞愧,不过还是指了指菜单上的料理。

“有的,店长,一份红烧肉米饭!”贝蒂迅速的喊了一句,然后立马跑去冰箱那里,给男生倒了一杯柠檬水。

陈泽有点奇怪,这个男生的表情很奇怪,就像是做错事的人,很不安。

贝蒂给男生倒了水以后,就立马进来了,然后用力的深呼吸了几口。

“怎么了?”陈泽有点疑惑,他还是第一次见到贝蒂不愿意站在餐厅里。

“呼,店长,那个男生身上一大股臭味,汗臭和脚臭都有,我快要吐了。”贝蒂心情很复杂,她还是第一次闻见这么恶臭的味道。

陈泽嘴角抽了抽,脚臭的确是个很严重的问题,特别是在餐厅。

陈泽还记得自己上班那会,办公桌对面坐着一个男同事,有一天,陈泽刚开始工作,就闻见一股特别臭的脚臭味。

陈泽特别的痛苦,但是又不好直接提醒,就在陈泽快要窒息的时候,一个女同事勇敢的站了出来,委婉的让那个男同事去换了鞋子和袜子。

“呼……我出去了。”贝蒂深呼吸了几口,就准备出去。

“不是很臭吗?”陈泽看着贝蒂。

“但是不出去的话,客人会很尴尬。”贝蒂笑了一下,就视死如归的出去了。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Top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