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百七十一章 关于英格兰人不像英格兰人这一回事
字大
默认
字小
夜间
日间
默认
护眼
听书 - 我的餐厅连接异世界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进度

四百七十一章 关于英格兰人不像英格兰人这一回事

分享到:
关闭

飞鼠注意到了莫里亚蒂和福尔摩斯的视线,毕竟在他自己转生以后,他就发现自己似乎多了一些神奇的能力,就比如能够察觉到别人的视线,哪怕别人是偷偷看的,但是对于飞鼠来说,就如同站在他面前偷看一样明显。

不过飞鼠并没有去管,他早就习惯了,实际上在这家餐厅用餐的时候,就经常会碰见一些奇怪的客人,而其中也有不少的客人会偷偷的打量他,甚至之前还碰到一个黄皮老鼠,竟然能够电到他,虽然只扣了一点血。

但是这也给飞鼠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所以现在飞鼠已经彻底的放弃了在这家餐厅深究的念头,反正就当做来吃饭就可以了。

“飞鼠先生,你最近怎么样?”陈泽从厨房里走了出来,手上还拿着一盘烤串。

而贝蒂也跟在他的后面,拿了一盘烤串,放在了福尔摩斯和莫里亚蒂的面前,引起了这两个人的注意。

“这个是?”福尔摩斯看着眼前的烤串,有点惊讶。

“福尔摩斯先生,这是店长特意交代我拿给你们的烧烤,是附赠品,请慢用。”贝蒂微笑的退到了一旁,接着就快步钻进了厨房,陈泽还给她在厨房留了一盘。

“赠品?店长先生真是人逢喜事精神爽啊。”莫里亚蒂笑了笑,还特意在福尔摩斯面前炫耀了一下自己学习到的东方语言。

“呵,这是自然,毕竟春宵一刻值千金嘛。”福尔摩斯鄙夷的看了一眼莫里亚蒂,自从上次来这里吃饭,结果因为不会用筷子,被莫里亚蒂这个坑货嘲讽了以后,福尔摩斯就痛下决心,好好的研究了一下东方那个神奇国度的文化。

“哦?道可道,非常道。”莫里亚蒂放下了茶杯,看着福尔摩斯,露出了一丝冷笑。

“呵,名可名,非常名。”福尔摩斯拿起一根烤串,咬了一口,满意的点了点头。

自从吃过陈泽这里的菜品以后,福尔摩斯就对赫德森太太做的炸鱼土豆泥有了一些厌倦,甚至总觉得在伦敦吃的都是填肚子用的,只有在陈泽这里吃的东西才是真正的美食。

“有意思,那么...损...孙子兵法,你看过来了么?”莫里亚蒂感觉有点饶舌,那个神奇的东方国度什么都好,文化底蕴也非常的深厚,就是这个名字难念了一点。

“围魏救赵,瞒天过海么?”福尔摩斯瞥了莫里亚蒂一眼,看来这个家伙也看过孙子兵法了,不得不说那些东方人能够在那么早之前,就研究出这些战术,真的很可怕。

“哈哈哈哈,那么要不要来一把象棋?”莫里亚蒂笑了一下,然后手指轻轻抚摸着手杖,他想看看这个大侦探的水平如何。

“好啊,那么你先我先?”福尔摩斯点了点头,象棋自然也是被他研究过的。

“那么我来吧...”接着福尔摩斯就和莫里亚蒂开始玩起了嘴象棋。

陈泽有点无语,他看了一眼正在玩嘴象棋的福尔摩斯和莫里亚蒂,摇了摇头,然后继续和飞鼠聊天。

对于这两个变态,陈泽已经不想说什么了,而且这两个家伙不是英格兰人么?为什么可以不用实体象棋,就能下象棋下的这么熟练?

陈泽感觉自己可能是一个假的华夏人。

“店长先生,那两位是在玩象棋么?”飞鼠也饶有兴趣的看着福尔摩斯和莫里亚蒂,这两个西方人正抱着手,嘴上说着这步棋的走法,仿佛他们的大脑里有一个棋盘一样。

“对啊,是在玩象棋。”陈泽嘴角抽了抽。

“真是有意思,那么店长,你觉得如果你是我,你会怎么做?”飞鼠笑了笑,下巴咧的很大。

“嗯...其实我觉得吧,你就是在跟空气斗智斗勇。”陈泽摸了摸下巴,飞鼠刚刚和他聊到了他那个世界的问题。

陈泽觉得按照动画的进度来说,飞鼠现在应该是解决完蜥蜴人,然后准备去帝国搜集情报的时间。

不得不说,不死者之王这个动漫还是挺有意思的,什么迪化也是从这个动漫里流传出来的,不过陈泽当时看的时候,就感觉飞鼠一直在和空气斗智斗勇。

但是好像听说后期的小说里,出现了其他的玩家,虽然还是没有飞鼠强。

“谨慎一些总是好的。”飞鼠耸了耸肩膀,然后拿起一串小肉串,塞进了嘴里,嚼了嚼。

“我感觉你和某个慎重勇者一定很谈得来。”陈泽有点无语,不过这种谨慎的性格似乎也没有什么太大的问题。

“慎重勇者?”飞鼠有点感兴趣。

“嗯,不过他没有来过我的餐厅,我觉得实际上就算他看见我的餐厅传送门,大概也不会进来吧。”陈泽摸了摸下巴,按照慎勇的套路,对方看见这个传送门,估计会各种魔法先来一套,发现打不掉以后果断绕着走。

不过这么一说的话...

那么很有可能自己的传送门真的在慎勇的那个世界吃了一整套魔法?

陈泽觉得这个可能性特别的高。

“我还是挺想认识他一下的。”飞鼠有点遗憾,按照陈泽刚刚的说法,他觉得这个人的确很慎重。

“是啊,其实我觉得你跟萌王应该也有共通语言。”陈泽点了点头,毕竟都不是人,有共同语言好像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

“感觉店长你这里还是挺有意思的,经常会进来一些神奇的客人。”飞鼠笑了笑,然后又拿起雷麦喝了一口。

“嗯...”陈泽看着飞鼠,这货是对自己的身份没有什么敏感度么?

“呼,差不多我也该走了,不然我那边的事情还是有点麻烦的。”飞鼠一口喝完了雷麦,放下了杯子,然后从怀里拿出了一个戒指,放在了桌子上。

“这个是?”陈泽有点好奇,他见过飞鼠用的戒指,也就是那个许愿戒指。

“这个是赠礼,幸运女神的祝福戒指,店长先生,恭喜你即将踏入婚姻的殿堂。”飞鼠笑了笑。

“你怎么知道的?”陈泽有点懵。

“贝蒂跟我说的。”飞鼠耸了耸肩膀。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Top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