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4章伤天理哦
字大
默认
字小
夜间
日间
默认
护眼
听书 - 我在八零追糙汉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进度

第204章伤天理哦

分享到:
关闭

“王萌萌新买了口红啊,你见过谁家亲妈病了,还有心思把嘴涂得跟吃死孩子似的?”

穗子一语惊醒梦中人。

“你是说,她骗我?!”

穗子同情地看着她,这孩子短时间内经历了这么多,真是可怜啊。

“怪不得我总能看到她半夜去厨房,还总能闻到炖肉的味道,问她还不承认!”

张月娥大受打击。

所以,王萌萌从她这借钱,大吃大喝,还瞒着她?

没有任何一种感受,能够比眼前的情况更令人闹心了。

张月娥突然反应过来了,王萌萌是看到穗子给她一年房租后,算着她手里有钱,故意这么说的。

“我是不是让人当傻子了?”

“也可能是肥羊?”

“我现在就跟她要钱去!”

张月娥在心里狠狠唾弃了自己。

她为了要钱的事儿,闹心了好几天。

总是不好意思开口,每次在心里酝酿了好半天的台词,看到王萌萌就说不出来。

虽然俩人约定好了还钱时间,可到了时间,张月娥嘴上就跟粘了胶水似的,抹不开面要。

甚至会因为自己想要钱的想法,感到羞愧。

明明是债主,却天天沉浸在纠结与煎熬当中。

再看王萌萌,跟个没事儿人似的,该吃吃该喝喝,无比坦然。

半夜起来还能偷摸炖点肉改善伙食......

张月娥越想越气,从穗子办公室离开直奔王萌萌那。

穗子叹了口气,端起大茶缸子吹吹里面的白开水。

隔了一会,穗子过去找张月娥,发现她正在擦眼泪。

王萌萌不知道窜哪个办公室聊天去了,就只剩张月娥一人。

“要回来了?”穗子问。

“没,我还搭进去一个窝头......”张月娥哭丧脸。

她刚进来时,是想好了要钱,必须要钱。

结果王萌萌一通哭穷卖惨,给张月娥说得涕泪纵横。

甚至把自己的窝头都拿出来给王萌萌了。

穗子黑线。

“亏得咱们附近没有地下黑血站啊,要不你得卖血去。”

“我当时听她那么一说,就觉得她太可怜了,可等了一会,想想又觉得哪儿不太对。”

张月娥这会也不知道该哭自己太容易相信别人,还是哭王萌萌话术太厉害。

总之,闹心。

“年轻人,不吃几次亏,不受几次社会毒打,你就学不会提高警惕。”

对这个结局穗子并不意外,她已经预料到了。

张月娥的性子跟穗子有点像,但又不完全一样。

穗子也喜欢哭,但她主意正,她很容易被感动的流泪,但却没那么容易被说服。

搬过来第一天,她就已经从细枝末节里发现王萌萌喜欢占便宜的特点。

除了刚搬过来的那罐酱菜,后续穗子什么都不给她。

张月娥还是个半大的姑娘,脸皮薄遇事少,被人家哭诉几句就麻爪了,等反应过来,人家该占的便宜都占完了。

穗子让张月娥继续要,短时间却也没有出手相助的意思。

等张月娥碰壁次数多了,长了心眼,穗子再视情况决定。

借钱是最伤感情的事,借出去的时候就要有收不回来的心理准备。

如果判定结果是可以接受的,才能借,像张月娥这种根本没能力接受这个结果的,一开始就不能借。

年轻人,不经打击老天真,张月娥只有亲自体会到要账是一件多痛苦的事儿,她下次才不会轻易借钱。

今儿晚上穗子没课,早早的回了家,王翠花正气鼓鼓的盘腿坐床上抽烟。

看穗子进来,忙把烟掐了。

“娘,咋气成这样?”穗子问。

一旁写作业的姣姣忙举手。

“我可没气咱娘!”

“你出去玩,我跟你嫂子说!”

穗子一看婆婆把孩子支走,猜惹王翠花生气的,一定不是什么好事儿,孩子听不得。

“我下午跟人干了一架。”王翠花说。

“啊?跟谁啊?咱们邻居,你不是处得都挺好?”

搬过来这么久,王翠花凭借开朗的性格,以及老于家特有的祖传牛皮症,跟左邻右舍相处都不错。

这附近住的都是老师和机关上班的,都不是多事儿的人。

“不是咱邻居,是隔壁——你不是让我跟着人家学易经么,我今儿在他家,遇到个恶心事。”

王翠花娓娓道来。

穗子动用了一点关系,说服隔壁学易经的历史老师指点婆婆。

倒也不是手把手的教,就是王翠花哪儿不明白了,过去问问人家,历史老师碍于穗子的关系,也不好不教,但也不主动讲就是了。

今儿王翠花刚好有不明白的,她一条腿不方便动,于敬亭给她背过去的。

过去椅子都没坐热,有人找上门来了。

“王老师一看来的人,脸就掉下来了,指着人家鼻子让人家滚。那人看着四五十岁,长得肥头大耳没有褶,穿得倒是人模狗样的,拎着不少东西。”

王翠花说话有个习惯,她讲一件事的时候,要把这个人的体貌特征都复述一遍。

“我本来想出去的,人家接活儿我也不好意思在场,但是王老师丢茶缸子砸那人,没砸到人家,把我给砸了。”

王翠花捂着胳膊,都青了。

这跌宕起伏的剧情,听得穗子合不拢嘴。

槽点过于密集,都不知道先吐槽哪一个。

“娘,你没事儿吧?”

“倒也没事儿,回来拿煮鸡蛋滚了滚,好多了,倒是王老师,气得不轻啊。”

“您不是跟王老师打起来吧?”

“那倒不能,好歹也算半个师父,我还没那么混,他又不是故意的,我跟那个牲口打的,我还吐他一脸吐沫星子!”

王翠花想到自己的战绩,不由得得意起来。

“那人到底是干什么的,怎么能把你和王老师同时气着?”

穗子对隔壁老王还是有点了解的。

教历史的,长得大部分都很沧桑,脾气倒是很好,学玄学的人话都不多,是一个很值得交往的长辈。

这样好脾气的人,扔东西砸人,可见来人必然是做了什么不好的事儿。

“那家伙不得好死哦,你猜他找王老师干嘛?”王翠花压低声音。

穗子很自觉地把耳朵凑过去。

王翠花嗷一嗓门提高音量。

“他要王老师想办法给他借阳寿!要死哦,伤天害理哦!”

看穗子一脸震惊,王翠花义愤填膺,看,她儿媳妇听了,也生气吧!

穗子捂着耳朵,生气不生气的先放一边,婆婆这一惊一乍,吓一跳倒是真的。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Top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