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百四十章 泪魂
字大
默认
字小
夜间
日间
默认
护眼
听书 - 我的餐厅连接异世界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进度

两百四十章 泪魂

分享到:
关闭

鸣人并没有待太久,检查完修炼进度以后,拉芙拉让他回去继续提升自己的魔力,接着就把鸣人放了回去。

拉芙拉明白,鸣人需要一点时间来接受今天的事情,毕竟今天经历的事情有点多。

陈泽也觉得这个办法不错,所以给鸣人准备了几个狗不理包子以后,就继续回厨房研究食谱了。

“你说怎么办。”范无咎站在卫生间里,面无表情的看着眼前的地狱。

“他的死期不是今天。”谢必安抱着手臂,平静的看着眼前的男人,然后摇了摇头。

虽然这个男人的所作所为可以说是畜生不如,不过还没有到死期,谢必安也不可能违背天理把他带下去。

“一饮一啄,因果报应。”范无咎走了过去,手中的勾魂锁拴住了那个慢慢挣扎不动的小女孩。

接着,一个虚无缥缈的灵魂被牵了出来,小女孩脸上还带着惊恐的表情,眼泪不停地流着。

“真是麻烦,泪魂。”谢必安看着眼里不断流泪的小女孩,摇了摇头。

“她的爷爷奶奶已经下去了,虽然是凶魂,不过也可以安抚下去,泪魂按照地府的处理方法,必须抹除痛苦。”范无咎也皱着眉,就这么一会的功夫,眼泪就在地上形成了一个小水坑。

“她的灵魂很痛苦,快要撕裂了。”谢必安走了过去,摸了摸小女孩的脑袋。

“找地藏菩萨帮忙吧。”范无咎冷着脸,不为所动。

“嗯,只能如此了。”谢必安点了点头,也没有什么太好的办法。

范无咎看着慢慢平静下来的男人,走到他背后,在他身体上拍了一下,一股阴冷之气顿时钻了进去。

谢必安见怪不怪,他知道自己的好友是一个什么样的人,面冷心热说的就是他了。

不过就在范无咎打算带着小女孩下地府的时候,女孩的灵魂突然就飘向了一个地方。

范无咎根本拉不住,被强行拖到了那个地方,接着范无咎和谢必安就看见了一扇木门,非常熟悉的木门。

“为什么?”范无咎看着眼前的木门,不明所以。

眼前的木门他们自然是知道的,毕竟上次那个男生的灵魂,就是在这里找到的。

回去后虽然也报告了阎罗王和地藏菩萨,但是得到的答复都是跳出三界之外,不在五行之中,与店家不要起恶。

所以范无咎和谢必安都把这个地方列到了惹不起的名单里,不过没想到这次泪魂竟然会把他们带过来。

“进去吧,也许解脱的办法就在里面。”谢必安没有犹豫,直接推门走了进去。

熟悉的风铃声,然后谢必安就看见那个魅魔面带笑意的走了过来。

“欢迎来到异梦餐厅,客人~”

“店家,叨扰了。”谢必安和范无咎带着那个泪魂走了进来。

贝蒂愣了愣,眼前这个小女孩是怎么回事?为什么脖子上套着铁链?

“你们这两个……”贝蒂愤怒了,她想起了自己的经历,奴隶不就被套着脖子么?

“贝蒂别闹,两位客人这是?”陈泽走了出来,制止了贝蒂的怒气,然后看向了黑白无常。

做为华夏人,陈泽自然是明白黑白无常的身份的,所以这个小女孩应该也是鬼魂,只是为什么这个女孩一直在哭?

而且陈泽注意到,就这么一会,小女孩的身下就有水洼了。

“店家,叨扰了,这个女孩是泪魂,大悲伤,大悲念的灵魂,无法进轮回的。”谢必安冲着陈泽拱了拱手,解释了一下。

“她怎么了?”陈泽更加奇怪了,大悲伤的灵魂,而且听起来似乎没有怨气。

接着一个画面突然出现在餐厅里,上面是一个男人,一个暴躁的男人,因为吸东西的原因,精神失常了,送走了他的父母,又在一个小女孩哭求“爸爸别杀我”以后,把女儿哄进了厕所,残忍的送走了自己的亲生女儿。

陈泽沉默了,他突然有点讨厌黑白无常,因为这两个家伙每一次来,都会让陈泽的心情非常的不好。

“真是个畜生!”贝蒂愤怒的咬着牙齿,手捏的紧紧的。

陈泽叹了口气,这种事情……

“所以,我能做点什么?”陈泽抬起头认真的看着黑白无常。

“泪魂自己过来的,我们觉得让她放下悲伤的方法大概在你这里。”谢必安又解释了一下,范无咎面无表情的站在一旁。

陈泽愣了愣,他只是个厨师啊,又不是什么大人物,怎么可能让这个小女孩放下悲伤?

陈泽低头看着眼前的小女孩,对方脸上都是悲痛至极的表情,眼泪不断的从她的小脸上流下来。

陈泽突然想起了一个包子,小当家刘昴星里的四神海鲜八宝镇魂包子,据说可以起到镇魂的效果,可以说是非常的流啤,只不过陈泽也不会啊。

看着眼前不断哭泣的小女孩,陈泽叹了口气,如果刘昴星在就好了,也许自己就可以找他来学一下四神海鲜八宝镇魂包子。

陈泽不由得摸了摸小女孩的脑袋,他没注意到的是,自己的手伸过去的时候,范无咎似乎打算开口说什么,不过又憋回去了。

刚刚摸到小女孩的脑袋,陈泽就顿时浑身一震,一股巨大的悲痛涌上心来,强烈的悲伤不断的拍击着陈泽的心灵。

不过很快就被抑制住了,魔法阵自发的保护了陈泽。

“尊者,您看怎么样?”谢必安恭敬的看着陈泽。

“额……”陈泽愣了愣,尊者这个称呼倒是挺独特的。

“我有一个想法,不过可能需要等一会才行。”陈泽看着小女孩,心里有了一个主意。

谢必安和范无咎对视了一眼,然后就和小女孩一起坐在椅子上等着,而贝蒂则拿了一个桶过来。

“贝蒂小姐大可不必,泪魂的眼泪是无法装的,所以……”谢必安打算提醒一下贝蒂。

“嗯?怎么了?”贝蒂疑惑的看着他,她已经用木桶把那些眼泪装起来了。

“嗯……没事,你继续。”谢必安无话可说。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Top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