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百四十三章 完美的龟苓膏完美在哪里?
字大
默认
字小
夜间
日间
默认
护眼
听书 - 我的餐厅连接异世界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进度

两百四十三章 完美的龟苓膏完美在哪里?

分享到:
关闭

“尊者,多谢了。”谢必安恭敬的向陈泽鞠了个躬,不得不说陈泽的这碗龟苓膏,真的完全超乎了谢必安的想象。

本来按理说,泪魂的超度都是非常麻烦的事情,即使是地藏菩萨,也需要花费半天的时间来念经超度。

所以谢必安还真的没有想到,陈泽只是做了一份龟苓膏,就让这个泪魂直接进了轮回。

“小事一桩,不过这个餐费还是需要结一下的。”陈泽挥了挥手,一碗龟苓膏而已。

不过最高兴的事情,还是陈泽的甜品技能升级了,然后还做出了完美级别的料理。

“不知尊者想要什么?”谢必安拱了拱手。

“随便。”陈泽也不想收太过昂贵的东西,一般的就好了,毕竟龟苓膏的制作成本并不是很高。

而且一锅龟苓膏,陈泽就做出了十五碗,所以自然是要少收一点的。

“那尊者你看这个行不行?”谢必安把一枚铜钱拿了出来,不过这枚铜钱看上去有点不同。

陈泽好奇的接了过来,这是一枚纸质的铜钱,很奇怪的是重量和铜制的差不多。

“这是何物?”陈泽更加疑惑了,他见过不少铜钱,毕竟地摊上经常有骗傻子的所谓古董,里面就有不少的铜钱。

但是这种铜钱陈泽还真的是第一次见,而且不知道为什么,这枚铜钱握在手上有一点冰凉。

“禀尊者,这枚铜钱是地府用的通宝,价值可抵百两黄金。”谢必安立马解释了一下。

“好的,那我就收下了。”陈泽点了点头,这个东西感觉还是挺有用的。

“随性随心,真是个高人。”谢必安看着身后消失的木门,不由的感叹了一句。

“嗯。”范无咎点了点头,认可了自己同伴的做法。

“回地府复命吧。”谢必安看了看四周,然后和范无咎消失在了空气里。

而陈泽正在和拉芙拉还有贝蒂一起吃龟苓膏。

“这个的味道有点独特。”拉芙拉舔了舔嘴唇,这个黑色的果冻状物体,味道还真的挺不错的。

“是啊,有点甜,又有点苦。”贝蒂则点了点头,她又吃了一碗。

陈泽拿着勺子,看着眼前空荡荡的碗,陷入了沉思。

龟苓膏的味道只能说是比较的美味,苦中带甜,甜中又不是很齁,反而有一丝回甘的味道。

陈泽砸了咂嘴,完美级别的龟苓膏,却让陈泽有点失望,因为他的味道并不像是陈泽想象中的那样完美无瑕,甚至感觉还比不过精美的巴菲。

“这不科学啊……”陈泽皱着眉头,按理说系统的评价是绝对不会有错的,那么为什么这个被评为完美级别的龟苓膏,却在味道上输给了其他的东西?

“很奇怪。”拉芙拉摸着自己的肚子,一脸的疑惑。

“怎么了?”陈泽看向了拉芙拉。

“我感觉吃了这个龟苓膏,我身体里的一些杂质消除了不少。”拉芙拉摸了摸自己的脸蛋。

陈泽愣了愣,然后猛的一锤手心,他就说自己怎么一直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不对的。

龟苓膏毕竟是中药,严格来说是药,而不是别的什么,所以它的完美肯定是指其他的地方。

解决了心理的疑惑,陈泽的心情一下子就放松了。

不过接下来一直没有客人,就连哈斯塔也没有来,也不知道是不是还沉醉在模拟城市的建设中。

陈泽听拉芙拉说,现在希望城已经成为负位面所有被压迫种族的生存之地了,每天都有大量的奴隶往希望城跑,就渴望能够在那个地方,获得自己的救赎。

“这么说的话,你们黑暗议会的压力肯定很大咯。”陈泽和拉芙拉坐在餐厅里,贝蒂已经回去了,陈泽也把门锁上了,打算和拉芙拉享受一下两个人的时光。

“是啊,最近很多种族都去斯坦那里投诉,把他搞得头都更亮了。”拉芙拉一脸的幸灾乐祸,在她看来,还好不是自己值班期间发生的,不然该头疼的就是自己了。

“头……更亮了?”陈泽眨了眨眼,这算什么回事,他只听说过头疼或者是头秃,还从来没有听说过头亮的。

“因为斯坦是骷髅法师,所以他的灵魂之火在眼部,情绪激动的时候,灵魂之火就会继续燃烧。”拉芙拉看陈泽不懂,给陈泽科普了一下。

陈泽嘴角抽了抽,这大概就是蜡烛吧,或者说是南瓜灯。

“看来我当初就不应该建议哈斯塔去玩模拟城市。”陈泽摇了摇头,这个锅就是自己的,要不是自己提议,哈斯塔也不会去搞个什么模拟城市。

“还好啦。”拉芙拉挥了挥手,然后把头靠在了陈泽的肩膀上。

陈泽的呼吸顿时为之一滞。

陈泽默默的摁了一下魔法石,顿时整个餐厅变成了星空下的湖泊,还有远方的树林。

陈泽仰头看着星空,虽然知道这里是魔法构成的幻境,但是不得不说,景色非常的不错。

“我……”陈泽欲言又止,他不知道该如何陈述自己的心情,亦或者是该如何表达。

“……”拉芙拉没有说话,而是握紧了陈泽的手。

就在这个环境下,陈泽突然想起了一个小对话。

“我想和你睡觉。”听起来就很俗气,而且让人厌倦。

可是如果换成“我想和你一起起床。”顿时味道就变了。

所以说话一直是一种艺术,而往往说话说的好听的都是情商高的表现。

陈泽想起来日本有一个牛郎,叫做罗兰,价格非常的高,但是跟他聊天就会发现,这个人情商很高,说话也很好听。

然后陈泽又想起来,前段时间出来的那个窃格瓦拉,曾经也说过一句名言。

“所里的老哥说话又好听,都是人才,我最喜欢里面了。”

这么一说的话,情商高的都在所里?

“噗……”陈泽一时没忍住笑了出来。

然后一低头,就看见了拉芙拉正用一种恐怖片里的表情看着他,让陈泽毛骨悚然。

“嗯……你听我掩……啊不,解释!”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Top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