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百一十一章 谢必安和范无咎
字大
默认
字小
夜间
日间
默认
护眼
听书 - 我的餐厅连接异世界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进度

两百一十一章 谢必安和范无咎

分享到:
关闭

陈泽见过很多客人,坦白的说,各种各样的客人陈泽都见过,比如灰精灵,比如克苏鲁神话的神祗们,不死者,大侦探,坏蛋什么的都有。

就连伽椰子这样的鬼怪,陈泽也是见过的,并且还跟伽椰子进行了亲切的“交流”。

不过陈泽还真的没有见过像眼前这个男孩一样的客人,他是灵魂,陈泽很确认这一点,毕竟正常人不可能顶着个脑洞过来吃饭。

可是这个客人就像是一个普通人一样,那就很不正常了。

这个客人会害羞,会腼腆,还会对莫里亚蒂教授保持距离,甚至贝蒂给他倒了一杯柠檬水,他也会说一声谢谢,然后才喝下去。

“店长,你觉得这个客人是什么啊?”贝蒂有点疑惑的凑进了厨房,她实在是想不通这个客人的身份。

“灵魂,我刚刚检查过了。”陈泽正在揉面团,这个客人应该是一个华夏人,因为他说他想吃担担面。

“诶?但是我感觉他就像是一个普通的小孩子,就如同安德鲁和伊莲娜那样。”贝蒂奇怪的看了正坐在餐厅里的男生一眼。

陈泽点了点头,他也有这样的想法,这个灵魂不像伽椰子,似乎对生者没有敌意。

而且他似乎还不知道自己的具体状况,最起码陈泽注意到,这个客人对从头上滴到桌子上的血毫不在意,似乎看不见一样。

“反正不管是什么客人,只要他不捣乱就行,对了贝蒂,你把这几个包子拿出去,这是莫里亚蒂教授点的。”陈泽把蒸笼拿了下来,然后把里面热腾腾的包子放进了盘子里。

“先生……”莫兰的视线不时的瞥向那个男生,以他的眼光来说,这个男生应该就是十六十七的样子,反正年纪不会太大。

“莫兰,不要太过在意事物的表面,站在知识的海洋旁,每一个贝壳都会让我越发感觉自己的无知。”莫里亚蒂摇了摇头,这种事情他还真的没有见过,而且要不是亲眼所见,他估计会以为这个是障眼法,或者是哪个的小把戏。

“请两位慢用。”贝蒂走了出来,然后把四个蟹黄汤包放在了莫里亚蒂面前。

“谢谢你,美丽的女士。”莫里亚蒂拿起了叉子,这是英格兰人吃饭的习惯。

“不不不,先生,这个包子需要用手拿,用筷子会影响到它的食用效果。”男生连忙阻止了莫里亚蒂。

“这样吗?谢谢。”莫里亚蒂侧头道谢,然后就看见男生的眼睛正不停地流血。

莫里亚蒂都可以听见莫兰咽口水的声音,显然直接注视这个死魂灵,让他的心理压力有点大。

“冒昧的问一下,你叫什么名字?”莫里亚蒂有点好奇,这个男生,知不知道自己的状态?

“你好,我叫吴海峰,是一名高三学生。”吴海峰微笑着。

“你的英语说的很棒,吴。”莫里亚蒂赞赏的点了点头。

陈泽眉头一挑,这个名字,果然是华夏人。

“我有很努力的学习,也不知道怎么就出现在了街道上,我正打算待会回家接着背书。”吴海峰笑的很腼腆,看得出来他正在努力的适应和外国人沟通。

“哦?你确定你待会要回家读书?你父母看见不会担心吗?”莫里亚蒂更加奇怪了,那是什么奇怪的家庭?

“不会奇怪啊……只不过我爸爸……没什么的。”吴海峰摇了摇头,然后又看了一眼莫里亚蒂和盘子上的包子。

“先生,灌汤包是要尽快食用的。”吴海峰友情的提醒了一下。

“谢谢。”莫里亚蒂拿起了包子,慢慢的咬了一口。

接着顿时感觉一股热流冲入了口中,浓郁的香味扑鼻而来,美味的馅和肉的口感都特别的棒。

而且陈泽擀的面皮也比较薄,加入的馅又比较大,这就让这个蟹黄汤包吃起来格外的美味。

“呼~我吃过不少的美食,但是来自东方的神秘食物还是如此的让我沉迷。”莫里亚蒂满足的呼了口气,这个东西的味道他非常喜欢,可以说是很喜欢的一种。

“先生,您说的对,这个美食的确可以给我一种放松身心的感觉。”忠实打手立马就补了一句,而且他的确觉得这个叫做蟹黄汤包的东西非常美味。

陈泽不一会就把一份普通的担担面做了出来,然后让贝蒂端给了吴海峰。

“谢谢。”吴海峰很有礼貌,然后拿起了筷子,非常熟练的夹起了担担面,开始吃。

“咚咚咚。”敲门声又一次传来。

餐厅里的气氛又一次凝固了,莫里亚蒂还是心平气和的吃着手中的灌汤包,而莫兰则紧张的看向了门。

紧接着,门就被推开了,从外面走进来了两个客人。

一个身着白衣的高瘦男子,他的头上戴着一顶官帽,上面写着一见生财。

而另外一个穿着黑字的男人,他也有一顶官帽,上面写着天下太平。

陈泽愣了愣,这两位客人的这个造型……还有一黑一白的特殊穿着,陈泽顿时就联想到了一个华夏大地流传已久的神话角色。

“你好,店家,我是来带这个生魂下地府的。”白无常谢必安朝着陈泽拱了拱手,然后就看向了正在吃担担面的吴海峰。

“吴海峰,跟我们下地府吧。”黑无常范无咎走了过去,站在了吴海峰的身后。

吴海峰宛若没听见一般,还在闷头吃面。

“何故做此姿态,是生是死都是你自己选的。”范无咎一把就摁住了吴海峰的肩膀。

“先生……”莫兰更加懵圈了,今天的经历让这个一向冷血的男人有点不寒而栗。

“……”莫里亚蒂挥了挥手,示意住嘴,专心致志的看着黑白无常。

眼泪不断地滴下,滴到了担担面上,吴海峰哭泣着,身上也散发出了一股黑色的气息。

“我……我不想死!”吴海峰抬起了头,脸上满满的后悔。

“生死由命,从你跳下去的那一刻,就没有回头路了。”谢必安也走了过来。

“哼,如果不是你进了这个地方,阎王爷何须派我等前来?”范无咎冷哼了一声。

陈泽摇了摇头,怪不得不是牛头马面。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Top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