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5章就这?
字大
默认
字小
夜间
日间
默认
护眼
听书 - 我在八零追糙汉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进度

第205章就这?

分享到:
关闭

借阳寿,这种毫无根据也毫无事实证明存在的事儿,别说是王老师这种正经玄学不会做。

即便是王翠花这种民间风俗跳大神的,也是拒绝的。

行内对这种事嗤之以鼻。

续命借寿,野史上关于这个的记载颇多,信这玩意的也不少。

但对于修行之人而言,做这样的事儿有损修行,伤阴德,对子孙后代都有影响。

对穗子这种不信的人而言,这种怪力乱神就是无稽之谈。

王翠花有点侠客的精神。

看到这种气人的事儿,指挥儿子给人家挠了一脸花。

“王老师说那家伙还是个车间主任呢,管着上百人,就这水平?hetui!”王翠花现在想来,还觉得挠得太轻。

“越有钱的人就越信这些。亏心事做多了吧。”穗子也觉得挺膈应。

因为李有财的缘故,她恨屋及乌,对一切歪门邪道的玩意都嗤之以鼻。

王翠花又骂了几句,穗子跟着一起骂,娘俩骂痛快了,于敬亭也回来了。

“你这是跳泥坑去了?”王翠花差点没认出来这是儿子。

造得一身水泥灰,戳在院子里,装个泥塑也有人信。

“帮运了点水泥。”

“运水泥能弄成这样?”穗子感觉他好像掉水泥坑里了,想给他烧点水,又觉得在家用水擦不干净。

“你去澡堂吧。”

就不知道这样的进去,能不能多收费?

于敬亭把兜里的钱都掏出来,拍在床上,得意洋洋。

“赶紧给你男人拿换洗衣服,大爷我要去澡堂潇洒去了。”

“嘚瑟样,赚多少就成大爷了?”王翠花把钱拿起来,这厚度让她觉得,事儿不简单啊。

“一五一十,十五二十......”好家伙,五百?!

“于铁根!你给我滚过来!你干啥去了?你是不是抢钱去了?!”王翠花嗷一嗓子,穗子站边上,脸上挂着跟婆婆同款的表情。

“抢啥啊,大爷我凭本事赚的!我先洗澡去了,回来跟你们说——小娘们把肉给大爷炖上!大爷要吃肉!”

赚了钱的男人,底气都不一样了。

“完了完了,这孩子到底干啥去了?穗子啊,你说他该不会犯错误吧?”王翠花急得抓心挠肝。

“应该不至于.......”穗子说得也没底气。

于敬亭自从进城有了拖拉机后,赚钱的确是快,但再快也不至于一下子搞五百出来。

突然搞这么一下,她心里也怕得很。

于敬亭泡了个澡,回来又是清爽干净帅小伙了。

进屋就闻着肉香了,他媳妇果真是心疼人,红烧肉这就安排上了。

“你今儿到底干啥去了?钱是怎么回事?”王翠花率先发问,鸡毛掸子她已经准备好了。

“今儿就领着弟兄们拉点货么。”

“拉什么货能给你五百?你,你是不是帮着运不该运的了?”穗子脑子里闪过一个巨大的毒字,嘴唇都吓哆嗦了,“自首吧。”

她光顾着怕,也忘了琢磨这年代有没有那玩意,就觉得一夜暴富这种事儿,大多都不是好的。

于敬亭差点让红烧肉噎死,咳嗽两声,灌了好几口水才缓过来。

“你这小娘们能不能盼我点好?我干啥了就让我自首?”

“坦白从严!”王翠花用鸡毛掸子抽床,几根鸡毛飘在空中。

“.......老太太你腿儿断了脑子也断了?坦白从严,那抗拒呢?”

“更严!”边上的姣姣站在嫂子和娘这边,顺口接了句。

家里的三女人集体瞅着,一副三堂会审的嘴脸,于敬亭在这样的压力面前,也只能把事儿老实交代了。

拉货肯定没有这么多钱。

关键是,拉货的途中,跟人打了一架。

工厂是上面早就选好的地方,开工也有段日子了。

偏偏有附近的村民闹事,说坏了他们祖坟的风水,非得找上面要说法。

市里几次调节也没效果。

今儿更是冲到工地,把成袋的水泥都砍了。

“砍水泥......这是什么傻操作?”穗子终于明白为啥他回来跟个雕塑似的了。

“估计也不知道袋子里是啥,就想来点蛮横的呗。”

刚好于敬亭带着兄弟们拉货,那些人又围于敬亭的拖拉机,还往上面泼油漆。

于敬亭是谁啊?

从小打到大的,在王家围子吃瓜从来不给钱的狠角色。

他能吃这个亏?

跟着他的那些兄弟,也都是沾点火就着的,当初跟于敬亭也是不打不相识。

于敬亭动手了,他的兄弟们也打。

闹事的村民平日厉害,遇到硬茬就溃不成兵了。

让于敬亭他们打了个落花流水,于敬亭记得穗子嘱咐的,要用法律武器保护自己,抓了个挑头闹事儿的,直接捆警局去了。

所以这五百块,除了他应得的工钱,剩下是二建工程给他的奖金。

当然也不是白给。

他和他的兄弟们要负责把这个工期盯下来,确保不会再有人过来闹事。

穗子一琢磨,这是被收编了。

倒也不是不行,只是有句话要说前面,维护正常秩序可以,出格的事儿咱不做。

她家每一分钱都得是干净来的,这是早就跟他讲好的。

王翠花听到不是做坏事,这才笑逐颜开,跟穗子合计起这个月的收入来。

家里还欠乡亲们三千的外债,这个月于敬亭赚的加上今天这五百奖金加一起,也有八百多。

等凑到九百就回乡里,还一部分。

穗子计划是半年内还清,现在看,用不上半年家里就能把账还完。

吃了晚饭,穗子把于敬亭拽到房里,关上门,开始扒他衣服。

“哎,你这小娘们,心急吃不了热豆腐啊。”于敬亭可配合了,笑得也越发灿烂。

结果扒完了,他期待的都没发生。

穗子用审视的眼光,上上下下检查一遍。

确定他没有受伤,绷紧的小脸才放松。

“行了,你也累了,穿上线衣休息吧。”

“???”就这?!

“你爷们这么能赚钱,你就这么把我打发了?”不得搂着他,酱酱酿酿吗?

“又搬水泥又打架,你还有劲儿?”穗子白了他一眼,这家伙真把他当超人了?

“算了,你不奖励我不要紧,我得跟咱家俩崽儿见见,他们老子今儿这么厉害,不得当面说?”

穗子伸手推他,推不动,可能是脸太大?

“你先把正事儿跟我说完,再来说,说那啥的事儿。”

“啥正事儿?”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Top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