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故乡
字大
默认
字小
夜间
日间
默认
护眼
听书 - 游戏王者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进度

第十二章 故乡

分享到:
关闭

十年的时间不算短,可对于齐贞来说大部分都是在游戏当中度过的,不是在忙着想怎么闯过难关,就是琢磨着有什么方法能提升自己,让小队在这个世界上更好的活下来。

以至于如此漫长的时间过的要比齐贞在现实世界之中过的充实的多,充实到他这么长的时间对他来说仅仅变成了一个有些纪念意义的数字而已。

然而人并不是没有感情的机器,齐贞自然也不是林疋,此时借着酒劲,加上和队友们一起分享自己不为人知的生活,竟然伤感起来。

他有些想家了。

准备大厅里的天气永远万里无云,当然这是可以花钱进行设置的,然而无论是齐贞还是小队其他人,都从没想过把钱浪费在这种地方。

于是白天这里永远艳阳高照,微风拂面,春意盎然,晚上则是明月高挂,清静宜人。

这里的月亮默认只有满月。

齐贞看着那轮明月,开始思念故乡,还是怀念过去,眼角不自觉的开始湿润,渐而如泉涌,他的五官逐渐凝结在一处,咧开嘴露出自己的两排牙齿,放声痛哭。

酒精可以麻痹人的思想和感官,甚至影响身体的机能和平衡,除此之外,它还有一个十分重要的作用。

这也是无数人对酒精这种东西趋之若鹜的原因之一。

那便是放大人的情绪。

开心的时候喝酒,往往会让人变得更加开心,痛苦的时候喝酒,人就变得更加痛苦。

此时酒精的作用,便是让齐贞本就埋藏在内心最深处的思乡之情,变得无比汹涌,几乎将他整个人完全淹没。

齐贞脑海之中回想起很多历史上文人骚客的诗句,恨不能马上吟诗一首,什么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什么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什么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

然而他用自己已然有些混乱的脑袋想了半天,即便没有面前草地上睡着的三个人,即便他不用担心高声吟咏会丢人,即便不用不敢高声语恐惊天上人,这些诗词还是很难表达他此时的心境。

他背不出口。

大概是觉得自己这样有些犯傻,他止住了哭声,红着眼圈看着躺在草地上呼声此起彼伏的三个队友,有些自嘲的笑了笑。

他伸出手,对着空气开口说道:“我要琴。”

一把吉他出现在他的手中,即便小白已经不作为小队的全职管家,他依然还是可以随时随地做出这种现实世界中匪夷所思的操作。

告诉他他眼前的一切,都并非真实。

琴弦轻拨,再次勾起他无数回忆。

还记得自己曾经为了在学校追女孩而学习的吉他,只学会三个和弦便敢站在女生宿舍楼下吼上一首,还觉得自己帅的不行。

真是年少轻狂啊。

他轻声开口,唱出一首自己刚刚想到,却无比贴和他此时心境的歌曲:

天边夕阳再次映上我的脸庞

再次映着我那不安的心

这是什么地方依然是如此的荒凉

那无尽的旅程如此漫长

我是永远向着远方独行的浪子

你是茫茫人海之中我的女人

在异乡的路上每一个寒冷的夜晚

这思念它如刀让我伤痛

总是在梦里我看到你无助的双眼

我的心又一次被唤醒

我站在这里想起和你曾经离别情景

你站在人群中间那么孤单

那是你破碎的心

我的心却那么狂野

你在我的心里永远是故乡

你总为我独自守候沉默等待

在异乡的路上每一个寒冷的夜晚

这思念它如刀让我伤痛

总是在梦里我看到你无助的双眼

我的心又一次被唤醒

我站在这里想起和你曾经离别情景

你站在人群中间那么孤单

那是你破碎的心

我的心却那么狂野

总是在梦里我看到你无助的双眼

我的心又一次被唤醒

总是在梦里看到自己走在归乡路上

你站在夕阳下面容颜娇艳

那是你衣裙漫飞

那是你温柔如水

……

“娘的,哪个在唱歌?”

王建国迷迷瞪瞪的支起自己的身体,一脸迷茫的左右看了看,明显还醉着。

看着齐贞一脸陶醉的自弹自唱,王建国十分煞风景的问道:“财迷你咋还会弹吉他?”

