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百九十四章 那就喝血吧
字大
默认
字小
夜间
日间
默认
护眼
听书 - 我的餐厅连接异世界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进度

两百九十四章 那就喝血吧

分享到:
关闭

“真的太感谢了,店长先生!”让娜一脸的感激,只有在病痛中受尽折磨的人才知道,健康是多么宝贵的财富。

所以这么一说,一辈子健康快乐就是最大的财富了吧?

让娜心里突然多了一些感触,只不过小孩子的情绪来的快,去的也快。

“没事的,那你今天想吃点什么吗?我最近在想着要不要做一份水果披萨……”陈泽微笑的看着让娜,他记得榴莲披萨的味道也是挺不错的,而且总的来说披萨的榴莲味也是可以让人接受的。

“请务必不要给我!”让娜很抗拒,这让陈泽有点懵。

莫非让娜知道自己要做榴莲披萨,于是拼死反抗?但是这也不正常啊。

“抱歉……我……我现在对野果子有点过敏……”让娜很不好意思,她犹豫了一会,本来是想把自己拉肚子的事情说一下的。

可是让一个女孩子当着男生的面,说这种事情,还是让让娜有点难以为情。

“这样啊,没事的,那我就给你做一份普通的披萨就好了。”陈泽没有在意,只是笑着揉了揉让娜的脑袋。

陈泽回到了厨房,开始给让娜做披萨,这已经是很轻车熟路的事情了,所以陈泽做的也很快。

不过在陈泽做菜的时候,贝蒂又偷偷的问了一遍,让娜这才红着脸跟贝蒂说了一下缘由。

贝蒂神情非常的古怪,实际上拉肚子这种事情,在异世界根本就不是什么问题,只要用了魔法,或者找祭司大人,就能轻松解决。

贝蒂在正位面都知道,光明教会的牧师可以免费为你治疗肚子疼这些小毛病,只有大伤口这些才会考虑收费这个问题。

“其实吧,这也不是什么严重的问题,在我们那里,你去找祭司大人就可以了。”贝蒂跟让娜科普了一下异世界的神奇医术。

引的让娜羡慕不已,毕竟在这个世界,肚子疼都是只能祈求获得神迹救赎的。

不然就忍着,或者花钱请医生。

不过紧接着,门就被推开了,风铃声也响了,贝蒂立马停下了继续科(xuan)普(yao)的想法,迎了上去。

“欢迎来到异梦餐厅~尊敬的……斯坦大人!”贝蒂瞬间就提高了音量。

这提高的音量自然就是为了让陈泽听见了,毕竟斯坦往往只点巴菲,这个已经成为了一种习惯。

“好的。”陈泽自然也听到了贝蒂的声音,所以应了一声,表示自己知道了。

“巴菲。”斯坦来了一句,然后找了个地方坐了下来。

让娜并没有怎么去看斯坦,毕竟在陈泽这里很多次,让娜现在也见过了不少的客人,只不过给她印象最深的还是那个客人。

斯坦看了让娜一眼,一个普通的人类小女孩,并没有什么值得注意的地方。

“斯坦,黑暗议会的事情处理完了?”陈泽很好奇,他把披萨放进了烤箱里,然后问了一句。

“嗯,希望城,统一处理方式。”斯坦点了点头,这也是他目前能够想到的最佳解决方法。

一百个贵族有一百种诉求,甚至可能有一千种,一万种,不过在拉芙拉‘友好’并‘亲切’的和他们交流了一下之后,他们就只有一百种诉求了。

但是即便如此,一百种诉求也是一个非常庞大的工作量,斯坦感觉如果自己一个一个的处理,就算处理完,后续的工作审批和报告总结,都够他再处理个一百年,这不坑爹吗?

所以斯坦决定学一下拉芙拉,用武力解决一下问题。

最后斯坦想出了一个统一的解决方法,接着他就把这个方案交给了自己的一个手下,让他全权处理。

至于斯坦,他只负责给那些不识数的家伙一点教训……啊不,一点‘友好’的建议。

“总觉得斯坦你很辛苦啊,不过你的那个手下顶得住吗?”陈泽把杯子拿了出来,接下来就是做巴菲的时间了,披萨还需要一会。

“顶得住,斯坦的那个手下应该是叫做野兽的大恶魔吧?”拉芙拉走了下来,她穿着衬衫,踩着拖鞋。

“嗯。”斯坦瞥了拉芙拉一眼,这个家伙运气真的好,在她的轮值期就没这种事。

不过这么一说的话……斯坦总觉得自己被坑了,毕竟那一位存在之所以去开了个希望城,不就是店长蛊惑的吗?

“野兽?这个名字好臭啊!”陈泽忍不住吐了个槽。

不过很明显,整个餐厅里只有贝蒂get到了这个槽点,而拉芙拉和斯坦并不觉得野兽这个名字有什么问题。

陈泽打开了烤箱,披萨已经做好了。

“贝蒂,进来端巴菲和披萨。”陈泽喊了一声,然后就继续开始做着其他的巴菲。

“店长,谢谢你!”让娜抱着披萨,有点内疚,毕竟这次因为肚子疼的原因,让娜并没有准备编花。

“没事的。”陈泽挥了挥手。

不过让娜还是跟拉芙拉道谢后,这才拿着披萨走了出去。

回到了家里,让娜把披萨递给了自己的妈妈,然后就拿起了自己的那本书,认真的看着,她觉得自己应该做女王,只有这样才能报答店长先生的帮助。

“你打算长住了?”斯坦看着拉芙拉,问了一句。

“哼,那是自然。”拉芙拉点了点头,她可是要和陈泽结婚的人。

“那么下个任期怎么办?”这大概是斯坦这段时间说的最长的话。

“嗯……我也找个手下,把事情交给他不就好了。”拉芙拉想到了一个好主意。

“……议长必须长时间在议会。”斯坦瞥了拉芙拉一眼,这货是不是忘了议会的规则?

“啊……好麻烦,那我退出不就好了。”拉芙拉的回答让斯坦都差点噎住了。

斯坦决定放弃和拉芙拉的讨论,自己还不如接着吃巴菲。

斯坦和拉芙拉聊天的时候,陈泽正站在厨房里,他准备做一道新菜。

“不过说起来,猪血虽然好吃,但是也不具备清肺的作用吧?”陈泽翻看着菜谱,心里有点好笑,也不知道是谁给猪血加了个清肺的buff。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Top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