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百零四章 三个食材
字大
默认
字小
夜间
日间
默认
护眼
听书 - 我的餐厅连接异世界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进度

两百零四章 三个食材

分享到:
关闭

蜂蜜,这是一个比较独特的东西。

一方面蜂蜜可以直接泡水喝,治疗便秘什么的还是挺有用的,而且也算得上是营养品。

并且还可以用来做食材的调料,适量的蜂蜜可以起到软化肉质的作用。

烤箱跳了,但是并没有得到系统的提示,陈泽眉头一挑,看来这个烤肉因为某些原因导致系统并不承认这个料理。

“算了,不承认就不承认,我还是先看看味道如何。”陈泽拿起筷子,夹了一片烤肉尝了尝。

一口咬下去,陈泽顿时感觉眼前一亮,这个烤肉的味道真的很好啊。

这块像是石头的肉,它的味道没有什么特殊的,但是却把本身的味道完全的释放了出来,一口咬下去,表面是焦脆的皮,然后就是被焦脆表皮封锁起来的肉汁。

满满的肉汁相当的多,陈泽感觉自己就像是在吃爆浆肉片一样。

而且蜂蜜的淡淡甜味,也非常的不错,可以说是和这片肉相当的搭配。

“这么棒的肉,为什么就是没有得到系统的认可呢?”陈泽叹了口气,他感觉这个肉如果能够得到评价,应该可以达到精良级别。

“店长先生,我有一件事要跟你说,你的……”风铃声传了出来,然后就是安兹乌尔恭的声音。

听得出来对方特别着急,毕竟推门的声音和说话的声音几乎一起传来的。

“怎么了,飞鼠?”陈泽疑惑的走了出来,才过了半个小时,贝蒂的午休时间还没过。

“欢迎来到异梦餐厅,尊敬的客人……”出乎意料的是,贝蒂还是下来了,说话声音还有点喘。

“额……那个,是不是打扰你们了?”安兹乌尔恭看着陈泽,一脸我懂的表情。

“并没有,她只是在上面玩游戏而已。”陈泽翻了个白眼,他怎么可能跟贝蒂发生什么不可以说的事情。

更何况贝蒂这种飞机场,也不符合陈泽的审美,当然啦,拉芙拉是不一样的,拉芙拉那么可爱……

贝蒂一头雾水的看着陈泽,她怎么觉得刚刚陈泽看了她一眼,而且那个莫名觉得自己的自尊又受到了什么伤害一样。

“???”当我打出问号的时候,不是我自己有问题,而是我觉得你有问题。

“对了!就是那个,店长先生,我之前给了你三个食材,你能拿过来让我看看吗?”飞鼠有点着急的看着陈泽。

陈泽也没有在意,而是把那三个食材拿了出来。

“对了,这个肉我已经切了一半了,没问题吧?”陈泽问了一句。

“诶?石化肉……店长先生你没事吧?”飞鼠震惊的看着陈泽,他记得这个东西会持续增加石化效果啊。

“没事啊,虽然刚刚切的时候,有一个魔法波动,但是我解决了。”陈泽毫不在意的挥了挥手。

“这样吗……”飞鼠点了点头,看来陈泽的安全还是有保证的。

“然后这个是熔火之心,它的效果是食用以后,每一分钟会增加百分之一的体……嗯……就是让你能够更快的恢复疲劳。”飞鼠本来说的很流畅,但是中途卡了一下。

陈泽笑了笑,拉进来飞鼠还是不打算让别人知道他是来自游戏世界的吧。

“那么这个呢?”陈泽指了指太阳花,这个东西他一直没有想到该怎么食用。

哪个厨师可以用光做菜啊!混蛋!

“这个啊,这个东西的食用效果是……”飞鼠把太阳花拿了起来,然后就看到了其中的属性。

“食用了这个东西,可以让你的精神力快速恢复,而且温暖身心。”飞鼠把属性全部念了出来。

“温暖身心……三温暖吗?”陈泽快要忍不住吐槽的冲动了。

而且最关键的烹饪方式还是没有写啊!

“不说这些了,飞鼠先生,今天要吃点什么吗?”陈泽笑眯眯的看着飞鼠。

“我想想,那就给我来一份鳗鱼饭,然后还有味增汤和冰啤酒吧!”飞鼠笑的很开心,在这里真的很棒啊,不会被压制情绪,还可以吃饭家乡的料理。

“好的,请稍等。”陈泽点了点头,然后就回到了厨房。

而贝蒂也贴心的给飞鼠倒了一杯可乐,虽然飞鼠早就说过要啤酒,可是该赠送也需要赠送。

因为鳗鱼饭耗费了一点时间,所以陈泽把所有料理做完的时候,已经耗费了不少的时间,不过飞鼠也表示了理解,毕竟鳗鱼饭的确是需要花费时间的。

“噗哈~这个味道真的棒啊,怎么喝都喝不腻!”飞鼠爽快的把啤酒杯放了下来。

“诶,店长,上次那个客人没有来吗?”飞鼠好奇的询问了一句。

他还是很期待有一个同伴,哪怕只是暂时的酒伴,也是非常不错的事情啊。

“没有,斯坦先生还不清楚要到什么时候才能来,毕竟这些客人来的时间都是随机的。”陈泽站在厨房里。

“这样啊……”飞鼠看起来有点失望,空宅老骨啊……

陈泽擦着杯子,没有说话。

这大概就是飞鼠不想要穿越,想要回到自己世界的根本原因,毕竟没有那些一起游戏的同伴,对于飞鼠来说是太过昏暗而孤寂的。

“店长,店长!”贝蒂悄悄地凑了过来。

“怎么了?”陈泽好奇的看了贝蒂一眼。

“就是那个……要不要让客人试一下墨菲斯托先生给的酒?”贝蒂一脸的坏笑。

“你跟飞鼠先生什么仇什么恨啊,而且那个叫做哀嚎酒的东西,完全就是酒精吧。”陈泽虚着眼睛看着贝蒂,这货是不是坏了。

“不是,我看飞鼠先生似乎很忧愁的样子,然后我以前喝醉酒的时候,就感觉所有的烦恼都没有了。”虽然贝蒂说的很正常,但是陈泽却觉得这货根本就不是这个意思。

“是吗?”陈泽虚着眼睛,总觉得有哪里不对不对的?

“是的,我觉得就是这样,不是有一句话吗,叫做什么……一醉解千愁嘛。”贝蒂更加认真了。

“虽然你说的好像有点道理……但是……”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Top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