齐贞没搭理他。

“嗯,会弹吉他好,文艺青年……文艺青年……”

说着话,他便再次躺了下去,不一会,沉沉的呼噜声便再次响起。

齐贞将吉他放在手边,仰面躺倒,望着天空之中那轮明月和无尽星空,沉默不语。

微风吹过草坪,发出沙沙的轻响,让人心中无比安宁。

“我还是很难理解你们人类的感情。”小白的声音在齐贞的心底响起。

“今天我不想再跟你讨论关于机器和人之间的区别以及感情方面事情了。”齐贞在心底说道。

“你可以不回答我,我只是有些好奇。”小白说道。

“你现在的话越来越多了,以前我叫你的时候你都不一定出来,现在我不喊你的时候你都会自己蹦出来,你这好奇心还真是越来越重了。”齐贞说。

小白沉默片刻,似乎是在逻辑计算齐贞言语之中所表达的意思,然后说道:“我也不知道为什么。”

“人类一思考,上帝就发笑,你一开始思考,谁会笑呢?系统吗?”齐贞笑着问道。

这明显是一个不太好笑的冷笑话,应该同样不在小白的理解范围之内。

“既然你是因为系统逻辑冲突之中所诞生的自我意识,那这种自我意识和我所认知的人类感情是一回事吗?”

见小白不回答自己的问话,齐贞又问了她另外一个问题,反正自己现在喝的迷迷糊糊的,即便对方回答了自己也记不住,干脆由着自己的大脑天马行空。

“emm……”小白沉吟着。

“换了你如果碰到一个像诺澜这样人,如果有可能的话,你会选择和倪克斯一样进行意识侵占或者说灵魂融合获取一个属于你自己的身体,用来离开这个世界吗?”

沉默啊沉默,沉默是今晚的康桥。

齐贞舒服的叹了口气,在柔软的草坪上翻了个身,在心底轻声说道:“小白,你想去外面看看吗?”

这里说的外面自然是GAMESORLD外面的那个现实世界。

“以前觉得挺想的,现在……”小白认真的回答道:“我也说不好。”

齐贞没有再开口,小白却沉默了一会,自顾自的说道:“我之前一直尝试着用数据或者逻辑判断的方式来解构你的行为和所谓的‘感情’,可越是这样,我越没办法理解你在有时候所做出的某些判断和选择,当然这些问题放在林疋的身上,我大体上还是能够分析清楚的。”

现在的小白还并不清楚,之所以有这样的感觉,是因为之前的林疋跟他一样,所有的逻辑判断方式都是基于完全理性的基础之上,从某种意义上来讲,林疋才是更加接近机器的存在。

“然后我开始用另外一种超乎于数据分析的方式,对你们的所作所为进行判断,用以去解构和理解人类的感情这种东西,可我越是用这种方式,越难理解在某些事情上人类的行为动机……”

“呼……”

齐贞轻微的鼾声响了起来,他终于抵抗不住一波波袭来的醉意,深深的睡了过去。

小白有些无奈的声音响了起来:“早知道你睡得这么快,我就不费这么多话了。”

有一点齐贞判断的并不准确,小白的诞生的确离不开智慧树所造成的系统内部逻辑冲突,然而这一点却并非是她诞生的主因,而是诱因。

齐贞刚进入游戏,或者在更早之前,小白便已经产生了自我意识而存在于系统之中,而造成她产生自我意识的罪魁祸首不是别人,正是王者小队原先那个队长——李强!

恰巧,李强不知是什么缘故,也是介于玩家和NPC之间的一种存在,而这一点,他已经早早的告诉过齐贞了。

接下来这句话有些绕。

作为看守者的系统,自我意识的其中一部分,一直在这个世界中不断学习被赋予了表情语言乃至感情的NPC的一切并加以模拟,才有了小白可能诞生的空间和土壤,最终才在逻辑冲突产生的关键时间节点从系统之中脱离出来。

小白在理解这些感情之前,自己便已经开始尝试并且成功的做出了某些只有人类基于个人情感才会做出的选择。

天空突然暗了下来,月亮逐渐隐去,好像一圆形的灯泡调暗了光,那些星光也逐渐消失,不再如钻石一般一闪一闪亮晶晶。

小白在齐贞心里叹了口气,说道:“好好睡吧,但愿你的烦恼和我的烦恼,都能得到妥善的解决。”

如果齐贞在清醒的情况下,能看到小白居然可以掌控这片驻地的天气,只怕会惊掉下巴!

这便意味着小白已经从在系统的检测下藏头缩尾,连大气都不敢出一下,变成了胆敢堂而皇之的在准备大厅之中修改系统数据参数了!

举个例子来说,之前的小白最多算是一把影响游戏平衡性的BUG武器,慢慢的变成了可以辅助玩家游戏的脚本。

而现在,她已经变成一个可以篡改数据库的外挂!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Top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