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百九十三章 当……时,没有一个……是无辜的
字大
默认
字小
夜间
日间
默认
护眼
听书 - 我的餐厅连接异世界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进度

两百九十三章 当……时,没有一个……是无辜的

分享到:
关闭

让娜呆呆的待在房间里,她现在深刻的体会到了什么叫做绝望一般的感受。

这让她的母亲非常的担心自己的女儿,不一会,就又来到了房间的门口,轻轻的敲了敲门。

“让娜,你好一点了吗?”让娜的母亲非常的担忧,虽然这句话她五分钟之前才问过一次,十分钟之前也问过一次。

“妈妈……请你让我一个人休息一下……”让娜很虚脱,她捂着自己的脸,一脸的痛苦,不过她的旁边放着一本书,那就是莫里亚蒂教授昨天给她的书。

“这样啊……下次你还是不要再去吃那些孤儿给你的野果子了。”伊莎贝尔·达克叹了口气,要不是吃了那个不知名的野果子,自己的女儿又何必这样?

“你的衣服我已经帮你洗了,让娜,你记得换一套。”伊莎贝尔想起了什么,又冲着让娜现在待的房间喊了一声。

“是的,妈妈!”让娜有点羞恼的声音从里面传了出来,然后就是痛苦的低哼。

伊莎贝尔摇了摇头,她已经按照马丁神父的说法,给让娜喝了圣水,应该可以起用,更何况那个圣水可是自己丈夫用黑面包换来的。

实际上,在被那些该死的家伙围困以后,粮食就已经是很珍贵的东西了。

伊莎贝尔心里决定,如果让娜还是不好,那么也许自己真的应该帮让娜放血,那些医生都是这么做的。

拉肚子应该也是可以的吧?伊莎贝尔觉得没毛病。

让娜有点绝望,都已经过了午饭的点了,但是自己还是没有去那家餐厅,这倒不是说自己不想去,而是因为这个肚子实在是太疼,疼的让娜绝望。

这一切的事情,都要从一只蝙蝠说起……准确的说是从蝙蝠洞附近发现的野果子说起。

昨天让娜又把披萨拿出去分给了那些孤儿,他们很感动,其中领头的男生送了让娜一把野果子,让娜推辞不掉,就接过来了。

接着今天早上,让娜就吃了一颗,酸酸的,又有一点点的甜味,于是让娜就又多吃了几颗,最后全部吃完了。

然后休息了一会,到了中午,让娜都准备去接着拿自己的披萨了,却感觉到一股剧烈的腹痛。

这是何等强烈的腹痛,让娜疼的躺在地上的翻来覆去,冷汗都从额头流了下来。

然后让娜就去了厕所,上完以后感觉好了一点,虽然让娜觉得自己刚刚简直就像是一个小溪流一样。

不过紧接着腹痛又来了,让娜在等父亲去求神父的时候,感觉自己肚子不那么疼,但是有点想……排出气体……

如果陈泽知道让娜刚刚的想法,肯定会毫不犹豫的把她送进厕所,告诉她一定要在厕所里解决这个问题。

陈泽记得当初自己看过知乎上的一个问题,那就是急性肠胃炎是一种什么体验?

比起其他答案下的“泻药,人在美国,刚下飞机”这些,这个问题简直就是病友之间交流感情。

“不要相信每一个屁,当你把翔崩在裤子上时,没有一个屁是无辜的。”

“我在上厕所,但是我觉得我在排水,深刻的体验到了娇嫩的菊部根本承受不了长时间的纸巾擦拭。”

“别说了,我现在肚子都是疼的,说个可怕的小技巧,在你承受不了纸的粗糙时,用水似乎非常有效……只不过……”

简直就是悲伤的故事合集。

让娜待不下去了,自己已经在厕所里蹲了很长时间,可是肚子一直在疼,而且让娜已经开始感觉口渴了。

“我要去跟店长先生求救……”这是让娜心里的念头,毕竟对于她而言,陈泽的餐厅,就是神迹一般的存在。

紧接着,让娜就忍着腹痛,就算是想排出气体,也不敢,她生怕自己再弄脏自己的衣服。

“让娜……”伊莎贝尔很担忧的看着自己的女儿,她知道女儿要去哪里。

实际上如果不是女儿一直能够换回一些有很多肉的饼,他们一家也不会比其他人好过多少。

但是雅克不让自己分发这个叫做披萨的东西,说是这样分发会给自己家里带来巨大的灾难。

想到那些饿的眼睛都要冒绿光的人,伊莎贝尔就说不出话了,实际上让娜去分披萨,那也只是分一些饼,上面的菜全部没有,还得小心翼翼。

“妈妈,家里已经没多少吃的了,万一那个神迹不在了呢?”让娜很坚决,披萨囤不了太久。

炎热的夏天,食物腐败的特别快。

伊莎贝尔心疼的看着自己的女儿,还是默许她出去了。

“欢迎来到异梦餐厅……诶?让娜?!你怎么了?店长!”贝蒂的惨叫吓的陈泽差点手一抖,把菜刀摔自己脚上。

“怎么了?”陈泽走了出去,然后立马看见了正躺在贝蒂怀里,虚弱捂着肚子的让娜。

她的状态很不好,嘴唇都有点白,而且脸色非常的痛苦。

“拉芙拉!”陈泽立马喊了一句,这明显就是生病了,自己不是医生,想要立竿见影,只能求助拉芙拉了。

不一会,拉芙拉就下来了,她听到了陈泽的请求,很痛快的点了点头。

“这个孩子……肚子有问题,里面有病变的部分,不过问题不大。”拉芙拉伸出手,轻轻的抚过让娜的肚子。

疼痛解除了,这一刻让娜感觉自己犹如新生。

“谢谢你,店长,店长夫人。”让娜立马爬了起来,恭敬的冲着陈泽和拉芙拉行礼。

“没事没事,不过你这是怎么了?”陈泽看着让娜,有点奇怪。

“就是……就是……”让娜说不出口。

“那就不用说了,你的病已经好了,不过下次还是得注意哦。”拉芙拉看出了让娜的窘迫,结合刚刚让娜病变的部位,她大概知道是什么原因。

“嘶……”陈泽看了一下眼自己的脚,他被拉芙拉踩了一脚,不过力度不大。

“哼。”拉芙拉哼了一声就上楼了,她正抓着神兽呢,都丢了好几个高级球,一个都没有抓到。

还有这个木头男朋友,真是让人生气。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Top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