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八章 孤儿少年
字大
默认
字小
夜间
日间
默认
护眼
听书 - 重生幕后贵族法师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进度

第一百六十八章 孤儿少年

分享到:
关闭

“就是这里了……”

深入贫民窟后,安维斯再度观望了一下命运的走向,确认自己寻找的目标就是在这一片区域。

这时,他忽然心有所感的望向一侧,一条小巷,那边似乎有一点小小的意外情况出现。

在安维斯的目光中,一名约有十五六岁的少年,抱着一件东西,慌慌张张的从附近的一处黑巷里跑了出来。

他有着一头棕色的头发与漆黑色的眼眸,面容虽然看似普通,细看却十分耐看。身上穿着一件明显偏大的破旧粗麻外套,咋看上去与附近一般的贫民少年并无区别。

“天杀的脏鼠崽子还敢跑?!给老子停下,否则一会抓到你直接打断你的腿!”

而在他的身后,两名一脸凶悍的流民提着棍棒,迅速追了出来。并且一面追逐,嘴里还恶狠狠的骂着,不断威胁着前方逃跑的少年。

而前方的少年对此充耳不闻,只是再度紧了紧怀中的物品,同时加快了逃跑的速度。

仔细看时,能看清少年怀里仿佛某种宝物般抱着的,只是一袋普通的黑面包。

当少年出现的一刻,安维斯的目光立即便锁定在了他的身上。

虽然少年的外表与其他贫民窟中的同龄人并无两样,但在他的命运视角中,少年身上的命运眷顾数量可以说浓厚到惊人。

除了菲奥娜之外,安维斯还没见过任何人的身上,能有着如此之多的命运眷顾。

安维斯甚至有些怀疑,他能够预言得出这个方位,也是由于少年身上的浓郁命运眷顾,才把他作为一种另类的‘奇遇’而吸引了过来。

只是看样子,属于他的故事似乎还没有正式开始,这才导致他目前处于一个窘迫的生存环境中。

此刻,仿佛巧合般的,少年与两名流民一追一逃的方向,刚好笔直的向着站在道路中央的安维斯冲了过来。

并未立即插手干涉什么,安维斯稍微向路边靠了靠,让出去路。

但在暗中,安维斯已经用精神力在少年的身上留下了一个观察标记,随时可以再度找到他。

无暇注意安维斯,少年灵活的冲过大道,钻进另一条黑暗的小巷。而后熟练的翻过尽头的一堵矮墙,消失在后面一大片杂乱无章的破烂棚屋中。

两名流民男性虽然已经成年,但却意外的不如少年灵活,由于失去了少年的踪迹,二人在搜寻了片刻后,也只能骂骂咧咧的离开。

而在安维斯的精神注视下,那名逃离的少年,通过数个棚屋之间一条隐蔽的通道,从另一片棚屋区中钻了出来。

发觉自己已经摆脱了身后的追兵后,少年松了口气,向着自己真正的家的方向走去。

进入城墙脚下一间低矮的棚屋后,少年小心的关上门,用木棍抵住,而后才进入里屋。

“我回来了——”

听到他的声音,房间中,一名有着银白色头发与淡绿色眼眸、身躯纤弱的少女走了出来,迎接他的回归。

虽然面容脏兮兮的,但从脸型依然能看出来是个美人坯子,只是一块难看的青黑色巨大胎记几乎盖住了她左半边脸,完全毁了一切美感。

只是,在少女左侧的手背上,却能看到一块块仿佛晶体般的亮晶晶的结构。

那是晶化病的征兆。

“兰顿哥哥,你回来了。”

见到少年的身影,少女警惕的目光中闪过一丝安心。

二人原本与父母一同生活在城外的一处小村落中,有着一个美满的家庭。

但好景不长,一伙流窜的盗贼洗劫了村庄,二人的父母拼命抵抗,并设法让二人从后山小道逃脱,但自身却被盗贼杀害。

不过在盗贼正在抢掠时,一股流卷而至的晶化之风忽然侵袭了村庄,大部分连职业者都不是的山贼直接浑身结晶死了大半,剩下的一小半也四散奔逃。

逃离的二人同样未能幸免,但幸运的是,由于他们提前逃离了重灾区,他们遇到的晶化之风中,晶化粉尘的含量已经十分稀薄。

似乎是因此,少年运气很好的没有患上晶化病,但比他更小的少女却未能幸免。

家园已经被毁灭,他们不得不背井离乡,来到玛拉莫斯城中寻求庇护。

由于没有钱也没有经验,二人最初差点被恶棍骗走卖掉,幸好在关键时刻得到了一名酒馆老板的帮助,才得以在贫民窟中找到一个栖身之处,如今已经有数个月了。

“别担心,莉娅,哥哥一定会想办法攒够钱,去请牧师大人治好你的怪病。”

将怀里的袋子放在一旁,少年拉起少女瘦弱的小手看了看,心疼的摸了摸结晶的部分。

“没事的,哥哥,莉娅已经不痛了。虽然最开始的时候很痛,但现在那里已经没有感觉了。”

轻轻摇了摇头,少女看了看自己的手,故作坚强的露出一个笑容。

“哥,我们快做饭吧,莉娅饿了。”

“好,这就开始做饭!”

说着,少年将袋子里的东西倒在黑乎乎的破烂木桌上。

三十七枚圣梅西亚铜币,以及两条黑面包,这是他在老比尔的酒馆做服务员一天的工钱,幸好他已经熟悉了这一片贫民窟的地形,才没被那些恶棍抢走。

小心将今天一天的收获倒出来,数了两遍后,他从室内墙角下方挖出一只罐子,小心的将钱币倒进去,而后重新埋好。

接着,他握住胸口的一块不知名材质的黑色护符,闭目认真的向北风之神祈祷,希望保佑自己与妹妹的平安。

护符他在逃亡的路上无意中捡到的,虽然不知道是什么,但却令他有一种亲切感,于是他始终将其佩戴在身上。

在少年做着这一切的同时,少女开始生火烧水,准备开始煮面包。

待水开后,少年将带回来的黑面包丢进锅里,慢慢煮软。而后将煮好的面包盛在两只碗里,又取出一只藏在房间最角落里的小瓶,珍惜的分别在两个碗里撒了一点盐。

想了想,他又在少女的那一碗中额外多撒了点。

“吃饭了。”

坐在桌前,少年与少女便准备享用这道寒酸的晚餐。

只是,这顿饭,注定无法安稳的吃下去。

砰——

随着一声巨响,破旧的木门猛地被踹开!此前追逐着少年的两名恶棍的身影,出现在了大门口。

“你不是很能跑吗?小老鼠,现在再给老子跑一个!”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Top
关闭